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和共产国际远东局委员联席会议(1926年9月20日)
[作者:发布时间:2011-07-14 00:00来源:]

  1926年7月第三次中央执委会扩大会议后,北方国民军之失败与南方北伐军之胜利,形成鲜明对照。汉口占领后,国民政府所管辖之地区,几占半个中国,全国革命空气十分高涨。但是,这种胜利“还只是一种军事的胜利,这种胜利能够保持否,我们亦无把握。”

  为了各项工作的全面开展,以适应革命发展形势的需要,1926年9月20日,中共中央执行委员会政治局委员和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远东局委员举行联席会议。出席会议的有: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陈独秀、瞿秋白、彭述之、张国焘和共产国际远东局委员维经斯基、拉菲斯,以及中共中央事务秘书王若飞。会议讨论了四项问题:(1)关于对赴汉口代表团的指示。(2)关于党的政治工作和组织工作计划。(3)关于妇女工作。(4)关于军事工作。原计划还讨论关于上海的工作问题,因时间关系推迟到下次会议讨论。

  由于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远东局和中共中央政治局拟派的代表即将去同蒋介石进行谈判,会议在讨论第一项问题关于对赴汉口代表团的指示时,陈独秀通报了给蒋介石答复的内容,核心是劝蒋介石同汪精卫一起工作,理由有三:(1)国民党领导人中,廖仲恺去世,胡汉民变节,只剩下蒋汪两人,“应当一起工作”;(2)应当让汪精卫根据蒋介石的“思想和指示来领导广州的工作”。(3)汪精卫是蒋介石与军队中其他派别之间的“缓冲器”,“否则斗争会尖锐化,共同事业将遭毁灭”。汪精卫回来的条件,“是要防止左派产生更激进的情绪”。陈独秀说:“我们主张让汪精卫回来”,但建议蒋“首先提出让汪精卫回来的倡议,以便此事不是违背他的意志而是根据他的倡议进行的”。讨论中,维经斯基认为:“我们不应在谈判中充当汪精卫的代表,而应当作为独立的一方,既不反对这个人,也不反对那个人。应当要求蒋介石肃清在军队中的孙文主义学会。”他指出:“今天的问题是谁服从谁。应当将权力按几个方面来划分,如政治方面和军事方面,广州方面和前线方面。国民党中央主席是汪精卫,而军事权力,汉口的新军校归蒋介石。”张国焘指出权力应按地区划分,即“江西和福建归蒋介石,湖南和湖北的一部分归唐生智,而广州和全党归汪精卫。”陈独秀还认为:“必须使蒋介石在党的领导问题上作出让步,否则冲突不可避免。”瞿秋白也主张:“应当将权力分为军事的和政治的,中央的和省的。”彭述之还提出:“一定要同唐生智进行对话,他可能成为大人物,成为第二个冯玉祥。”拉菲斯指出:“基本方针是对蒋介石施加压力,迫使他同汪精卫在分配权力基础上达成协议。”维经斯基对能否同蒋介石在分配权力基础上达成协议表示怀疑。讨论结束时,未能对这个问题通过专门的决议。

  会议讨论第二项问题关于党的政治工作和组织工作计划时,瞿秋白宣读了已拟定的草案。讨论中,就关于湖南和湖北两省工人代表会议及湖南和湖北两省的代表参加中华全国总工会中央扩大会议以及关于传单和宣言问题,通过了补充内容。

  第三项关于妇女工作,会议经过热烈讨论后决定,妇女部在最近几天内递交一份详细的报告,论证自己对中央拨款的要求。

  第四项关于军事工作问题,讨论中,维经斯基认为:“在军事工作中存在着很多严重缺点,不是全党在进行工作,而只是一些部门,在士兵中没有开展政治工作。”会议决定,将问题提交中央专门会议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