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国际远东局与中共广东区委会议(1926年8月12日)
[作者:发布时间:2011-07-14 00:00来源:]

  1926年8月12日,共产国际远东局委员会与在广州的中共广东区委工作人员举行会议,到会有:共产国际远东局委员会成员维经斯基、拉菲斯与中共广东区委成员陈延年、张太雷、黄平等。会议讨论了共产党人同国民党左派的关系、中共中央与国民党中央的党际间会议、组织问题和农民问题。

  第一个问题:关于共产党人同国民党左派的关系。共产国际认为,中共广东区委不愿意也不善于同国民党左派共事,这种“方针是错误的”。中共广东区委书记陈延年不同意这种看法,他解释说,在“三二0”事件到“五一五”事件的最困难时期,国民党左派说共产党“不敢反对蒋介石”,而“左派自己又提不出任何建议”。广东的共产党员以为,“国民党左派会在中央全会上反对蒋介石的提案,但他们却投票赞成这些提案。”陈延年指出:“我们曾在各方面帮助他们”,而“左派在分化。一些人明白了,应当到群众中去做工作。另一些人在为蒋介石效劳。”这后一部分人中有的已经成了中派。国民党左派的政策是错误的,“我们不能同他们一起宣传北伐,因为我们持不同的态度:他们主张禁止罢工,反对召开群众大会,只是同意在报刊上进行宣传。”群众反对国民党,不满蒋介石,希望汪精卫回来,参加欢送蒋介石出征的只有3000人。蒋在黄埔军校禁止组织任何集团,却成立了黄埔同学会,以此来建立自己的势力。陈延年说:国民党在一些部门让共产党员担任领导,我们建议改派国民党左派来担任。陈延年列举大量事实说明,“我们履行国民党中央的决定”。

  第二个问题:关于中共中央和国民党中央的党际会议。陈延年指出:“国民党想召开这个会议,目的在于阻止我们宣传工作的展开并把我们的注意力从国民党和国民政府上层的主要内部关系问题(围绕蒋介石的斗争)上转移开。我们的处境将是艰难的。”他认为,“这个会议拖延一下为好”。维经斯基则“主张召开会议,以便消除关于共产党人同国民党敌对的传言和担心,并申明自己必须同广东的反革命势力进行斗争的立场。”陈延年认为,共产党对中派“不应存在幻想”;“我们同国民党一起工作不会有什么结果”。

  第三个问题:关于组织问题。陈延年责怪“中央还不理解我们,因此常常骂我们。”广东区委同鲍罗廷常有些工作不能“协调一致”,而“中央毫无根据地怀疑,鲍罗廷同志在这里发号施令。”陈延年不承认彭述之说广东“书记太一手包办了”。

  第四个问题:关于农民问题。陈延年指出:“农民运动现在处于防御阶段,豪绅、地主、一切反革命势力在进攻。但农民对土匪和民团的防御正在变为武装斗争。对农民来说,主要问题是武器。”

  共产国际远东局与中共广东区委通过这次会议,在一些原则性问题上,阐明了各自观点,虽然未能取得一致,但达到了进一步的了解与沟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