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紧急会议(1925年5月28日、30日、31日)
[作者:发布时间:2011-07-14 00:00来源:]

  中国共产党在四大以后,加强了对工人运动的领导,各地工会得到恢复和发展,工人罢工斗争不断兴起,尤其是1925年2月上海日本纱厂4万多工人的大罢工和同年4月青岛日本纱厂1万多工人的大罢工都取得了一定的胜利。5月14日,上海内外棉纱厂工人为了抗议日本资本家无理开除中国工人,举行罢工。15日,日本资本家竟开枪打死工人顾正红,打伤工人10余人。这一暴行激起了上海工人、学生和广大市民的极大愤怒。在中国共产党的号召下,上海日本纱厂2万多工人举行大罢工,各大学学生纷纷起来募捐,救济死伤工人。但帝国主义者竟无理逮捕学生,并准备以“扰乱治安”的罪名进行审讯。同时,租界工部局又拟于6月2日通过损害中国主权和民族工商业者利益的所谓“四提案”,增加码头捐,实行交易所注册等。这就逐渐引发了工人、学生和民族资产阶级等各界民众参加的反帝浪潮。5月26日,中国共产党成立领导罢工的总指挥机关——上海总工会,李立三当选为委员长。

  为了将上海各界民众的反帝浪潮汇合起来,争取全国响应,促成各革命阶级的联合反帝运动。5月28日,中共中央和上海地委紧急召开联席会议,陈独秀、彭述之、瞿秋白、蔡和森、张国焘、李立三、刘少奇、恽代英、郭景仁、梅电龙等出席。会议主题是关于学生上街和发动各阶层共同反对帝国主义。陈独秀认为,上海党团员一共不到200人,不成气候,况且党团单独干,也不像国民革命。他提出,学生上街宣传要和反对公共租界提出的压迫华人的4条提案结合起来,这样才能广泛发动各阶层。李立三就罢工情况作了报告,指出:“必须扩大社会的运动势力,各团体学生起来援助”工人,要国民党命令各区分部“组成演讲队”;雪耻会要“运动同乡会,多注重宣传方面。”蔡和森强调做群众运动要有明确的统计,应“向各方面活动”、“向各方面发传单”,引起同情。恽代英提出“到各学校演讲,恐只是学生接洽还是不够,以为勇敢者先行出发,而后能引起一部分之同情。”与会者一直争论到深夜。最后会议决定以反对帝国主义屠杀中国工人为中心口号,发动群众于30日在上海租界举行反帝示威。会议作出了《扩大反帝运动和组织五卅大示威》的四项决议:1.分头向各校负责人谈话;2.向学生宣传,并须派工人同志同去;3.印行传单——包括外人一切侵略事实;4.定于30日下午上街演讲示威。中共中央任命李立三为游行总指挥。

  5月30日,上海学生及其他群众代表举行反帝游行、讲演,成千上万人像潮水般从四面八方汇集南京路。租界巡捕开枪镇压,酿成“五卅”惨案,死10余人、伤多人。

  当晚,中共中央再一次召开紧急会议。与会者有陈独秀、蔡和森、李立三、刘少奇、恽代英、王一飞、罗亦农、张国焘等。李立三、刘少奇汇报了工运情况,上海区委负责人王一飞、罗亦农汇报了学运情况。蔡和森提出:全体罢工、罢课、罢市,抗议英国帝国主义屠杀游行群众。会议认为:现在学生总罢课是无问题的,总罢工也可逐渐实行,现在要用一切力量促成总罢市的实现,以造成全上海市民总联合的反帝大运动。会议决定,由瞿秋白、蔡和森、李立三和刘华等组织行动委员会,建立各阶级的统一战线,发动工人罢工、学生罢课、商人罢市,一致向帝国主义反击。同时,中共中央决定,为了加强工会的组织力量,由共产党人李立三、刘华等主持,公开成立上海总工会。

  31日晚,中共中央再次开会,通过了由蔡和森提出的新的战斗任务:(1)要成立工商学联合会总体领导上海人民的革命斗争;(2)要把“三罢”革命斗争推广到全国各大城市。会议还决定,创办中央机关报《热血日报》,由瞿秋白为责任编辑。

  上海紧急会议抓住有利的革命时机,正确提出和运用了各革命阶级反帝统一战线的策略,迅速促成了上海各界民众的反帝运动高潮,并以此为转机,中国近代历史上空前未有的反帝大革命风暴迅速由上海席卷全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