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成长史 不忘报党恩
[作者:发布时间:2011-12-09 00:00来源:]

回顾成长史 不忘报党恩

叶发昌

光阴荏苒,岁月悠悠,我们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已经走过了90年的光辉历程。

我年已古稀,有49年的党龄。我从一个放牛娃,之所以能够成长为一名光荣的中国共产党党员、军队干部、企业中的政工干部,这完全是有党的领导,有党组织教育培养的结果。“吃水不忘挖井人”,回顾我的成长史,从内心深处时时不忘党的恩情,更加热爱我们伟大的党……

1941年10月,我出生在滇南建水县西庄镇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里,家中祖辈均以租种土地为生。1945年,作为家庭顶梁柱的父亲,不幸患上了“痨病”(该病即今天的肺结核)。家里变卖了所有能卖的东西,为父亲治病。但在那个年代,这种病根本没法治愈。1946年隆冬,一阵凄厉的寒风卷过,父亲口吐鲜血,才39岁就早早逝去。这年,我5岁,哥也才9岁,母亲又是小脚,娘母三人今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母亲哭得死去活来。幸亏叔叔心地善良,收留了我们。我6岁那年,为了减轻叔叔的负担,便去放牛了,幼小的年龄,就为了生活去奔波。记得在我七岁那年,看到有钱人家与我一般大小的孩子们都去上学了,我羡慕极了,向母亲提出我也要去上学。母亲哭着说:“儿啊,咱们命苦,咱们家穷,你不能再增加叔叔的负担了。”八岁那年,我又提了一次要去上学的事。母亲生气了:“你怎么这样不懂事!还是好好地去放牛,过些年等你长大了,就去栽田种地吧!”从此,我再也不敢提上学的事,免得母亲伤心,还是风里雨里,一如既往去放牛。

我们村里有座关帝庙,庙祝是个一条腿有点跛的中年人,祖籍广西,我们都叫他老广大叔。他阅历丰富,经常在穷苦的农民中讲古今。有一次,我也在一旁听他很神秘地讲:“我们中国出了一个共产党,出了一个领袖毛泽东,出了一支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要推翻国民党反动派,我们穷人就要翻身当家做主人了。穷人都可以分到田地,小娃们都可以上学读书了……”对他讲的事,我不大听得懂,但穷人的孩子都可以上学这一点,我记得十分清楚,并憧憬着这一天早日到来。后来得知,这个神秘的庙祝,原来是我滇桂黔边区纵队的战士,因在战斗中腿部受伤,由地下党安排,以庙祝的公开身分作掩护,在这里养伤……

1950年1月下旬,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十三军千里追蒋军,路过了我的家乡,我看到了这支头戴红五星,胸佩“中国人民解放军”胸章的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2月,歼灭了国民党第8军、26军,云南全境获得解放。接着,县区乡各级人民的基层政权相继建立。以“边纵”人员为骨干组成的工作队,相继入村,建立农民协会、开展清匪反霸等,并为土地改革做宣传。每天晚上,工作队员就教青少年们唱歌,我最先学会的就是《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这两首歌曲。

1951年秋天,村小学新的学年就要开学了。农村工作队的同志,教育农民现在是新社会了,农民的孩子有了受教育的机会,并再三宣传读书的好处,要大家送自己的子女去上学。这又勾起了我上学的欲望,我对母亲又重提上学要求。这回母亲很爽快地答应了,叔叔还给我买来了(下转第64页)(上接第59页)笔墨纸砚。9月1日,我高高兴兴地背着书包走进了学堂,读小学一年级,此时我已经10岁了。

我深切地感到,要不是有了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要不是穷人翻了身,我可能还继续去放牛,根本没有上学受教育的机会,那就要当一辈子的“睁眼瞎”。在我幼小的心灵上,就感受到了党的伟大,党的温暖,党的恩情比海深。我深知能读书的不易,更加努力地学习,学好知识,长大了报效党和国家。

1960年1月,盘踞在台湾的蒋介石集团叫嚣要“反攻大陆”,我带头参军,保卫祖国。在中国人民解放军这个革命的大熔炉里,在部队党组织和首长的教育培养下,使我对党的性质、任务、目标等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并积极创造条件,争取早日加入伟大的中国共产党。1962年6月,在我21岁时,我最大的愿望实现了,光荣地加入了伟大的中国共产党。

部队有句行话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1984年3月,在我当了整整24年的兵后,脱下了绿色的军装,转业离开了绿色的军营,分配到了云南省个旧供电局工作。我深切地认识到:要报答党的恩情,就要尽职尽责,兢兢业业地做好本职工作,为党旗争辉。我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转业以后的几十年里,不管我从事任何一项工作,我都比较出色地完成了各项任务。

回想我这几十年,我在每一个阶段每一个岗位上所取得的成绩,我的每一点进步、我的成长,都是党组织教育培养的结果。现在我已经退休多年,人虽然退休了,但思想不能退休,什么时候都不能忘记自己是一个光荣的共产党员,时时用党员标准来规范自己的言行,争做一个合格的共产党员。

党啊党,伟大的母亲,我将永远世铬记您恩情!

(作者单位:云南电力党史学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