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供我上大学
[作者:发布时间:2011-12-09 00:00来源:]

共产党供我上大学

吴继志

我的故乡在大巴山南麓群山之间的农村。家乡父老虽然历来崇尚读书,重视教育,但因生产力水平十分低下,人民十分贫穷,没有能力上学读书。新中国成立之前,全乡只有乡长的儿子读过初中。

解放后,在共产党的领导下,乡村教育事业有了快速发展。我出生在一个地道的农民家庭,生在旧社会,长在红旗下,赶上了能上学读书的好时光。我在艰难与困苦中读完了小学、初中、高中。

1962年当我考上省城的大学时,成为全乡第三名、全村第一名大学生。得知我考上大学,家人和乡亲们都十分高兴。乡亲们凭着对共产党政策的朴素理解,喜笑颜开的对我说:考上大学就是国家的人了,国家是会供你读大学的!你担心什么,我们给你凑些路费,你去报到就是了!在生产队和乡亲们的帮助下,凑了100元钱。我带上这一大笔钱,背上一床破旧单薄的被子和一个初中开始用的小搪瓷洗脸盆,脚穿草鞋,满怀高兴地上省城读大学了。进入大学时,我们班有33名同学,大部分都是从农村考来的,家庭贫穷,无力负担读书的费用。对这些家庭经济困难的学生,国家很快就发放了助学金。助学金分甲、乙、丙三等。甲等助学金的标准是伙食费全免,每月还有1元钱的零用钱;乙等助学金是伙食费全免;丙等助学金是免交部分伙食费。极少数特别困难的同学,还可以申请再生棉棉衣、蚊帐等生活用品。学校住宿、水、电是国家免费提供的。我享受到国家乙等助学金。

在大学里,我读的是发电厂电力网及电力系统专业。入学之前,只有高中物理书中的一点电学知识,连电灯也没有用过。高考时填报志愿,工科院校我基本都填了与电相关的专业。理由之一是觉得电很神秘,想要了解它;二是记得列宁的名言:共产主义就是苏维埃政权加全国电气化。知道电气化对一个国家太重要了。

学校里有一个规定:凡是享受助学金的同学,如果假期不回家,学校会管伙食。对我这样离家比较远,难凑回家路费的同学,简直又是另一道福音。假期不回家,可以到学校的图书馆看书,看各方面的书,广泛涉猎多学科方面的知识。

从1962年到1967年,我有将近五年没有回过家,假期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图书馆里度过的。图书馆阅览室的墙上贴有两段语录。一段是马克思的:在科学的道路上,没有平坦的大道可走,只有那些不畏艰险,沿着陡峭的山路攀登的人,才有希望达到光辉的顶点。另一条保尔·柯察金的:人的生命应当这样度过:当你回首往事的时候,不会因为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碌碌无为而羞愧!这两段语录,给了我一生追求理想的力量。

1964年春节寒假,我们到农村参加了一个月的“四清”运动,访贫问苦、扎根串联,与贫下中农同吃、同住、同劳动。有的同学在农家的一个月时间里没有吃过一顿干饭。我们对当时农村的落后、农民生活的贫困有了更深切的了解和感受。学校安排这些活动,目的要学生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价值观、树立远大的理想;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听党的话,党叫干啥就干啥,与工农群众相结合,做一颗永不生锈的螺丝钉,脚踏实地地为祖国人民服务。

1966年6月,“文化大革命”运动开始了。我们是五年本科学制,应该在1967年7月毕业的。由于“文化大革命”延误,直到1968年9月才毕业分配工作。

1968年毛主席发出了“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的号召,具体体现是中学生上山下乡,大学生到基层去锻炼。我们是由派驻学校的“工人毛泽东思想宣传队”(简称“工宣队”)和解放军毛泽东思想宣传队(简称“军宣队”)分配工作的。口号是:“服从祖国需要,毛主席挥手我前进!”我被分配到少数民族自治州,是该地区解放后第一批分配进去的具有电力专业大学本科学历的学生之一。我们在基层工作,并没有受到人们的歧视和刁难。究其原因,可能有两点:一是哪些地方急需用电,需要懂技术的人帮助建设电站,只有电站建成了,电灯才会亮起来、电炉才会红起来、马达才会转起来。二是我们虽然分配到自然条件十分恶劣、生活十分艰苦的地方,但我们脚踏实地、用学到的知识改变地区的落后面貌勤奋工作并取得了明显的成绩。

粉碎“四人帮”,特别是“改革开放”以后,党给了我更广阔的报效祖国的平台。几十年里,我参加设计和建设的电站、电厂,单机容量从几千瓦、到几十万千瓦;输电线路的电压等级也从400伏到正负800千伏;供电范围也从几百米到几千千米。我们国家的发电装机和发电量均已居世界第二位,电力技术水平也接近或达到国际先进水平。电已成为国民经济和人民生活离不开的资源了。全国的电气化也正在逐步实现。

流年似水,回首经历的往事,我对列宁的名言,有了自己十分称心的理解: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就是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加全国电气化。我以这样的理解感谢共产党供我读大学。

(作者单位:云南电力党史学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