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高举党旗 为起义军领航 ——深切怀念原50军政委徐文烈将军
[作者:发布时间:2012-07-02 00:00来源:]

坚定高举党旗 为起义军领航

——深切怀念原50军政委徐文烈将军

王顺才

“不应有丝毫骄傲,因为我们50军尚是一支年轻的志愿军部队,为中朝人民、世界人民贡献的革命战绩还很少。更不容丝毫松懈我们的战斗意志,因为美帝侵略军尚未被完全消灭,还需要我们再打更大的胜仗,大量歼敌,争取更大的胜利与光荣。”这是抗美援朝第四次战役后,在第50军隆重召开的庆功大会上,徐文烈政委对50军将士的谆谆告诫,他号召50军全体指战员:“为彻底消灭美帝侵略军,解放全朝鲜,巩固祖国的国防,实现全国全世界人民的持久和平愿望,而更忠勇顽强地战斗吧!”

50军在朝鲜抗击美军战绩辉煌,毛主席先后三次分别召见徐文烈政委和曾泽生军长,表扬他们在朝鲜打的好。当时的报刊也纷纷赞颂第50军的丰功伟绩。1951年3月20日,《志愿军报》发表了《向防御战的英雄部队致敬》的社论,3月23日至4日2日《人民日报》在朝鲜通讯专栏中连续以大版篇幅报道了6篇“汉江南岸战斗记实”,5月19日又追记1篇。著名作家魏巍写的《汉江南岸的日日夜夜》成为当时脍炙人口的篇章。著名诗人凌又风、音乐家郑律成、作家刘白羽等,专门谱写了《汉江小唱》、《歌唱白云山》等歌曲,歌颂第50军“天下把名扬”,表彰第50军“汉江50天防御打得响,国内国外都夸奖”;“梁山部(注:第50军的代号)防御立奇功,中朝人民来歌唱”。一时间,第50军的指战员们唱起这些歌来,昂首挺胸,热血沸腾,意气风发,斗志昂扬,真有一派名扬天下的气概。

徐文烈,1909年11月出生在云南宣威县一个贫苦农民家庭,1928年在省立曲靖第三师范读书期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0年他参加领导的陆良暴动失败后,云南地下党组织遭到严重的全面破坏,他失去了党的组织关系后,仍以各种形式坚持革命斗争。1932年靠家乡亲友资助,他考入云南大学教育学院读书,毕业后回到宣威县立中学执教,以教师身份为掩护,继续开展党的工作。

1935年4月,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进入云南后,红九军团长罗炳辉要他跟随部队一起转移,徐文烈毅然地带领了几十名学生一起参加了红军,任红军第九军团宣传干事,后又调任红32军政治部宣传部长。抗日战争期间,他历任八路军120师政治部宣传部长、教导团政治委员、抗大第7分校政治委员、抗日军政大学总校政治部副主任等职。

解放战争期间,他被调任东北军政大学总校政治部主任。1946年5月底,国民党滇军184师师长潘朔端部在海城起义后,徐文烈奉命前往负责改编和整训工作。1948年10月,国民党军第60军曾泽生将军部30000余人在长春起义后,他又奉命到起义部队负责整训教育工作,经过改造、充实、加强、提高,使这只起义部队很快成为一支新型的人民军队。

徐文烈任起义部队政委。1949年1月中央军委发布命令,国民党军第60军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50军,徐文烈任该军第一任政治委员。1月29日,在吉林九台举行了隆重的50军成立典礼,徐文烈政委在讲话中要求50军将士努力学习,树立正确的人生观,发扬八路军官爱兵,兵爱官的优良作风,以高度的革命责任感和神圣的使命感认真进行政治整训,认真贯彻落实党中央“对起义部队实行彻底改造,使之成为人民军队”的方针,经过深入细致的调研和艰巨的工作,对这支起义部队进行了成功的改造。

徐文烈首先抓了组织调整,把部队的指挥权牢牢掌握在共产党的手中。为纯洁部队,强化共产党的领导,徐文烈宣布取缔旧军队中的一切反动组织,在团以上单位重新编组各级司令部、后勤部,并建立政治机关,军以下各级均配备政治干部,把各级指挥权掌握在共产党员干部手中(当时党员和党组织还不便公开)。

徐文烈认为,做好干部工作,特别是对起义军官的任用,是关系全局的一项组织调整工作。开始一段时间,徐文烈亲自兼任干部部长,把干部工作放在突出的位置。他强调要把“政治条件好、思想进步、作战勇敢,工作积极,在群众中有威信”这几条,作为选拔干部的标准。他认真贯彻党中央对原国民党第60军起义人员的政策,对起义军官一视同仁,对起义士兵遵照毛主席爱国不分先后的教导给予同等待遇。他要求,一定要搞好各方面干部的团结,无论对起义人员,或从其他部队调来的干部,以及从战士中提拔的干部,都要一样的团结,一样地信任,一样的教育,一样地爱护和使用。

当时,从60军起义过来的军官共有2714名,其中将官级6名,校官级294名、尉官级2414名。调整的方针是“审慎使用,积极团结教育,使之逐步发展成为人民军队的干部”在此方针指导下,徐文烈等人对这些军官,区别不同情况,采取“少数清洗、多数调学、部分留队”的方法,予以调整。全军共抽调军官、军士和士兵2490人,分批送到东北军政大学学习,还批准其中200余名军官家属随同前往。对留队的军官,则区别情况。采取“夹带”、“搬家”、“换位”等方法,进行教育和改造。

经过组织调整后在思想上整训起义部队。在组织调整的基础上,徐文烈及时领导了这支部队进行以思想转变来巩固组织整顿成果的工作,随后开展了“三个运动”和“三个教育”。“三个运动”是:以士兵为主体的,反对封建军阀制度的民主运动;以诉阶级苦、民族苦为主要内容的诉苦运动;以自觉与旧社会,旧军队割断政治、思想联系,摆脱其反动影响的阶级自觉运动。“三个教育”是:革命战争观教育;内部团结教育;政策纪律教育。“三个运动”属于批判、改造性质,“三个教育”属于建设性质。先破后立,破中有立,破立结合。开展这些活动的目的是,引导广大士兵夺回在旧军队中被剥夺、被践踏的人格尊严和人身权利,促使他们的思想觉悟提高和阶级立场的转变,从而实现官兵一致和军民一致,使这支部队不仅在组织上,而且在思想上,政治上成为一支共产党领导下的真正的人民军队。经过上述教育活动的开展,起义官兵的心态和行动发生了深刻变化,实现了立场的转变,自觉地站到无产阶级和人民军队一边来了。由于徐文烈同志在政治整训工作中取得的丰硕成果,在原国民党60军从曾泽生军长和军、师、团的各级军官一直到连、排、班长和党的组织中确立了党指挥枪的原则,使这支部队完全具备了调转枪口打蒋介石,南下参加解放战争的政治思想基础。1949年9月部队从吉林省出发南下后,经过襄樊等地,参加了鄂西、成都两个战役。这支获得新生的革命军队,政治思想上改头换面,进步很快。听党指挥,守纪律,英勇善战,打的好,在激战的两个多月中,歼灭国民党军残部37200多人,俘虏国民党第79军肖炳寅副军长以下8600多名,缴获大批的军械、武器、装备。从国民党第60军起义到参加鄂、川作战,在以徐政委为首的军党委正确领导和艰苦细致的思想工作下,不到一年时间,起义部队官兵在政治思想上有了根本性的转变,为人民打仗的思想逐渐成熟,为人民立了新功,取得了参加鄂、川战役的辉煌战绩。

1950年新中国刚刚成立不久,由于国际、国内形势发生了巨变,美帝国土义贼心不死,美第四舰队武装台湾,支持蒋介石反攻大陆;美第七舰队在朝鲜仁川登陆,大批飞机对我辽东边城进行狂轰滥炸。当时官兵们都知道战备紧迫,要打仗了,但估计可能是要打台湾。对部队要编入东北边防军入朝作战的意图,实属军事秘密,当时也只有团以上领导干部知道。

入朝参战党支部建在连上。50军获得了首批入朝参战的光荣使命。入朝作战的命令下达后,部队从武汉出发到达了位于辽东边城的丹东、辑安等地集结,在过鸭绿江前的半个月时间里全军在解放战士中公开发展新党员,各连队正式建立了党组织;实现了党支部建在连上,确立了党对部队的绝对领导。党支部是连队指挥战斗的核心,是战斗中的坚强堡垒。徐政委在部队入朝前对全军官兵进行了强有力的思想动员工作,要求全体官兵要树立坚强必胜信心,小米加步枪要打败美国的现代化,启发全军官兵遵循毛主席的战略思想:决定战争胜负的主要因素不是武器装备而是人,我们的参战是正义的。美国总统杜鲁门用精良的武器武装了蒋介石200多万国民党军队,并派出了军事顾问团,妄图消灭共产党及其领导的人民军队。共产党在毛主席的英明领导下,在全国人民的支持下,解放军打败了武器精良的蒋介石800多万国民党军队。徐政委在部队过鸭绿江之前在军事战略决策上做了充分的准备,这是50军部队在抗美援朝战争中的胜利基础。志愿军第50军30000多官兵,从1950年10月25日跨过鸭绿江后,在以徐政委为首的军党委的坚强、正确领导下,浴血奋战。一路冲杀,从鸭绿江边把美、英等16国联合国侵略军一直追杀到汉城南120公里的水原城。战斗中,50军打了许多优秀的战例,受到志愿军总部和中央军委表扬的在进攻和防御战中的六个最先进战例是:一、成建制整营歼灭了英军皇家坦克营,俘获少校营长莱安以下270余名官兵,并缴获装甲车、坦克等大批军械。二、在追歼逃敌的战斗中首先攻克韩国首都汉城。三、顶风冒雪、徒涉汉江,追击美军至汉城南120公里的水原城,俘获了美军宪兵队长。四、以野战工事在汉江南北两岸,阻击美、英、韩等16国侵略军50个日日夜夜。五、建军史上首次施行了陆空配合,步跑协同诸兵种联合作战,收复了朝鲜西海岸外诸多敌占岛屿。六、在防御战例中,用步兵轻火器击落了敌机多架。50军的优秀战例再次证明了毛主席的英明论断:“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

徐文烈同志是我党的优秀党员,是我军一位优秀的政治工作大师。多年来,他努力学习党的方针政策,为培养教育干部,改造国民党起义部队和我军的政治工作建设做出了积极的贡献,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和社会主义建设事业战斗了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