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重调查研究的省委书记阎红彦
[作者:发布时间:2012-07-02 00:00来源:]

注重调查研究的省委书记阎红彦

陈祖英

1959年秋,庐山会议后,阎红彦奉命调到云南,任中共云南省委第一书记兼昆明军区第一政委。当时,云南正处在极度困难时期。1958年下半年,云南提出全省基本实现“人民公社化”,民族地区也不例外。加上“大炼钢铁铜”、“大购大销”、“大办公共食堂”等,使生产力遭到严重破坏,粮食大幅度减产,副食品严重缺乏,农村浮肿病蔓延。边疆民族地区,在指导思想上错误地认为民族之间的共同性越来越多,差别越来越小。于是,全省出现“民族融合风”,在“和平土改地区”搞民主补课,在“直接过渡区”划分阶级等,严重激化了民族地区的矛盾,造成了边疆地区动荡不安,人员大量外流。尽管这些“左”的做法在实践中屡屡受挫,给党和人民的事业造成了巨大损失,可是干部中还有不少同志在“左”的思想影响下,不敢正视错误,不愿承认是方针政策的错误所致。面对种种困难局面,阎红彦一针见血地指出:“我们的制度,千好万好,没有饭吃就不好。我们的政策,千正确万正确,不能发展生产就不正确。”“民以食为天,首先要解决吃饭问题。”

在阎红彦的领导下,云南省委于1960年初,派遣了大批工作组,深入农村各地,调查摸底,切实落实群众口粮,组织农副业生产,帮助群众渡过难关。他自己也以身作则,深入到边疆地区的勐海、孟连、西盟、景洪等地区,调查研究,指导工作。

一天阎红彦来到澜沧地区一个公共食堂,看到一个老婆婆挎着篮子,在风雨中一颠一跛地爬坡上坎到食堂吃饭,阎红彦亲切地问:“你家离这里有多远?”老婆婆叹了口气,指着远方说:“过了这道箐还要爬一个坡,吃一顿饭艰难哪!”在食堂的群众都围过来、七嘴八舌。有的说:“她还不算远,最远的有30里,每天骑上毛驴来吃饭,吃完饭刚回家,又准备来吃下顿饭,一天就忙着吃两顿饭。”

看到这些情况,听了群众的议论,阎红彦十分难过。他觉得公共食堂这样办,太不近情理了。共产党人一天讲:“从实际出发”,这种做法和实际的距离,何止十万八千里。当天晚上,在干部会议上,阎红彦气愤地说:“30里路骑毛驴吃饭,谁发明的?”有人插话说:“没有30里,大概有15里!”阎红彦说:“5里也不行,莫说15里!”接着他向在座的县委书记提出:“边疆食堂能不能办?要根据群众的意愿,能办就办,不能办就散!”

阎红彦的讲话,使到会干部极为震惊。公共食堂当时被认为是“社会主义的心脏”,是“阶级斗争的焦点”,是“必须坚守的社会主义阵地”。有的干部就是因为对公共食堂有意见,被认为是“攻击三面红旗”,是“右倾机会主义分子”,遭到撤职降级,送农场劳改。但是,没有人敢于公开支持他的主张。

阎红彦耐心地说:“不考虑具体条件,不从具体实际出发,光说食堂是心脏,实践证明就办不好”。“说食堂是心脏,是方向,当然没有人敢反对,但没有物质基础,只有心脏,只有方向,又管什么用呢?”

1960年12月,在省委召开的边疆工作会议上,阎红彦在公共食堂问题上又讲:“办食堂是为了吃饭,没有饭吃,就不如让人家回家自己去吃,你没有物质条件勉强办,当然人家反对。”阎红彦苦口婆心地宣传、解释,但是,在反右倾斗争气氛的笼罩下,谁也不敢触动公共食堂的一根毫毛。

1961年1月,在中共八届九中全会上,毛泽东强调“大兴调查研究之风”,阎红彦响应毛泽东的号召,又深入楚雄、大理、德宏、景东、镇沅、普洱等边疆地区和山区少数民族地区。

在景东县,阎红彦深入调查了文井公社的3个食堂。下营食堂是当地公认为办得比较好、群众还比较满意的食堂,阎红彦召开部分群众座谈会,当他问食堂还要不要办下去的时候,出乎意外的是,85%的社员当场坚决表示:“算了!算了!不要继续办了,还是让我们各自回家安排吧!”阎红彦问:“既然办得还比较好,为什么不继续呢?”主管食堂的干部说:“这个队有50%的人家有辅助劳动料理家务,社员家庭副业发展得较好,78户人家,有73户养了猪,普遍地养了鸡,自留地平均每户都划了3分。户户有烧柴储备,家家有小锅小灶。虽然在食堂吃饭,实际上每天都还要在家里动锅动碗。”一席活,打开了在座的话匣子。有的说:“食堂浪费太大,砍柴的、种菜的、碾米的、做饭的,几乎占全队20%劳动力,临时动员帮忙的还不算。”有的说:“烧柴更厉害,一个山一个山都砍光了!原来离村二三里就有柴烧,现在周围15里以内都没有林木了。不砍,没有烧的;砍了,实在心痛哪!家里不起火,压田压地的草木灰也没有了。”有的说:“食堂平均主义,共产风,你吃我的,我吃你的,吃光吃穷了事。工分不值钱,谁愿意好好劳动。”一些干部也说:“食堂吃饭,众口难调,我们一半以上的时间为食堂操心,但出力不讨好。这几年,我们骑虎难下,办也难,不办也难。”

调查了下营食堂之后,阎红彦又调查了孙家营和寨上食堂,群众反映基本相同。经过系统周密的调查研究后,1961年5月9日,阎红彦在弥渡县给中共中央毛泽东主席写了一封信,正式提出了解散人民公社公共食堂的建议。

毛泽东看到阎红彦的信后,十分赞赏。5月16日,亲笔批示:“阎红彦同志此信写得很好。他的调查方法也是好的,普遍与个别相结合。发给各中央局、各省、市、区党委,供参考。”同时,毛泽东又指示,将此信印发参加即将举行的中央工作会议的各同志。1960年5至6月,在北京召开的中央工作会议上,中央正式决定取消人民公社分配上供给制部分的规定;停办公共食堂。阎红彦通过调查研究后提出的政策建议,为中央决定解散农村公共食堂和调整农村某些经济政策提供了重要依据。

(作者单位:云南省委党史研究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