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民心者得天下
[作者:发布时间:2012-07-02 00:00来源:]

得民心者得天下

李志强

2002年11月15日,党的十六大选出了以胡锦涛为总书记的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20天以后(即2002年12月5日),总书记胡锦涛和中央书记处的同志一起,到西柏坡学习考察,发表重要讲话,号召全党同志特别是领导干部,要牢记毛泽东同志当年倡导的“两个务必”,大力发扬艰苦奋斗的作风,从自身做起,为深入贯彻“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全面落实党的“十六大”确定的目标和任务,开拓进取,团结奋斗。

此举,不由得让我们回想起62年前的3月23日,毛泽东同志在离开西坡前往北京时和党中央同志们说过的一句意味深长、发人深思的话:“今天是进京赶考的日子。”谁赶考?中国共产党;考谁?考中国共产党。那时,不仅毛泽东同志看到了中国共产党所面临的挑战,认识到了中国共产党所肩负的繁重的历史任务,我们的朋友,我们的敌人,也看到了,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我们党的挚友、民主战士黄炎培之前就曾问过毛泽东:“请问润芝,共产党能否跳出周期率?”十分关心共产党能否掌好权、执好政。而美国的杜勒斯则扬言:“改变共产党世界的性质,在现在看来似乎是可能的事情。”把“和平演变”的希望寄托在中国共产党的第三代、第四代人身上。为了不辜负我们朋友的期望,为了不让敌人的梦想得逞,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三代领导集体,为跳出周期率进行了各种重大实践和理论建设。胡锦涛总书记接任后,把贯彻落实“两个务必”,把加强执政党能力、把强惩治和预防腐败体系建设,上升到关系社会主义事业兴衰成败、关系中华民族前途命运、关系党和国家长治久安的战略高度,为再战兴亡周期律作出重大努力。①

江泽民同志2000年2月在广东高州讲话中指出:“要把中国的事情办好,关键取决于我们党,取决于党的思想、作风、组织、纪律状况和战斗力、领导水平。只要我们党始终成为中国先进社会生产力的发展要求、中国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中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的忠实代表,我们党就能永远立于不败之地,永远得到全国各族人民衷心拥护并带领人民不断前进。”②胡锦涛同志2011年1月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七届中纪委第六次会议上指出:“我们必须进一步把以人为本、执政为民贯彻落实到党和国家全部工作中,不断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始终保持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全党同志必须坚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做到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使我们的工作获得最广泛、最可靠、最牢固的群众基础和力量源泉,使我们的事业经得起任何风浪、任何风险的考验。”也就是说,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我们的党、我们的党员只有始终保持先进性,才能取得广大人民群众的信任与支持,才能站在时代的前列领导人民向前进。

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

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中国和世界的历史告诉我们:得民心者得天下,失民心者失天下。先进代表不是唯一的,也不是一成不变的,谁先进,谁代表最广大人民的利益、愿望和要求,人民就选择谁、拥护谁。反之,人民就将它遗弃。这,就是历史!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

公元713年,唐玄宗(唐明皇)李隆基稳定了中唐以来动荡的局面,改年号“开元”。在位前期,励精图治,重用贤臣,改革弊政,裁汰宦官,抑制食封贵族和佛教,使封建经济得以发展。经济繁荣了,社会、人心也就稳定了,这就是史称的“开元盛世”。但是,盛世也使唐玄宗松懈了,在位后期,放纵自己骄奢淫逸,纳杨太真为妃声色自娱,重用佞臣李林甫、杨国忠,宠信宦官杨思勖、高力士。官场的腐败,导致了政治的日益败坏。公元755年,安史之乱爆发,唐玄宗逃往蜀地,天下丢掉了,皇位丢弃了,三年后郁闷而亡,“开元盛世”成了过眼烟云,盛唐黯淡了。③

160年前(1851年1月11日)广西金田村起义的太平天国运动,所向披靡,势如破竹,横扫18省,攻克六百城,起义两年零两个月就攻克南京,定都、立国、建号。然曾几何时,太平天国大厦便崩塌了,洪秀全、杨秀清、韦昌辉、石达开等人维持了11年“宏图大业”,瞬间成为了泡影。中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场农民革命运动为何早衰早亡呢?原因虽然很多,但是腐败,从根本上动摇了太平天国政权的根基。洪秀全、杨秀清等建都天京(建都后改南京为天京)后,把享受和特权放在首要地位,滥封乱赏,王爷国戚遍地;官吏贪求富贵荣华,部下贪赃枉法;领导层争权夺利,致使天国发生内讧。结果,失去了人民的支持,以悲剧收场。④

国民党的两次垮台,不也说明人心背向的力量吗?在中国现代史上,国民党也曾有过辉煌的几页:辛亥革命、同盟会及当时的革命志士推翻了君主专制的清王朝,建立了中华民国;在孙中山的领导下,国民党也曾高举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旗帜;抗日战争时期,在打击日寇的正面战场,国民党军队也曾打过几场大战、恶战;在美国等国内外反动派的支持下,蒋介石集团在大陆统治中国几十年,拥有800多万军队,其声势不谓不大,力量不谓不强。为什么却被操着小米加步枪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解放军和解放区人民打垮呢?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国民党内部政治腐败、派系争权夺利;苛捐杂税,导致民不聊生。“有条(金条)有理,无法(法币)无天”人民是“想中央(中央军、国民政府),盼中央,中央来了更遭殃”。败逃台湾后,国民党统治集团总结反思,特别是蒋经国执政期间,抓住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科学技术发展带动第三次技术革命的机遇,适时地制定和调整了经济建设政策,实行全面开放,大力吸收外资,鼓励自由竞争,使台湾经济获得较快发展,成为“亚洲四小龙”之一。然而1975年以后,腐败再次肆虐,官商勾结,暗箱操作,金融监督不力,经济与社会发展失衡。尤其是李登辉上台后,黑金政治泛滥,贪污腐化盛行,社会治安恶化,党内打压异己,大搞“两国论”分裂国民党,恶化两岸关系,再次失去民心,在竞选中败给了曾被国民党自己列为反叛的小小的民进党,再次失去政权。用国民党高层人士的话,就是“过去输给共产党,失去了大陆;今天败给民进党,连台湾也丢掉了!”国民党是被自己打败的。

再看看国际上。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苏联东欧发生剧变,虽然各国共产党失去执政地位的具体原因各异,但在因腐败而丧失应有的先进性和执政能力这一点上却是相同的。前南斯拉夫总统米洛舍维奇率领人民反抗美国为首的北约军事侵略,维护了民族的独立和国家的统一,可为什么在尔后的选举中又落马了呢?人民为什么放弃了他呢?其重要的原因就是腐败,米洛舍维奇一家凭借米氏的权势,经商枉法敛财,脱离人民,引起了人民的不满。1990年6月苏联解体前一年多,《西北利亚报》曾做过一次民意调查,当人们被问及“苏共代表谁的利益”时,回答代表全体人民的只占被调查人数的7%,而回答代表党的机关工作人员的竟占到85%,回答代表苏共党员的占11%,回答代表工人的占4%。⑤这说明此时的苏共已经不是代表苏联最广大人民利益的党,而是严重官僚化了,而且这种官僚化的背后就是特权阶层亦利益集团的形成和泛滥。叶利钦后来描述:在全莫斯科享受各种特供商品的人约有4万,而又有等级之分,“一切取决于官级高低”。“几十人过上了共产主义生活,而广大的人民群众却在贫困中苦苦挣扎”。⑥美国一位研究俄罗斯的学者说“(苏联)共产党是唯一一个在他们自己的葬礼上致富的党”。

古今中外,这样的例子还少吗?纵观人类历史,虽然每一次政权更迭都有着复杂的外部原因、表现形式也各不相同,但就其内部原因而言,都与执政者的腐败有着本质上的联系。执政者腐败程度较轻的时候,人民尚可忍耐。当腐败现象严重并且直接伤害到广大人民切身利益的时候,于是就有了起义,就有了革命,就有了新一轮的改朝换代。

历史和人民选择了中国共产党

中国人民为什么选择中国共产党领导自己闹翻身、干革命呢?

鸦片战争以后,中国沦为一个半殖民地半封建的国家,外受帝国主义列强的欺凌,内受“三座大山”的压迫剥削,人民生活于水深火热之中。中华民族在选择、在企盼,盼望民族的独立和自己的解放,盼望自己的国家能够繁荣昌盛,盼望人民大众能过上共同富裕的生活。在这历史的路口,哪种理论能够对人民的期盼做出正确回答,它就会成为中国人民的信仰;哪条道路能够指引中国人民完成达到目的,它就能够成为中国人民的历史选择;哪个领导集团能领导实现人民愿望,它就能得到人民的信赖和拥护;哪种政治力量能够带领人民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它就能够成为引领中国历史发展前进方向的领导力量。

然而,那时中国的民族资产阶级政治上异常软弱,担不起领导中国的重担;广大农民则由于小生产的局限性,也不能正确的领导革命;中国工人阶级及其代表和先锋队——中国共产党,诞生之时就宣布自己忠实地代表人民的利益,把为人民谋福利、全心全意为人民大众服务作为自己的根本立场和唯一宗旨。中国共产党的根基在人民、血脉在人民、力量在人民。在中国共产党成立前,为了改变中华民族备受屈辱和奴役的命运,中国人民也曾做过多种试验、有过多种选择,都救不了中国。于是,人民选择了中国共产党。

历史证明,人民选择对了!90年来,虽然历史条件在不断变化,虽然中国革命在每个具体历史阶段的目标任务不一样,中国共产党为人民服务的内容和方式也各有不同,但有一点没有发生变化,那就是共产党为人民谋利益、为人民求解放、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始终没有变。中国共产党始终屹立于时代进步的潮头:“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走俄国人的路”成为中国社会和中国革命历史方向的正确选择,新诞生的中国共产党,高擎反帝反封建斗争大旗,拉开了中国民主主义革命的帷幕;日本帝国主义铁蹄践踏中华大地,中国共产党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高擎团结抗日大旗,带领全国人民打击侵略者;在两种命运、两个前途抉择的历史关头,中国共产党领导千百万人民群众浴血奋战,不怕牺牲,推翻了压在中国人民头上的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三座大山,建立了人民自己当家作主的新中国,实现了民族的独立和解放,“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中国共产党又带领全国人民医治战争创伤,确立社会主义基本制度,根据人民群众的愿望和要求,努力探索建设繁荣富强的社会主义国家的路子。由于走的是前人没有走过的道路,在前进的过程中中国共产党也出现过一些曲折和失误,但这些错误都是共产党自己纠正的。中国共产党是一个勇于克服自身错误的党;是一个善于纠正自己错误并不断进行理论创新的党。特别是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党又带领全国人民从“文化大革命”带来的危难中奋起,把党和国家的工作重心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改革开放,确立了建设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基本路线,规划了祖国实现“四个现代化”的宏伟蓝图。国家在走向富强,人民生活日益富裕,中国的国际地位日渐提高。90年来,在关系中华民族前途和命运的每一个重大关头,中国共产党带领人民所进行的顽强抗争和英明抉择,都体现了把握历史大势、勇立时代潮头、引领社会进步的雄伟气魄和卓越胆识。中国共产党始终坚持自己的宗旨,忠实地代表着最广大人民的利益,因而得到了全国各民族人民的衷心拥护。

马克思主义具有与时俱进的理论品质。恩格斯多次强调:“‘社会主义社会’不是一种一成不变的东西,而应当和其他社会制度一样,把它看成是经常变化和改革的社会。”列宁指出:“我们决不能把马克思的理论看作某种一成不变的和神圣不可侵犯的东西;恰恰相反,我们深信:它只是给一种科学奠定了基础。”《共产党宣言》发表以来160年的实践证明,马克思主义只有与本国国情相结合,与时代发展同进步,与人民群众共命运,才能焕发出强大的生命力、创造力、感召力。中国共产党的性质、纲领、宗旨和理论等顺应了科学社会主义所揭示的人类历史发展规律,符合中国工人阶级和中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因而得到了中国人民的拥护和支持,这就是历史和人民选择我们党的根本依据,也是我们党始终经得起历史和人民选择的根本原因。⑦

生于忧患 死于安乐

中国社会在发生着深刻的变化,历史的发展,使中国经历着一个个社会转型。62年前,我们从革命党转变为执政党。60多年来,尽管我们碰到了无数的困难,但我们仍然跨越了一个个前进道路上的沟壑,带领站起来了的中国人民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征程上前进。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党从领导计划经济的党,转变成了领导市场经济的党。市场经济要求我们党要具有更强的开放性和民主性,对我们的执政能力提出了新的要求。要继续领导全国人民全面建设小康社会,要继续代表广大人民的利益,就必须是先进生产力和先进文化的代表。然而,社会实践告诉我们,党的先进性,党的性质、指导思想、历史使命、根本宗旨都是通过广大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来体现的。一个党能不能保持先进性,不在于党纲党章上写些什么,而在于党员、党的干部在干些什么。人民群众是从每一个党员、党的干部的身体力行中决定自己是否支持这个组织的。因此,也可以这样说,要保持党组织的先进性,基础和前提就是要保持党员的先进性。

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党的先进性表现是不一样的。战争年代,共产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体现在“冲锋在前,退却在后”,面对敌人的枪林弹雨“跟我上”;建国初期,为恢复国民经济,共产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体现在“吃苦在前,享乐在后”、“见困难就上,见荣誉就让”;而今天,我们党面临的形势、任务和环境发生了深刻的变化,特别是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逐步建立,对共产党员如何保持自己的先进性提出了新的课题,贯彻落实“三个代表”正是新时期保持党员队伍先进性、战斗力、创造力的时代特征。新时期的共产党员,其先进性就体现在坚持把最广大人民的利益作为自己言行的最高准则,自觉地抵御各种落后、腐朽思想的侵蚀,在市场经济大潮中筑牢坚不可摧的精神堤坝。

办好中国的事情,关键在党。党的十七届四中全会作出的《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和改进新形势下党的建设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中有一个贯穿始终的重要思想——“居安思危”。“危”在那里?《决定》指出,“危”在面对世情、国情、党情的深刻变化,面对执政考验、改革开放考验、市场经济考验、外部环境考验,党内还存在不少不适应新形式新任务要求,不符合党的性质和宗旨的问题。事实证明,执政党如果不能居安思危,始终保持忧患意识,始终坚持立党为公、执政为民,按照党中央的要求和部署,认真落实党要管党、从严治党,不断加强和改进自身建设,使党永远保持先进性和旺盛活力,就很容易丧失先进性和执政地位,成为历史的“匆匆过客”。居安思危,保持忧患意识,这是我们党打破“历史周期率”最重要的保证。

党的十六大以来,面对深刻发展变化的新形势新任务,胡锦涛同志多次强调要增强忧患意识和公仆意识,深刻指出:“党的先进性和党的执政地位都不是一劳永逸、一成不变的,过去先进不等于现在先进,现在先进不等于永远先进;过去拥有不等于现在拥有,现在拥有不等于永远拥有。”总结近20年来世界上其他一些长期执政的大党、老党相继丧失执政地位的深刻教训,我们可以更加清楚地看到,丧失领导和执政地位的危险,对于任何一个执政党来说都是始终存在的;领导和执政地位的巩固,对于任何一个执政党来说都是一项长期而艰巨的历史任务。⑧

共产党政权虽不是封建王朝,与包括封建王朝在内的一切剥削政权阶级有着本质的区别,但它同样面临历史周期率的严峻考验。作为执政党,最大的挑战不是来自外部,而是源于执政党本身。堡垒是最容易从内部攻破的。在和平建设时期,危险主要来自执政党内部的腐败。执政党只有坚决反对腐败、有效地预防腐败,才能保持执政地位,维护国家的稳定和发展。

毛泽东同志早在党的七届二中全会上就指出:“敌人的武力是不能征服我们的,这点已经得到证明了。资产阶级的捧场则可能征服我们队伍中的意志薄弱者。可能有这样一些共产党人,他们不曾被拿枪的敌人征服过的,他们在这些敌人面前不愧英雄的称号;但是经不起人们用糖衣裹着的炮弹的攻击,他们在糖弹面前要打败仗。我们必须预防这些情况。夺取全国胜利,这只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从而向全党提出了“两个务必”的要求,以实现“不做李自成”的历史承诺。邓小平也曾指出:“中国要出问题,还是出在共产党内部,这个问题要清醒。”因而反复告诫全党:“中国搞四个现代化,要老老实实地艰苦创业。”要把艰苦奋斗的创业精神作为实现四个现代化的一个保证条件,“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我们不能不提倡和实行艰苦创业”,强调“艰苦朴素教育今后要抓紧,一直要抓60到70年。我们的国家越发展,越要抓艰苦创业”。而江泽民同志,不仅反复引用古人的话语告诫党的高级干部:“忧劳兴国,逸豫亡身。”、“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并把“忧患意识”写进了党的十六大政治报告;而且把提高党的领导水平和执政水平,提高拒腐防变和抵御风险能力作为新时期党的“两大历史课题”,把“保持党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看作加强和改进党的作风建设的核心问题。胡锦涛指出,党长期执政的状况容易使一些人产生脱离群众的倾向。他还指出,在国际和国内、历史和现实、经济和社会、党内和党外等因素的综合作用下,领导干部身上滋长不正之风的现实危险性也增加。⑨改革开放以来,我们一些共产党员、党的干部抵不住资产阶级腐朽思想的侵蚀,理想信念发生了动摇,忘记了为人民服务的宗旨,丢掉了艰苦奋斗和无私奉献精神,有的甚至在经济利益、金钱、美色的诱惑下以权谋私、违法乱纪,走上犯罪道路,严重地侵蚀了党的肌体,损害了党的形象,离间了党和群众的血肉联系,极大地削弱了党的战斗力。如果让这些歪风邪气、丑恶现象继续下去,我们就会重蹈历史的覆辙,亡党亡国。这决不是危言耸听,而是历史的经验教训。我们是执政党,在和平环境中生死选择已不是主要的,重要的就是我们的执政水平、执政能力,重要的是我们党员、党的干部的质量。共产党不怕困难,但怕失去群众的支持和信任。我们党90年的历史说明一个真理:凡是成功和胜利,都是依靠群众取得的;凡遭受失败和挫折,无一不是脱离群众的恶果。人民群众是实践的主体,是历史的创造者。失去了群众,就失去了亲和力、吸引力、号召力,群众都没有了,你还代表什么?

共产党要取得群众的支持和拥护,只有实现自己对社会、对广大人民群众的承诺,“三个代表”就是“三个承诺”。每个党员、每个党的干部都要立志成为党的肌体上的一个健康细胞,做到“公、廉、诚、勤”。共产党人的宗旨是为人民服务,为人民服务就不能营一党之利、谋一已之利,而是要公、要廉;为人民服务就不能三心二意,甚至半心半意,而要忠诚不二,对人民的事业要诚、要勤。公生明、廉生威、诚生信、勤生效,这些古话曾多次被党和国家领导人引用以教育广大党员干部。这四句话,体现了我们民族优良的传统和现实要求的结合,体现了我们的党性原则和社会公德的贯通,体现了做人之本和为官之道的统一,体现了马克思主义哲学观点和古代思辨思想的一脉相承。共产党员、共产党的干部既然要做“最广大人民利益的代表”,就要公,公正、公道、公平、公开,‘大公无私,先公后私,公而忘私’,正确处理好各种矛盾和问题;要廉,清正廉洁,艰苦奋斗,与人民同甘苦;要诚,襟怀坦白,光明磊落,忠诚坚毅,以自己的人格力量取信于民;要勤,勤奋、勤俭、勤政,以艰苦奋斗为荣,勇于创新、敢争一流,在本职工作中多创佳绩。

胡锦涛同志告诫我们要做到“三个清醒”,即必须清醒地看到激烈的国际竞争给我们带来的严峻挑战、清醒地看到我们肩负的任务的艰巨性和复杂性、清醒地看到我们工作中存在的困难和风险。⑩“治国必先治党,治党务必从严。”我们每一个党员、每一个党的干部,都要高举旗帜、严于律己,努力学习,不断提高自身素质,不断提高领导水平和执政水平,不断提高拒腐防变和抵御风险的能力,坚持不懈地开展反腐败斗争,以保持党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保持党的先进性、纯洁性和团结统一。只有这样,人民才会拥护你、支持你,和你一起为实现党的十六大、十七大提出的各项任务而奋斗,把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事业不断推向前进,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创造幸福的生活和美好的未来。水可载舟,亦可覆舟。民心是政治的生存之本,得民心者得天下,失民心者失天下。这个古训我们应当永远铭记!

参考资料注释:

①《重提周期律》,作者郑作时,《南风窗》半月刊,2007年9月下。

②《“三个代表”学习读本》,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2000年5月第一版。

③《简明历史辞典》,河南教育出版社,武汉大学历史系《简明历史辞典》编写组,1983年12月第一版,1984年9月第二次印刷,P83。

④《腐败导致太平天国政权早衰早亡》,《共产党员))2000年第十期(作者纪文)。

⑤王长江、江跃:《现代政党执政方式比较研究》上海人民出版社,2002年,第288页。

⑥李守庸、彭敦文:《特权论》湖北人民出版社,2003年第372、374页。

⑦《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历史和人民的选择》,作者欧阳淞,中组部副部长、中央党史研究室主任。

⑧《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历史和人民的选择》,作者欧阳淞,中组部副部长、中央党史研究室主任。

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历史和人民的选择》,中组部副部长、中央党史研究室主任,欧阳淞,作者欧阳淞。

⑩胡锦涛:《在中央纪委第七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2007年1月9日。

(作者单位:五华区委党史研究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