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中共实践科学社会主义理论的认识和思考
[作者:发布时间:2012-07-02 00:00来源:]

对中共实践科学社会主义理论的认识和思考

杨春富

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对资本主义基本矛盾和无阶级斗争进行深刻分析的基础上,发现了历史唯物主义和剩余价值两大学说,标志着科学社会主义理论的诞生。自1848年《共产党宣言》发表以来,科学社会主义理论在世界范围内经历了从空想到科学、从理想到现实、从单一的“苏联模式”的实践到具有本国特色的实践三次历史性飞跃①。在建党90周后之际,我们来回顾中国共产党领导各族人民进行新民主主义革命、社会主义建设、改革开放的历史,越发深切地感受到中共从诞生之日起就把马列主义确立为指导思想,始终坚持马列主义与时俱进的理论品质,理论与实际相结合,不断实践和发展了科学社会主义理论,形成了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的理论成果,指引着中国人民取得了革命、建设、改革开放的辉煌成就,也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行动指南。

一、毛泽东思想是马列主义的普遍原理同中国革命实践相结合的产物,是科学社会主义理论在新民主主义实践中形成的理论成果。

俄国十月革命的一声炮响,给中国带来了马列主义。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第一代领导集体,在总结孙中山所领导的旧民主主义革命的基础上,从中国的国情出发,走“以农村包围城市,最后夺取城市”的道路,领导着全国人民与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斗争,取得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把科学社会主义的理论变成了现实,实现了从几千年封建专制政治向人民民主政治的深刻的社会变革。

在新民主主义革命的斗争中,如果没有以毛泽东为代表的党的领导,不可能在1949年就取得胜利。正如中共中央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若干历史的问题的决议》中指出那样:“以毛泽东同志为主要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根据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基本原理,把中国长期革命实践中的一系列独创性经验作了理论概括,形成了适合中国情况的科学的指导思想,这就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普遍原理和中国革命具体实践相结合的产物——毛泽东思想”。可见,毛泽东思想是中华民族精神和民族智慧的结晶,是中共对科学社会主义理论的实践和发展。

建国初期,面对复杂的国际环境和经济文化比较落后的社会现实,中国应该怎样建设社会主义?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没有教条地照抄照搬“苏联模式”来发展经济,而是从中国的社会现实出发,并提出了许多有重要理论价值的思想观点。如:毛泽东在《论十大关系》中指出:“我们一为‘穷’,二为‘白’。‘穷’就是没有多少工业,农业也不发达。‘白’就是一白纸,文化水平、科学水平都不高。”1956年9月,党的八大指出,社会主义制度在中国已经基本建立起来了,国内的主要矛盾是建立先进的工业国的要求同落后的农业国现实之间的矛盾,是当前经济文化状况不能满足人民需要之间的矛盾。基本于这样的认识,针对在学习“苏联模式”中暴露出来的问题,党中央提出“农(业)、轻(工业)、重(工业)”发展国民经济的方针,60年代又提出“以农业为基础,以工业为主导”的发展国民经济的总方针,尽管也发生过“大跃进”等重大失误,遭受过严重的自然灾害,但社会主义建设仍然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建立了独立的和比较完整的国民经济体系,取得了过渡时期“一化三改造”②的成就,使科学社会主义的理论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的中国变成现实。

历史表明,由于历史和时代的局限,加上在世界范围内社会主义运动的历史不长,科学社会主义理论在中国实践的时间更短的客观实际,也发生过发“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等理论来指导经济建设的错误做法,严重违背了经济建设的规律,错过了发展经济的良机,教训深刻,代价沉重。

二、邓小平理论是对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科学概括,是科学社会主义理论在改革开放实践中形成的理论成果。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以邓小平同志为核心的第二代领导集体,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一切以实际出发,提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冲破了“两个凡是”的思想禁锢,作出了把全党的工作重点转移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上来的战略决策,使社会主义从单一的“苏联模式”的实践到具有本国特色发展道路的实践变成了现实。在1978年——1979年期间,邓小平理论的形成过程经历了基本理论命题提出、形成基本轮廓、成熟和确立、丰富和发展的四个阶段;“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的思想奠定了新时期党的基本路线;党的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③,标志着党在指导思想上拨乱反正的胜利完成;党的十二大报告概括了“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基本特征,并从中国国情出发,确定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现代化、高度民主、高度文明“三位一体”,经济、政治、思想文化建设一起抓的总路线和总任务。党的十三届七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十年规划和“八五”计划的建议》提出了十二条原则,系统地阐明了“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基本理论”的主要内容。

21世纪90年代初期,随着“东欧剧变”、苏联解体,社会主义运动在世界范围内遭受重大挫折。1992年春天,邓小平到广州、深圳、东南沿海等地视察后所发表讲话,从当代中国进行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需要出发,对社会的时代特征、国际形势、社会主义运动成败、发展中国家发展得失等进行了正确的分析,作出了新的判断。针对人们头脑中存在的保守僵化的计划经济观念、产品经济观念的思想实际,提出“发展才是硬道理”、“贫穷不是社会主义”④等观点,使人们从姓“社”姓“资”、姓“公”姓“私”的疑虑中解脱出来,加快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建立,促进了社会主义的政治、经济、民主法制及社会事业的进步。1993年11月,党的十四届三中全会通过了《关于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定》,将其基本原则加以系统化、具体化,提出了清晰的基本框架和实现的总体规划,成为了进行经济体制改革的行动纲领。

邓小平指出:“现在世界上真正大的问题,带全球性的战略问题,一个是和平问题,一个是经济问题或者说是发展问题。和平问题是东西问题,发展是南北问题,概括起来就是东西南北四个字。南北问题是核心问题”,还提出了“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两手抓,两手都要硬”,“三个有利于”等一系列真知灼见的观点。江泽民同志在党的十五大报告中指出:“在当代中国,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是一脉相承的统一的科学体系。坚持邓小平理论,就是真正坚持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旗帜”。邓小平理论之所以能够成为新时期党的指导思想,是因为开拓了马克思主义的新境界,揭示了“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的本质。在改革开放后,在占世界7%的土地上,中国不仅基本解决了占世界1/5的人口的温饱问题,实现了总体上由温饱到小康的历史性跨越,城乡居民存款余额由1978年的210.60亿元上升为2003年的103618亿元、恩格尔系数62.2%下降为41.9%。⑤

历史证明,邓小平提出的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论是马列主义原理与现阶段的现代化建设实际相结合的产物,是科学社会主义理论在中国改革开发实践中形成的理论成果。中共十五大把邓小平理论确立为党的指导思想并写入党章,为党和国家的长治久安奠定了可靠的政治基础、思想基础和理论基础。

三、“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是加强和改进党的建设的思想武器,是科学社会主义理论在现代化建设实践中形成的理论成果。

在理论上开拓创新,把马列主义的基本原理同中国改革开放的具体实践相结合,是形成“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的理论渊源。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第三代中央领导集体,继往开来,与时俱进,提出“治国必先治党、治党务必从严”,回答和解决了“建设一个什么样的党和怎样建设党”这一历史课题。2000年2月25日,江泽民同志在广东省考察工作时,从总结党的历史经验和如何适应新形势新任务的要求出发,首次提出“总结我们党七十多年的历史,可以得出一个重要的结论,这就是我们党所以赢得人民的拥护,是因为我们党在革命、建设、改革的各个历史时期,总是代表着中国先进生产力的发展要求,代表着中国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代表着中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如何更好地实践‘三个代表’,是一个需要全党同志特别是党的高级干部深刻思考的重大课题。”可以说,“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是科学社会主义理论在当代中国的实践和发展,事关党和国家的前途命运,是我们党的立党之本、执政之基、力量之源,把代表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作为党工作的出发点、落脚点,既坚持和发展了毛泽东思想所倡导的“急群众所急,想群众所想”、为人民谋利益的思想,又提出了怎样去“为人民服务”,怎样去“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的问题。

近年来,党中央提出西部大开发的战略构想是从中国的社会生产力水平低、经济发展不平衡、人均占有资源少、人口分布不均的基本国情而提出来的,对于加快全国经济建设发展步伐,尽快缩小东西部地区的差距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有资料表明:在中国地图上,如果从黑龙江省的漠河市到云南省的腾冲县划一条直线的话,此线的东南部人口稠密,面积仅占全国总面积的43%,人口却占全国的94%以上;西北部人口稀疏,面积占全国的57%,人口却不到全国的6%。昆明市最近13年的经济发展情况“纵”比是比较快的,但是如果与经济发达的城市“横”比则有不小的差距,而且还有越来越大的趋势:2002年,昆明市GDP总量达730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年均增长率为11.4%,高于全省和全国年均增长8.7%和9.3%的水平;经济总量在全国31个省会城市和西部城市中分别排列第15位和第3位,在全国34个重点城市中排列第18位⑥。成都市、杭州市国内生产总值为1663亿元和1780亿元,分别是昆明的2.3倍和2.4倍。另据《中国城市发展报告》评价,在全国50个重点城市中,昆明城市综合实力排第28位,城市发展潜力排第25位;在全国27个省会城市中,昆明GDP增长已从原来的中游水平下降到现在的倒数第一。经过全市人民的共同努力,实现了跨越式发展的良好开端,可持续发展能力增强。2009年,实现地区生产总值1800亿元,增长12%;完成地方财政一般预算收入201.6亿元,增长15.2%。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增幅创历史最高,完成1600亿元,增长52%。居民收入大幅提高,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6500元,农民人均纯收入5080元,分别实际增长13%和9.7%。可见,加快改革开放步伐、缩小东西部差距,每一个共产党员特别是党的领导干部只有时刻铭记着“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真正做到“权为民所用,利为民所谋,情为民所系”,才能开拓创新,实现西部大开发的战略目标。2010年,云南省除外贸进出口总额外,省十一届人大二次会议确定的主要宏观调控预期目标均超额完成。其中,生产总值完成6168亿元,增长12.1%;财政总收入1490.8亿元,增长9.6%;地方财政一般预算收入698.3亿元,增长13.7%;地方财政一般预算支出1949.8亿元,增长32.6%;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完成4527亿元,实现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2051亿元,外贸进出口总额80.2亿元美元;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4424元、增长8.3%,农民人均纯收入3369元、增长9.8%⑦。

四、科学发展观,第一要义是发展,核心是以人为本,基本要求是全面协调可持续性,根本方法是统筹兼顾。

胡锦涛总书记在党的十七大上提出的科学发展观,是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根本指导思想,标志着中共对于社会主义社会发展规律、执政规律、新时期国情的认识达到了新的高度,是中共第四代领导集体对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的继承和发展,具体内容包括以人为本的全面发展观、协调发展观、可持续发展观。世间的万事万物都是随着社会和时代的变化而发展的,社会不断发展,人们的思想认识也应不断前进,解决问题的办法也应随之而变化。对此,《韩非子·五蠹》认为“故事因于世而备适于事,世异则事异,事异则备变”。明末清初的思想家王船山曾经说过“读古人书,欲学之,而不因时以立义,鲜不失矣。”

马克思主义“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活的灵魂的指导下,在新的发展阶段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科学发展观强调的是要深刻把握发展中面临的新课题矛盾,不要妄自菲薄、自甘落后,也不要脱离实际、急于求成,而要立足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实际,从而“最大限度地促进生产力和一切社会事业的全面发展、协调发展和可持续发展”,“科学发展观的本质是马克思主义发展观,核心是以人为本——为人民服务”。强调要坚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根本宗旨,始终把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作为党和国家一切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解决好人民群众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问题,做到发展为人民,发展依靠人民,发展成果由人民共享。

21世纪,中国在发展进程中还存在着人口基数大、就业岗位小、老龄人口比例高、能源和资源匮乏、经济发展不平衡、“三农”问题等,严重制约中国未来发展的因素,只有实现国家的“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的战略,才能从根本有效协调“人与自然”的关系,保障可持续发展的基础,而正确处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则是实现可持续发展的核心。“十一五”时期,人民生活明显改善,就是对科学发展观的最好诠释。目前,中国尽管已经成为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经济实体,但人均拥有的经济数量仅为美国的1/13、日本的1/12。2011年3月5日,温家宝在十一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上作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2010年,全国国内生产总值(GDP)39.8万亿元,财政收入由2006年的3.87万亿元,增长至2010年的8.30万亿元;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分别由2006年的1175元、3587元增长至2010年的19109元、5919元,年均实际增长9.7%、8.9%⑧。

历史证明,马列主义是“活”的灵魂而不是“死”的教条,科学社会主义理论是在实践中在不断发展的。毛泽东思想指引中国人民取得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使其从理论变成了现实,邓小平理论使其在发展改革开放的实践中等到了发展,“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使其从单一的“苏联模式”的实践演变为具有中国特色发展道路的实践,科学发展观的提出则是新世纪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历史选择。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实践中,勇于和善于根据社会和时代的发展不断地进行理论创新,形成符合时代发展需要并能指导社会实践的理论,是历史赋予我们党光荣而神圣的使命。

(作者单位:中共呈贡县委党史县志办公室)

注:

①《科学社会主义理论与实践》胡正鹏主审,陈国新主编,云南大学出版社,2004年8月第3版,诸论。

②《中国共产党史纲》,何沁、王家勋、陈明显编,北京大学出版社,1996年6月版,第22页。

③《关于建国以来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1981年6月27日,中共中央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

④《邓小平与深圳·一九九二年》中共深圳市委宣传部,海天出版社,1992年4月版,第19-23页。

⑤《人民日报》第五版“国庆专版”所载《欢腾的数字——共和国55载沧桑世变》,2004年9月27日。

⑥《昆明经济工作手册》(2004年)昆明市委办公厅、昆明市人民政府办公厅、昆明市统计局编辑,2005年3朋出版。

⑦《政府工作报告》,秦光荣,在云南省十一届人大三次会议上。

⑧《政府工作报告》温家宝,在十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上。《都市时报》,温家宝《政府工作报》2011年3月6日,A02-A10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