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光复楼”记
[作者:发布时间:2012-08-02 00:00来源:]

昆明“光复楼”记

陈秀峰

为迎接云南辛亥革命和“重九起义”一百周年纪念日的到来,2011年6月,我在参与云南人民出版社整理再版庚恩旸编著的《云南首义拥护共和始末记》一书的过程中,发现该书有一张非常清晰的光复楼照片,即近水楼台地向贵社索要了一张。看着这张清晰得能看清窗帘的照片,我不禁怦然心动起来,仿佛镜头再拉近一点窗子就会打开似的。我特别欣赏楼顶上悬挂着的“光复楼”三个大字,既苍劲有力又古朴逸美,是整幢楼的点睛之笔。翻阅2003年出版的《秀拥五华》一书及相关资料,“光复楼”三字的书写者就有蔡锷书、周钟岳书,蔡锷请周钟岳书、某某书等四种说法,最后考证下来我认为还是云师大的余斌教授所说是蔡锷都督请周钟岳书的说法靠谱,前几年余斌教授在寻访“周公馆”时还采访到了周钟岳的儿子并求证了此事。细想一下,写“光复楼”三字的人必须是当时军政两界的要员或著名书家,这两者周钟岳都具备。后来,周钟岳还为南京“总统府”写过字,路南的“石林”二字也是龙云请他代笔的。我把寻访结果向云南著名书法家张诚先生作了交流,张先生告诉我,几年前,他参加了由云南文史馆与大理州政府组织的“周钟岳学术研讨会”。会上展示的周钟岳的书法作品中,就有“光复楼”这三个字,展示过程中无人提出质疑。

记得我叔叔陈长平曾写过一篇“火烧光复楼”的文章(刊于《五华文史》)。叔叔是参加过“边纵”的离休老干部,从小就在五华山下的祖屋里长大。1933年的一天,五华山警卫营一位身材魁梧的班长在征得我奶奶同意后,抱起5岁的叔叔上五华山去耍了一趟。在叔叔的印象中,五华山警卫营的叔叔个个都是威猛高大的(彝族、纳西族)卫兵。记得五华山光复楼的大厅是铺着毡子(地毯)的,天花板上的顶灯还留着多个可点蜡烛的台座。这次幸运的“观礼”令叔叔没齿不忘;在古木参天的五华山上,叔叔还见到了驯养在屋外草地上的数只梅花鹿和孔雀;野生的白鹤(白鹭)和构成“五华鹰绕”一景的在上空盘旋的苍鹰等,叔叔晚年回忆起这段经历来,真有走了一趟“人间仙境”之感。

1947年11月24日星期天,五华山光复楼遭遇了一场大火的劫难。火灾的起因是几个工人为省主席办公厅的地板打蜡时,不慎把汽油洒到有黄蜡的温油炉里引起的,大火烧了三个多小时才被消防人员扑灭。大火烧毁了光复楼的大部份建筑,省政府秘书处的五个科室及会计、电务二室均被烧毁,办公地点只好移至省府大礼堂。当时对外说“由于印信、账册及重要卷宗均得以抢救出来,对省府日常工作尚无严重影响”。但在最近我与在省档案馆工作的吴强教授交换情况时得知,当时最可惜的是,存在光复楼的一批清朝的档案卷宗及珍贵资料被烧毁了!

1948年2月27日,五华山光复楼又奠基重建,1949年5月31日竣工落成。当时的云南省政府曾对五华山作了一个整体规划,这份规划蓝图和光复楼施工设计图如今还存放于云南省档案馆。六十年代时我曾多次进出五华山,对这座雄伟的建筑还有印象。今天的人们从现存的老照片中可以看出,新建的“光复楼”仍是传统风格的品字形,砖混结构,中间主楼为四层,左右侧楼为三层,均比砖木结构的旧楼高了一层。光复楼三个大字早已不在,取而代之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徽。但人们仍习惯地称它为光复楼,这个代表着改天换地的光荣和闪耀着共和光辉的名字被云南人叫了近一个世纪。

据史载,光复楼原叫五华楼,是省会两级师范学堂的教学楼,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爆发后,10月30日(农历九月九日),在昆明的革命党人(多为同盟会员)蔡锷、李根源,李鸿祥、罗佩金、唐继尧,黄毓英等,率领驻昆新军中以朱德等人为骨干的一批讲武堂学员(入伍生)及倾向革命思谋反正的官兵,发动了响应“武昌首义”的武装起义,史称昆明“重九起义”。经过浴血奋战,第二天中午起义成功,全城光复,结束了清王朝在云南的统治,云南即宣布独立。第三天建立新政府“大中华国云南军都督府”。军都督府设于五华山五华楼,为纪念云南“光复”遂将五华楼改为“光复楼”。辛亥革命史学权威章开源、林增平教授在《辛亥革命史》中评价说:“云南省城起义,是除首义的湖北以外,独立各省革命党人组织的省城起义中,战斗最激烈,代价也最巨大的一次”。1911年爆发的辛亥革命结束了中国两千多年的封建君主专制制度,建立了亚洲第一个共和国——中华民国,大大地推动了中国的现代化进程。

1915年12月22日晚10时,省府重要文武官员39人集中于五华山光复楼都督府,举行第五次秘密会议宣誓护国讨袁,由唐继尧主持歃血为盟,誓言拥护共和,兴师起义,誓灭国贼,万苦千难,舍命不渝等。12月23日由唐继尧以开武将军督理云南军务和任可澄以云南巡按使的名义联名发出世传有名之“漾电”,要求袁世凯将内乱重要罪犯杨度等13人即日明正典刑,以谢天下。重申拥护共和誓言,撤销帝制,限24小时内答复,否则以武力解决。同时通告全国各地请其共同劝告。袁世凯逾期无复,遂于12月25日,由唐继尧领衔,任可澄、刘显世,蔡锷,戴戡依次署名向全国团职以上实力人物发出世传有名之“有电”《通告全国宣布独立请同申义举电》。

12月27日中午,唐继尧在省议会召开的国民大会上,宣布云南独立,全省军民一致表示拥护。同时,由唐继尧、蔡锷、李烈钧“护国三杰”领衔发出世传有名之“感电”《传布全国驰檄讨袁电》。自此,由云南发端的中国近代史著名的“护国运动”正式揭开大幕。在为时半年有余的“护国运动”期间,唐继尧百余篇“护国讨袁文稿”,大多是在五华山光复楼发出和完成的;而其中有名的“护国三电”,正式敲响了帝制复辟的丧钟!

护国运动胜利后,国父孙中山将云南护国起义与武昌起义并列为民国的两大贡献,指出“首先宣告独立誓师申讨者,实推滇省,遂使西南响应,举国普从,以有今日。方之武昌起义,一则为民国开创之功,一则为民国中兴之业,皆我五族人民人人所宜永留纪念者也”。1916年12月,中华民国参众两院一致讨论通过《修正民国纪念日案》,定“云南倡义拥护共和之日12月25日”为国家纪念日,为其所定四个纪念日之首。黎元洪大总统于12月21日明令公布并致漾电向唐都督祝贺:电文中有“挽狂澜于既倒,支危局之将倾,旭日重光,神州再造,丰功伟业,震古铄今,宜诏国人,永垂纪念”等语,并于12月25日,复申敬中外,咸使闻之。

八年抗战,五华山成了云南全民抗战的指挥中心。在艰苦卓绝的中国八年抗战中,云南曾是最重要的战略基地,是“坚固大后方,反攻最前线”,是陆空交通的大动脉和生命线,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东方战场的战略结合部,是蜚声中外的教育、科技、文化中心和著名的“民主堡垒”。出省抗战的滇军曾是正面战场的“中流抵柱”,云南军民曾是镇守中国南大门即滇南抗战的“铜墙铁壁”……所有这些巨大而独特的贡献背后,五华山及光复楼都扮演着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

1949年12月9日晚10时,云南省主席卢汉将军站在新落成的五华山光复楼的主席办公大厅里,面对到场的云南地方军政要员,向驻滇各部队及全省各族民众庄严宣告:“云南起义了!各单位按原订计划开始行动!”这庄严的一刻被当今的评论家称为:“推倒蒋家王朝的最后一击”。

12月11日,毛泽东、朱德复电卢汉,指出卢汉率部起义,必将加速西南解放战争之进展,必为全国人民所欢迎。1950年2月24日,中国人民解放军二野四兵团司令员陈赓在云南地师级干部会议上庄严宣布,云南从今天起已完全获得解放了!

历史名山五华山、光复楼与云南的历史一起,从此翻开了新的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