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云南民族民俗展
[作者:发布时间:2012-08-02 00:00来源:]

忆云南民族民俗展

刘扬武

1984年底,中央为了贯彻总书记胡耀邦同志关于在全国要加强民族知识和民族政策再教育的指示,决定云南要组织一个民族民俗展览于1986年10月在北京最好的展出场地——北京民族文化宫展出。这是一次上至中央,下至云南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的一次展览,是云南史上对内对外第一次大规模宣传云南的展览。云南省非常重视这个展览,认为这是宣传云南的大好机会。省委书记普朝柱亲自过问,1985年初成立了以副省长刀国栋为组长的展览领导小组,具体工作由省民委、省文化厅负责;办公室设在省民委,由省民委主抓;工作人员从以上两个部门抽调,从文化系统抽调的较多。我不属这两个部门,也被抽调了。这是因为我在中共陇川县委宣传部工作期间,在中央和省一级的报、刊、画册、书籍发表了不少研究、介绍少数民族的文章和照片,被看中而抽调。办公室安排我负责照片的收集、拍照和对外报道。摄像是马宪民、谢沫华;展览综合部份高宗裕负责,节庆乐舞部份由梁旭负责;办公室主任是民委系统的王元安,副主任是文化系统的高宗裕,王负责行政工作,高抓业务。省民委还明确分工杨丽天副主任主管筹备工作,加强了领导。省政府安排了充足、宽裕的经费,保证了筹展工作的正常开展。省委书记普朝柱、省长和志强不时过问,督促工作,并给予具体指示,保证了筹展工作的顺利进行。经过一年多紧张、艰苦、有序的筹备,搜集了二千多件实物展品,几千幅照片,拍摄了二百多本录相资料。

我到办公室工作后,利用我在中共陇川县委工作期间认识的云南新闻界、摄影界的朋友征集照片,他们都很支持。特别是新华社云南分社的摄影记者朱于湖、李玉龙提供给我大量的少数民族的底片,而且是高质量的。加之各地州民委、文化部门征集送上来的底片,还有我到大理、红河、版纳重点拍摄的底片,以及我在德宏工作期间拍的,共收集了4000来张底片。我按照展览的要求,初选出上千张照片提供专家挑选。专家从中选出了402张,我拍的就被选中58张,选出的照片经过审查通过后交布展专家设计放大尺寸后交到北京放大照片。展览照片大多是巨幅的,有的长达2米多,高1米多,还有云南25个少数民族的灯光照片。当时全国能整张纸放大巨幅照片的只有北京的中国图片社。1986年7月下旬,我用一个星期的时间,花了近3万元人民币,按设计要求放好了照片。那400多幅分尺寸装进纸筒里的照片够沉的,返回昆明时我无法一个人把那么多的照片搬进机场,就请我在北京科技大学教书的哥哥送我进机场。那时北京到昆明的机票170元,加上1元的保险是171元,照片的托运费高出机票费达200多元。

1986年8月20日,云南省五套班子的领导在省民干校审查了展览,一致同意并表示满意。出席审查的领导有:省委书记普朝柱、副书记刘树生、顾问高治国;省人大主任李桂英;省政协主席梁家;省纪委书记尹俊;还有几位省人大副主任、省政协副主席;当时省长和志强不在昆明,副省长刀国栋、陈立英参加了审查,和省长回昆后过问了此事;省委民族工作部、省民委、省文化厅的领导,以及云南民族学院院长、民族学专家马曜教授等也参加了审查。省五套班子的领导一同审查一个展览,而且看的时间长,问的仔细,谈的详细,一点也不走马观花,这在云南的展览史上是罕见的,说明省领导对这次展览的高度重视。展出期间同样重视,在北京展览期间,普朝柱书记、和志强省长、朱志辉副书记先后到展览场地看望我们,问有什么困难要解决,鼓励我们办好展览。

1986年9月初,布展人员坐火车到北京布展,其余的9月20日坐飞机到北京。北京民族文化宫是当时全国最好的展览馆,它提供给我们的又是最好的展厅——中央大厅和一楼东大厅。经过10天紧张的工作,云南民族民俗展览在北京民族文化宫布置就绪,9月22日进行预展审查,国家民委负责同志及民族问题专家在刀国栋副省长陪同下进行审查,并批准了展出。审查时,提出要换3张照片,领导布置我在北京找照片换。我马上到《民族画报》社找马乃辉。我在陇川县委宣传部工作时,马乃辉随中央民族歌舞团到陇川县进行慰问演出的报道。我热情的接待了他,陪他深入景颇山、阿昌村寨采访。几年后,当我找到他时,他很热情,听我说完,二话没讲,叫来手下,要手下到社里资料库找我要的底片。在马乃辉帮我找底片时,我又找到了该社的摄影记者杨世铎(云南丽江人纳西族)。虽然我俩初次认识,当我一提出要求,他就爽快地答应了,马上翻他在云南拍的照片,找我要的底片。在马、杨俩位热心人的帮助下,我在异乡很快找到了要换的底片,当天就完成了领导交给我的任务。

1986年9月24日上午,在国家民委主持下,刀国栋副省长召开了中外记者招待会。外国记者来了不少,刀国栋副省长一一回答了中外记者的提问,为第二天就要开展的《云南民族民俗展》大造舆论。

1986年9月25日上午九时,国家民委副主任江家福在北京民族文化宫主持《云南民族民俗展》开幕式,全国人大副委员长阿沛·阿旺晋美,全国政副主席缪云台(昆明人)剪彩。

开幕式的早上,8点不到,领导就布置我到贵宾休息室等候拍来宾的签名照。来参加开幕式的中央领导从8点就陆陆续续进了休息室,当中有前面提到的俩位剪彩的领导,还有全国政协副主席杨静仁,以及国家民委,文化部的负责人和有关领导,曾在云南工作过,当时在中央工作的领导也出席了开幕式。剪彩后,以上领导很认真地看了展览。开幕式有首都各大报、刊的记者参加,中央电视台、《人民日报》等一些媒体,以及一些外国的报刊对展览作了报道。

展览分两部份。一是综合馆,二是节庆乐舞厅。共展出照片402张,灯光照片25张,实物1500多件。实物展品与照片图版、电视录相、模型复原,现场表演等相辅相成。使观众对云南各兄弟民族的生产生活、风俗习惯有一个概略的了解,又能身临其境,体察民族的生活情趣。实物陈列采用开放式,即不把实物展品放在玻璃橱柜里。至于白族中堂的复原陈列,观众可以入堂端坐;傣族竹楼模型与原件一样大小,观众可以登室与傣家女畅谈。四位傣、德昂、哈尼、彝等民族的农家女的纺织表演,展示了少数民族纺织工艺的发展史。还从怒江、德宏、大理、版纳、红河等州,以及临沧、玉溪等地区的少数民族农民中选出40来位能歌善舞者,组成由彝、傈僳、哈尼、佤、基诺、傣等民族组成的乐舞队,在展演厅表演民俗乐舞。有彝族的《打歌》、《烟合舞》、《金鸡情》;哈尼族的《神密的铓》、《棕扇舞》、《金镲舞》、《麻赤多》、《白伞舞》;傈僳族的《牵吾牵》、《的哩嘟》、《土琵琶舞》;佤族的《木鼓舞》;傣族的《孔雀舞》;还有各族共跳的《竹木欢歌》。再观了云南民族民间歌舞的“土”和“野”。当中的一些舞蹈后来参加了全国民间音乐舞蹈比赛获了奖。展出打破了过去静止的状态,立体感强,受到各方面人士的欢迎,参观人数每天在2000人左右。不少观众留言赞美展览搞得“有声有色”,“把云南20多个民族的精神面貌反映出来了。”

中央很重视云南民族民俗展。9月28日,中共中央在京召开了十二届六中全会。大会按排出席全会的中央委员,候补委员和列席会议的同志,于当晚用2个小时的时间参观《云南民族民俗展》。中共云南省委书记、中央委员普朝柱在看展览时见我在照像,就把我叫过去,要我给他和杨汝岱(中央政治局委员、四川省委书记)、伍精华(中央委员、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照了张合影。各省市自治区的主要领导和中央主要部门的负责人大多都来看了展览。中共中央组织部长尉健行、宣传部长朱厚泽、统战部长阎明复看完展览还跟少数民族演员合影留念。

中央主要部门领导,各省市自治区主要领导,绝大多数党中央委员、候补委员参观一个省的展览,这在中国展览史上是少见的。一个省的展览能在北京最主要的展览场地展出一个多月也是少见的。展览把云南介绍到了全国和中央。

总书记胡耀邦也很关心《云南民族民俗展》。总书记跟云南的领导打过招呼,说他要来参观展览,而且传达给了我们;后来因总书记太忙(9月下旬开党中央全会,10月又遇解放军的缔造者刘伯承元帅,韩先楚将军、叶剑英元帅接连逝世,以及会见来访的英国女王),抽不开身来看展览。10月15日上午,总书记委派夫人李昭以及中央警卫团政委杨德中代表他来看望我们和看展览。总书记到云南省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调查了解少数民族经济发展状况时,曾深入到潞西县傣族农民纺织专业户金咪相家。这次展览,金咪相专门表演傣族的纺织。总书记得知金咪相也到了北京,特请夫人向金咪相问好。金咪相请总书记夫人把她织的筒帕(挎包)送给总书记;总书记夫人也代表总书记给金咪相回送了礼品。总书记夫人代表总书记看望我们后,用一个上午的时间,详详细细看了展览。

当天下午七点半,国家民委通过外交部邀请各国驻华使馆的文化参赞参观《云南民族民俗展》,绝大多数的文化参赞都来了,对展览的内容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一些非州国家的文化参赞还加入表演队一起跳舞。越南文化参赞看见我在照像,走过来跟我说话,他说他是越南驻华使馆的文化参赞,我说你的中国话说得太好了,他说他在昆明步兵学校学习过,对昆明很熟,还说这个展览办得不错。

展览期间,全国政协副主席吕正操,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常委王首道先后参观了参览。10月19日晚,原云南省委第一书记、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副主任、全国政协副主席宋任穷;全国人大副委员长赛福鼎,廖汉生;国防大学政委李德生等四位领导不约而同的来参观,其中李德生来参观了两次。这四位领导,有的还带着夫人,有的还带着女儿,孙子孙女一同看展览。

展览引起了首都学术界的重视。开幕的当天下午,敦煌艺术研究院名誉院长、著名学者常书鸿参观了展览,并为展览题词。在京的民族学、音乐、舞蹈、文博专家纷纷观看展览,还跟我们开座谈会。10月9日下午,中央民族学院的民族学、音乐舞蹈专家请我们到学院的民族艺术研究所座谈。10月14日下午,文博专家跟我们座谈。专家们说:进了《云南民族民俗展》览的展厅,如同踏上祖国西南边疆那块美丽的土地,同那里的人民同呼吸共命运。展览由平面到立体是创新;由静到动,使观众既对云南各少数民族的生产生活、风俗习惯有一个概略的了解,又能身临其境,体察各民族的生活,彼此沟通感情。综合厅展示了云南各民族间社会经济发展不平衡的实际存在,为学术研究提供了难以寻觅的珍贵资料。节庆乐舞厅的实物、照片、录相、音响、现场歌舞是民俗学、器乐学、音乐、舞蹈等学科不可多得的原始资料。

在京展览结束,回到昆明继续展览,后到日本等国展览,扩大了对云南的宣传,提高了云南的知名度。而展览留下来的资料、实物为后来建云南民族博物馆创造了条件,打下了基础。

(作者时为省民委干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