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之时 非常之策
[作者:党史研究室管理员发布时间:2014-10-01 21:40来源:]

非常之时  非常之策

 

 

    昆明市东川区矿产丰富,尤以铜矿为多,素有“天南铜都”的美誉。采铜炼铜的历史可追溯到殷商时期,到清代更是盛极一时,乾隆皇帝曾御赐“灵裕九圜”匾以示褒奖。新中国成立后,东川的铜矿开发被列为国家第一个五年计划的156个重点建设项目之一,东川成为了我国六大产铜基地之一,成为了国家计划经济的宠儿并因矿而建市建城,成千上万的知识分子、复转军人、干部、工人从祖国各地云集东川,开发东川矿业。

    上世纪90年代,随着经济体制改革的不断深入,“全国一盘棋”的工业格局被打破,东川矿务局由于各种因素而关闭破产,对东川工业经济造成了致命的打击。1999年,东川从地级市降格为昆明市的一个县级区,成为新中国历史上因 “矿竭城衰”而降格的实例。2003年,全区57家国有企业有35户资不抵债,地方财政收入仅为4589万元,城镇低保人群达29%,失业率猛增到40.2%,群众生活面临严重困难。“三农”、“四矿”等一系列社会问题随之而来。

    非常之时,需要非常之策。2004年,中共云南省委、省政府在东川建立再就业特区,从税收、劳动就业、土地审批等方面给予特殊倾斜与支持。短短五年,东川抓住了这千载难逢的机遇,终于“凤凰涅,浴火重生”,成功迈出了“止跌、回升、加快发展”三大步,综合经济实力显著增强,城市转型取得初步成功。至2008年末,生产总值达31亿元,是2003年的3.6倍,年均增长28.9%,位列全省129个县(市、区)的第35位;城镇居民年人均可支配收入由2003年的6857元增加到2008年的12248元,年均增长12.3%;农民年人均纯收入由2003年的1189元增加到2008年的2341元,年均增长14.5%;财政总收入9.25亿元,较2003年的0.86亿元,年均增长60.8%(其中地方财政收入4.22亿元,年均增长55.78%);全区城镇失业率下降到14%,比2003年下降了26.2个百分点。

       2009年,恰逢东川再就业特区成立5周年,新中国成立60周年,东川全境解放暨会巧边区解放委员会成立60周年。60年,一轮甲子,对于历史长河来说,只是弹指一挥间,可是对东川人来讲,却是几度风雨,几度春秋,风霜雪雨搏激流,沧海桑田,悲喜交加,值得回顾、值得总结的东西太多了。

    第一,无论何时何地,要始终牢记发展是第一要务,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不动摇,聚精会神搞建设,一心一意谋发展。

    新中国成立初期,东川铜矿在全国各地的支援下,开展了浩大、艰巨的“万人探矿”,很短的时间就为国家探明了一个大型铜矿基地。1958年后,矿山基本建设全面铺开,先后建成了因民、滥泥坪、落雪、汤丹等4个矿山及其选厂。东川因矿建市,经济社会等各项事业蓬勃发展。当年落雪矿选厂大井架下面“头顶青天,脚踏云海,胸怀祖国,放眼世界”的标语表现出了东川人的骄傲和自豪,就是在今天也还常常叫老矿工们激动不已。

    进入“经济转轨,社会转型”的新时期,东川长期计划经济的诸多弊端不断显现,改革的阵痛越来越烈。随着开采的成本不断增加,东川矿务局出现了生产产量越高,亏损越大的“怪”现象。最后不得不关闭破产,数万名矿山职工同时下岗。随之而来的,“一切为矿山建设服务”的地方企业也陷入了资不抵债的泥潭,平均资产负债率高达140%。当时很多人都在忙于调动,1999年至2004年期间,机关干部和教育、卫生等事业单位的专业人才申请调出东川的人员有近200人,下岗失业的技术人员外流达5000多人。

    东川再就业特区的设立,给了东川一个突出重围的千载难逢的发展契机,同时也成了全省乃至全国探索老工业基地改造转型的示范区。5年来,中共东川区委、区政府没有辜负省、市的期望,团结带领30万东川人民牢牢抓住经济建设这个中心不动摇,聚精会神搞建设,一心一意谋发展,初步实现了东川跨越式、超常规的发展。2004年以来,区委、区政府下大力气建设城乡基础设施,累计完成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21.9亿元,着力改善城乡人居环境和优良的投资环境,使东川的城乡基础设施建设有了质的飞跃。随着特区建设的不断推进,全国各地投资者纷至沓来,外流的下岗职工大部分回流,区外毕业的大中专毕业生积极到东川工作,再就业特区建设再次凝聚了全区人民干事创业的心。

    第二,思想解放的力度和深度决定着发展的速度和程度。

    东川山区面积占全部国土面积的97.3%,河谷盆地仅占2.7%,东川属于国家老工业基地。东川全区范围的基础设施和现代工业大多是在计划经济时期建立和发展起来的,计划经济体制对西部的影响和作用远远超过东部发达地区,传统的计划经济观念至今仍然束缚着人们的思想。“小富即安”、“肥水不流外人田”、“怕吃亏上当”以及计划经济体制下形成的“等、靠、要”等保守依赖思想,严重地影响着东川的改革开放和社会发展。特别是东川建市以后,在1858.79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竟然矗立着两个地(市)级机构:东川矿务局,属大型国有(中央)企业,在财政部设有专门账户;东川市,为云南省地级市,主要任务是为矿山服务。在计划经济的时代,东川市的一切活动都围绕着矿山来进行。过分倚重于上级下达的指标,“等靠要”观念根深蒂固,直到东川市被撤销,都没有大的改变。当产值占全区工业总产值70%的东川矿务局实施政策性关闭破产时,东川顿时失去了唯一的经济支撑。

       2004年,在全区开展“建设特区,我们怎么办”解放思想专题大讨论。2005年,提出“诚信和谐、负重提速、创新图强”的特区精神和“变通多一点,发展快一些”的发展理念,在全区党员和领导干部中开展“坚定信念、增强信心、转变观念”系列活动。2006年,提出“特区建设需要勇气、速度和环境”的要求。2007年,为防止部分干部群众可能因为取得的一点成绩而盲目乐观、不思进取,及时提出要“居安思危谋发展,任重道远做实事”,提醒大家正视成绩,不断坚定发展的信心。2008年,深入开展解放思想大讨论和软环境建设,大力整顿机关作风,努力提高机关效能和服务意识。面对国际金融危机的影响,提出要“居危思进、万众一心、勇往直前,实现东川经济社会超常规、跨越式、可持续发展”,号召广大干部群众和企业要树立信心,化危为机。2009年,要求全区上下进一步解放思想,切实增强“等不得”的紧迫感,“慢不得”的危机感,“低不得”的目标感,“差不得”的责任感,苦干实干,在危机中寻求转机,在逆境中实现崛起。

    五年来,区委、区政府对“环境也是生产力”有了深刻认识。2005年,东川把原来104镇撤并为71乡,使其服务特区建设的能力明显加强,并成为全省乡镇机构改革中乡镇撤并力度最大、工作步伐最快、效率最高的典型。招商引资是特区建设的重要力量,也是撬动东川经济快速发展最有利的杠杆。截至2008年末,前来东川洽谈的投资者有6000多起,实际引进项目258个,协议资金62.5亿元,到位资金内资30.76亿元,外资825.95万美元。其中,享受特区优惠政策的企业195个。初步形成了有色金属冶炼加工、磷化工、黑色金属、机械加工等四大产业群体。第二产业的迅速发展,带动了第三产业的发展,旅游业、文化产业、酒店和餐饮服务行业等行业呈现出了蓬勃发展的势头。

    在特区建设过程中,区委、区政府充分认识到:企业的发展离不开政府的扶持和帮助;政府职能作用的发挥离不开企业的发展。并切实把这一理念付诸于整个特区建设的过程中。而企业在获得大发展的同时,也不忘回报社会,积极参与到政府的各项建设事业中来。据不完全统计,特区企业回报社会的资金达1亿多元。政通人和、政企合作的良好社会氛围已在特区深入人心。

    第三,地方的发展离不开国家政策的支持。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国家开始改革开放,走的是一条从局部向全局,从农村到城市,从沿海逐步推向全国的渐进式道路,这使得各方面条件都处于最差状态的西部地区总处于改革的最末端。再加上西部本身存在的落后观念,相信国家是不会忘记落后地区的,于是很多地方都在坚定不移地“等”、心安理得地“靠”、理直气壮地“要”。以致出现了人们常说的“改革总是慢三拍,步子总是短三尺”的现状,既不沿边也不临海的东川自然也不例外。时至今天,梯度推进战略使得西部在区位条件、自然资源、交通、通讯以及社会发展程度和市场体系的完善程度等方面,本来就远远落后于东部和中部的实际更加突出。在今天的市场经济条件下,发展既没有“站在同一起跑线上”,更不具备“公平竞争”的条件,使得东西部差距越来越大。

    五年来,东川区委、区政府在省市两级党委、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带领30万人民风雨兼程,绝地反击,求新求变,终于迎来了第二次崛起的机会。随着国家西部大开发战略、现代新昆明建设、加快昆明北部五县区发展的战略决策的深入实施,尤其是20093月初国家将东川列为资源枯竭转型城市,均为东川区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外部发展机遇,将成为东川第二次腾飞的又一个引擎。

    东川发展的历程说明,非常之时,要行非常之策,才能收到非常之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