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川的“大炼钢铁铜”运动
[作者:李 辉 夏云珍发布时间:2015-01-22 14:28来源:昆明市委党史研究室]

  二十世纪50年代末和60年代初中国的3年大跃进运动中,工业遍地开花,尤以“大炼钢铁铜”为最。

  19587月,东川铜矿拉开了大规模基本建设的序幕,职工人数骤增至2.7万人,为适应矿山建设的需要,于10月成立了东川市人民委员会,直属云南省人民委员会领导。

  市人民委员会成立后,在全国“大跃进”形势影响下,急于尽快把东川市建成铜、铅、锌、电力工业基地,基本建设全面辅开。从1958年算起,平均每年递增55.7%。东川矿务局按19588月国务院批准审核的总投资6.5亿元建成年产精矿含铜2.5万吨的大型采选联合企业规模建设,经过6年地质勘探,2年基本建设,1960年已进入了以生产为主,基建为辅的新的历史时期。在短短一年多的时间内,建成了日处理量共达7000吨的2个采选厂(因民、滥泥坪)投入生产,至1960年共产铜5895.6吨。三年大跃进中东川工业建设出现了一个崭新的局面,不仅生产了铜、铅、锌等有色金属,同时有了黑色、稀有金属、化工原料、建筑材料的生产。电力工业1960年底已建成投产的发电容量就比1958年增长了7倍多。以礼河2级电站已开始发电,一级大坝开始蓄水,三、四级电站迅速建设。地方工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的建起了具有5570名职工110个厂矿基础工业,开始和发展了轻工、化工、农具、农药等18种产品的生产。工业总产值1958~1960年平均每年递增93.1%。几种主要工业产品:铜平均每年递增1.6倍以上;铅、锌、水泥、木材4种产品1960年比1958年增产了1倍多。

随着“以钢为纲”,钢铁翻番的“大跃进”运动的兴起,东川按照中共中央关于大中小相结合,土洋并举的方针和云南省委“边勘探,边基建,边生产”的指示,提出了“全党动手、全民动员,为铜而战”的口号。根据省委的指示和号召,东川开展了土法炼铜运动。在大炼钢铁铜运动中,结合东川的条件和特点,采取边建炉,边采矿,边选矿,边冶炼,边练兵,边总结的方法,依矿而分散建场(厂),就地取材,就地冶炼,遍地开花的办法进行大炼钢、铁、铜、铅、锌等。以“小洋群”的方针,采取半土半洋的办法,大建土炉群。并迅速集结炼铜队伍,除直接生产的工人外,还广泛动员组织了农民、学生、机关干部、家属等投入战斗,纵横几百公里的矿区里,迅速出现了一个空前规模的炼铜的群众运动,掀起了全民炼铜的热潮。全市工、农、商、学、兵,共6万余人(其中,会泽4万余人,东川1.75万余人)参加了战斗,形成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声势浩大的群众运动。

  东川矿务局要求年产粗铜2万吨,同时在汤丹、落雪、新塘、白锡腊、滥泥坪、石将军、人站石8个矿区(点),开展土法炼铜,并在杨林(嵩明县)修建炼钢厂。在汤丹建土炼铜炉10座,白锡腊12座,新塘9座,落雪8座,因民7座,杨林炼铜厂12座,全局共建大小土炼铜炉131座,有58座投入了生产,日处理冶炼矿石能力1780吨,其中单炉日处理能力10吨的4座,204座,3029座,4019座,602座,投产炼炉全部用机械鼓风,有冶炼人员870人, 参与群众四、五千人,最高日产粗铜170.77吨,称“高产卫星日”。1958年产粗铜640.1吨,冰铜524.75吨,实际生产铜为902吨。

以大炼钢铁铜为主的工农业“大跃进”运动中,从农村先后抽调上万名劳动力支援矿山建设。市人委系统(地方)在汤丹的桃园、月亮田、黄水管、大地坡和因民的小水井等地投入上千劳动力炼铜。1958年又从农村抽调了700余名精壮劳动力,历时一年修通了新村、会泽矿区所辖公路16公里

  地方公交也组织了大炼钢铁铜群众运动,全市共组织了汽车213辆,马车457辆,驮马1726匹的强大运输队,日夜奔驰(往来)于冶炼现场,为大炼钢铁铜准备充足粮草,保证物资、生活用品的供应,共完成各运载量:焦炭2800吨,钢材217.5吨,木炭181.1吨,木柴219.22吨,耐火砖169056块,青砖255000块,运送粮食2622700斤,副食品猪、牛、羊827头,共46400斤,蔬菜152042斤;衣服、被盖等共11300件。

  在全民总动员“为铜而战”的口号鼓舞下,工人、农民、机关干部、学生、战士、家属,不管是青壮年,还是老年、少年,男女都加入为铜而战的行动。6万群众上山动手,连续几天几夜不休息,日夜奋战,冒着酷暑高温,奋不顾身,抢修炉子,2000余名妇女也从家务劳动中解放出来,参加了炼铜的大生产。全市工业、农业、商业、学校、邮电、部队等各条战线一齐上阵,在短短的一、两个月的时间里,建立了各式各样、名目繁多的炉子,有妇女炉、青年炉、警卫炉、红砖炉等陆续建起,有495座土炼铜炉投入生产。这些土炼铜炉分布于会泽228座,东川267座,在原有26座的基础上增加了18倍。采矿场22个,掘机85台,采掘163组(班),采集矿石量15750吨,其中,入炉矿石4500吨。解决了全部炉子上的鼓风设备(部件),其中,自制鼓风机79台,电动机42台,风箱460台。

  各级领导干部深入炼铜工地,与群众同吃、同住、同劳动,亲自上前线指挥和参加炼铜,并亲自掌握操作,同时,注重加强思想政治工作和宣传教育工作,广大群众深为感动,人人情绪高涨,个个干劲十足,涌现出许多动人心魄的事迹。广大群众夜以继日义务劳动,不计较劳动时间,劳动报酬,生活福利,表现了大公无私,忘我劳动的精神,他们互相支援,出现了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新风尚。有的数日不眠,守于炉旁,坚持苦战,英勇奋战,创连续三次放高产卫星日,于1958928,放出第一颗日产铜33.57吨的卫星后,紧接着在1018,又放出了日产铜159.49吨的高产卫星,连同高产周在内共产铜225吨。

  在“大战钢铁铜”的跃进中,建了不该建的矿场和土冶炼炉,铺了不该铺的摊子,如,猴子坡建铅锌矿厂,参加了2000余人,筑起土冶炼炉4座,耗资3万余元,仅炼得铅3公斤。包子铺建铁矿,修建3高的炼铁炉100余座,调集农村社、队160多人,开展土法炼铁,因焦炭供应及炉型问题,同年12月撤矿停办,土炉全部报废。拖布卡修整一座旧冶炼土炉,历时3个月,新建炼铁炉3座,用人力鼓风,伐薪烧炭,冶炼生铁,铁矿石用人挑马驮,从34公里路程外的树桔坡、小风口等地运至冶炼炉场,焦炭均由外地运入,每小时出生铁4050公斤,共生产生铁10余吨,每吨成本(造价)二、三千元,而每吨生铁售价才三、四百元,终因亏损停炼。科委建土炼铜炉20余座仅有四、五座能使用,至年底炼铜15.41吨。又如文教系统自建土炼铜炉7个,炼出500公斤粗铜,同时会泽也建起了土炼铅炉260座,炼钢小高炉210座,投入劳力最多时达5.86万人,虚报了日产铜5吨、20吨、60吨的高产卫星。

  通过开展群众性的炼钢运动,东川在“大跃进”形势推动下,主观愿望是为国家作贡献,为多出铜而战,有敢想、敢说、敢干的革命精神,但缺乏科学的分析,认识不足,无实践经验,心中无数,脱离东川客观实际地搞了战线长、摊子大、多群体土冶炼炉,大战钢铁铜的群众跃进运动。盲目上马,遍地开花建小冶金矿厂、炼厂,为“铜”而奋斗,大规模的人海战术,终因生产设备、技术能力、生产条件、资金不足,劳动力紧缺,焦炭、木柴、木炭、煤等供应困难,耐火砖、青砖等材料缺乏而陆续停止土法炼钢铁铜的做法。造成成本高、浪费大、得不偿失的群众炼铜的跃进,最终以耗费人力、物力、资金等损失而结束,产生了与初衷不同的结果,未达到高产的速度和基本建设的速度。历史的经验教训值得借鉴,在社会主义经济建设中,应吸取“大跃进”欲速则不达的经验和教训,客观、稳步、快速地进行社会主义经济建设和精神文明建设,逐步改善和提高人民的物质、精神生活。

 

参考文献:

1、中共东川矿区委员会、东川市委员会全宗相关档案。

2、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中国共产党简史》,中共党史出版社,2003年版。

  (作者单位:东川区档案局、东川第二中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