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贫史志路滚烫敬业心
[作者:聂东丽发布时间:2015-01-22 14:54来源:昆明市委党史研究室]

岁月如梭,来昆明市委党史研究室已经一年;往事如烟,回顾跻身党史工作行列的心路历程,心中泛起阵阵涟漪。

因爱结缘

大学毕业,我分配到了一家国有企业驻昆办事处,也许是年少轻狂或是初出茅庐经验匮乏,快一年后我居然主动辞职,去备考来年的研究生;中途,又参加招考去了非主流媒体的报社体验了一把“无冕之王”的艰辛。在选择报考的专业上,我还算回归理性、认知自我、权衡利弊,没让拥有的法学学士学位继续发扬光大,放弃了热门的政治学,义无反顾地选择了自己喜爱、报考人数相对较少的中国近现代史专业。然而,通过系统地学习,我才深深地感受到不太热门的中国近现代史是一段波澜壮阔跌宕起伏的历史,一段充满着血与泪充满着不屈与奋斗的历史,一段中华民族从沉沦衰败走向伟大复兴的历史。毕业之后,我考取了地州的公务员,先后在安排锻炼的乡政府担任过主持工作的党政办副主任,区政府党支部纪检委员,第五批新农村指导员,挂职村党支部副书记并帮助该村争创为省级廉政文化示范点、市级创新社会管理以及区级党建示范村。

2011年,昆明面向全国范围公开选调178名公务员,通过仔细查询,当看到中共昆明市委党史研究室选调2名文史类硕士研究生公务员时,心里居然一热,感觉这个岗位就像为我量身定做的一样。虽然报考条件是符合了,但因为过去的工作领域从未涉及党史工作,心里不免还是打鼓。忐忑不安地打了个电话过去询问,还可以网上把报名材料传过去,心里更多的是感激,因为如果现场报名的话,单程500公里,来回就是1000公里的漫长路程,以及时间、花费就够我受的了。半年后,当我拿到了组织部的正式调令,成为党史工作的一名新成员时,心中充满了对在整个过程中付出辛勤汗水的领导和同事无限地感激,以及将在今后的工作中更加勤奋和进取的志向。

新的开始

当我带着调令回原单位办理相关手续,我才知道原来平时严肃认真、急躁时脾气还发得挺大的基层领导原来也有和蔼可亲的一面,原来没有工作上太多接触的同事办起事情来是那么的热情认真。分别拜别了原来在过的每个单位的领导,才知道原来他们一直都在关心自己并寄予厚望。面对区委组织部新任领导调动到其部门的意愿,虽然晚来了一步,但我还是非常感谢他对自己工作的认可。虽然去昆明市委党史研究室工作上是个新手,但将是一个全新的开始,从地州进省城、从区级机关到市级部门,将是一个更加广阔的前景和平台。

冷热交响

工作一段时间后,我也感受到了所谓热部门到冷部门的差别化。最大的差别就是自由度加大了,自己支配的时间增多了。换句通俗的话来说,叫相对清闲了。清闲了又有啥不好呢?我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去学习,去钻研,去净化。在热部门,成天忙于会议,忙于应酬,忙来忙去,反而把会议的真实目的给忽略了,把应酬的真正用途给曲解了,把庐山的真面目给模糊了,把修身的道行给忘却了。在冷部门,办文办会少了,但从文山会海中解放出来有何不好,可以扎实地学习本部门的业务,还可以阅读自己喜欢的书籍,甚至瞅瞅热门的电视剧;接待应酬少了,但大脑清醒的时候多了,可以更加高效地去完成好多事情,还可以静下心来思考人生;外出下乡少了,但结余了不少奔在路上的时间,可以因为不赶时间,上下班从家里到单位快走或散步40分钟到1个小时的锻炼,身体锻炼好了,可以再干革命50年又有何难。

追求向上

哪里有清闲,哪里就有躁动;哪里有沉寂,哪里就有希望。冷部门不能自甘于冷,而应该冷中求热。明修《永乐大典》、清编《四库全书》,学历史的现在能够参与新时期党史的重大课题,恐怕穿越回去也没有这样难得的机会。我一定信心十足、决心百倍,矢志党史出成果、无怨无悔写春秋,特别是在当前生活节奏不断加快、社会上浮躁情绪流行、甚至于科学也在造假的形势下,更应该牢记自己的神圣使命,兢兢业业、默默耕耘,不计名利、甘于寂寞,以成功不必在我、奋斗当以身先的精神,以天下为己任的崇高境界,抓住历史的机遇,迎合现实的需求,利用原有的资源和特有的优势,主动工作、大胆工作、积极工作,争做党史战线上的“新愚公”,耕耘不止的“老黄牛”,熟悉党史的“活字典”,争创党史工作中一串串的丰硕成果。以撰写《中共昆明地方史》(第二卷)为骨干工程,完成好市体育中心改制、党史系统四群教育、党史工作队伍建设等资政课题,让每一项成果,都成为一座历史的丰碑;每一座丰碑,都成为一次历史的洗礼;每一次洗礼,都成为一种心灵的震撼。

(作者单位:昆明市委党史研究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