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保中将军在故乡云南
[作者:党史研究室管理员发布时间:2015-02-25 15:28来源:昆明市委党史研究室]

周保中将军在故乡云南

沙   平

 

    什么样的人才称得上是真正的“人民公仆”?怎样的表现才算得上是真正的“为人民服务”?周保中将军用他在故乡这片红土地上的所有言行,为我们做出了最为形象、生动的诠释……
                               心系百姓,严于律己
     周保中将军(原名奚李元,周保中是去苏联留学时起的化名,后沿用终生。)在北京参加完全国政协会议和开国大典后,他于1950年2月受党中央派遣调回云南工作。
    1950年底,云南省第一届人民代表大会召开,周保中过去的朋友和同乡李云宽作为大理县选出的代表也来省城昆明赴会,便到周保中的办公室去拜访他(李云宽早年就加入了共产党,但1928年后脱党当了教师,脱党前他和周保中有密切交往)。周保中热情接待了他,并对他说:“你来当代表了,很好。前几天我从名单上见到有你,选你当代表,说明解放一年来你在进步喽”。李云宽愧疚地说:“过去脱离了党组织,实在惭愧。”周保中对他说:“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只是现在得从头学起,好好工作。”
    李云宽有满腹的话要对周保中说,但办公室里不是电话不断,就是不断有人来请示工作,两人都顾不上好好谈谈。下班了,周保中便请他到家里吃饭,路上李云宽才有机会把心里话讲出来。原来他准备在省人代会上提交提案,要求省政府拨款把大理建成一个轻工业城市。“你是副省长,大理又是你的故乡,你可以趁机为家乡做些好事,我也好向家乡的群众有个交待。”
    周保中笑了,对他解释说:自己当副省长是为全省办事,不单是为家乡一个县办事,再说办事也要分个轻重缓急,现在我们还在恢复时期,百废待兴而政府财政很困难,只能拣最重要的事来办。“你这个提案没错,但有个时间问题。”一席话说得李云宽既感羞愧,又心服口服。
     在周保中家吃完饭,李云宽告辞时说:“你兄弟生活很困难,拿点钱让我带回去给他们吧。”周保中如实告之:现在国家经济很困难,各级干部都是实行供给制,我也一样,实在是抽不出钱来。“我有几件半新的衣服,烦你带回去给他们,凑合着穿吧!”
    送走李云宽不久,他的三弟、四弟,还有几个侄儿侄女都来昆明看望他。周保中很高兴,和妻子王一知热情接待了他们。他们除了来看望亲人外,有的提出要请周保中帮忙找个工作,也有的想把家搬来昆明住,在他们眼里,周保中当的是大官呀!这点区区小事还不是“小菜一碟”?
    周保中只好耐心对他们解释:今天共产党的官不能像国民党的官那样搞一人当官全家享福,而是要为人民服务,而不能为一家人服务呀!“家里生产忙,你们在这里住几天,没来过昆明的可以去看看,看完了就快点回去。”就这样,过了几天就掏路费把家里的人都打发回大理去搞农业生产去了。
    后来,四弟奚名清因眼晴不好,生活又困难,就写了封信给周保中说明情况。周保中和王一知想尽办法,省下几个月的津贴凑足了一百万元(那时的100万元等于今天的100元)给他寄去。但他却用这钱买了一匹马骑着,到处说这马是二哥周保中寄钱给他买的。周保中知道了后很生气,便写信斥责四弟,要他把马卖掉,用这钱买些衣物送给村里的困难户。
    中国人向来以“衣锦还乡,荣归故里”为人生最高理想的境界,并认为“富贵不还乡,如锦衣夜行”,故凡是当了大官的人都要回故乡去显耀一番。但这些传统观念不但与周保中的思想性格格格不入,而且他回云南后也一直忙于工作,根本抽不出一点时间回离别近30年的故乡去看看。
    1951年12月,丽江、鹤庆、剑川三县发生强烈地震,并波及到了大理,当地人民生命财产损失较大。省委指定周保中负责救灾工作,他便连夜召开会议,成立“震灾救济委员会,”迅速制定救灾计划。并且,他召开动员大会,亲自给省市机关干部作报告说明灾情,动员大家自愿向灾区捐钱赠衣。他望着冬日寒风凛烈的阴暗天空,含着热泪说:“这么冷的天,灾区人民多苦呀!”坐在前排的人都看见了,都很感动,一个知识分子轻声说:“共产党的省政府副主席,真的把人民的疾苦揣在心里了!”动员会一结束,周保中便立刻带领工作组奔赴灾区慰问和救济灾民去了。
    当他乘坐的小汽车经过家乡大理湾桥村旁时,他多么想拐进去顺便看看离别已30年的家呵!但他公私分明,眼下灾区人民还在受苦受难,救灾如救火呵!便路过家门而不入,直奔灾区现场了!到了灾区丽江他片刻不息,立即连夜听取汇报,听完汇报,他的心脏病发作,医生劝他好好休息,丽江地委书记也劝他取消次日去看望灾民的计划,由其代表替他去就行了!但周保中却说:“我到了这里,不去和灾民在一起,还像个共产党员吗?你们应该去,但不能代表我。”
    周保中在丽江还参加了丽江各族各界人民代表大会。会前,他曾要求同去的干部给他准备一些白色的绸子,干部们都不知道要干啥用?周保中告诉他们:“会上要给藏族代表献哈达用。”干部们更不解了:“咱们还来这一套吗?”周保中生气地瞪了他们一眼说:“尊重各民族的风俗习惯,这是党的民族政策,我们连这一点都做不到,那行吗?”
    做完救灾工作返回昆明的途中,周保中顺便在家乡湾桥村停留了一会儿。他在桥上碰到几个村里的小孩,小孩问:“你要去哪家?我们领你去。”周保中用白族话答谢了孩子。孩子们都感到惊异,相互叽叽喳喳滴咕:这个外乡人还会说白族话呢!周保中不由无限感慨,油然想起了一首古诗:“少小离家老大还  乡音无改鬓毛衰  儿童相见不相识  笑问客从何处来。”村里的干部、群众闻讯后,都涌来围着周保中细诉衷肠,好生亲切。周保中想起他家房屋失火,三弟奚茂名来信告诉他此事,信里还说村干部准备再给他家重新盖房子。周保中立即回信叫三弟转交村干部说:他家己经没人住这房子了,不必再盖。这时,周保中便趁机询问村干部:信收到了没有?村干部回答:“信是收到了,不过大家讨论,还是要把房子按原样建起来,做个纪念嘛。”周保中严肃地表示:什么纪念不纪念的,那些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牺牲了的烈士们才该纪念呢!这房子决不能盖。救济款是用来救济困难户的,怎么能拿来给我家盖房子呢?你们一定要按这意见办,今后我还要检查的。村干部见周保中态度很坚决,也就答应了,后来也照办了。
    这时候,他的家人闻讯后也赶来了。周保中便问他四弟奚名清:“你的那匹马真的卖了吗?”四弟说:已经完全按你信上吩咐的做了。站在旁边的村干部也为之证实:奚名清确实已把马卖了,买了一些旧衣服、旧鞋子,全都送给村里的一些穷苦人家了!周保中听后才满意地笑了。
    周保中就这么在故乡停留了一会儿,就匆匆告别故乡返回昆明,又忙他的工作去了。
                              关心林业,身体力行
    周保中在北京期间,除受到毛泽东的接见外,还分别受到朱德总司令和刘少奇副主席、周恩来总理的接见。特别是朱总司令,因过去都曾是云南讲武堂学员,他们说起来还是同校同学关系呢!这使周保中感到很亲切!所以,前往云南前夕,他特意前去朱老总家告别。朱老总戴着老花镜指着摊在桌上的地图对他说:“保中同志,你到云南去,要认真保护好云南的森林。我们国家森林资源不丰富,就只有东北的大小兴安岭,还有云南以及四川、云南两省交界的地方有一些森林。全国就要开始大规模的建设了,是需要大量木材的。”周保中频频点头,牢牢记住了朱老总对他的希望和嘱咐。
    1950年3月,他到保山专区去检查工作。太阳快落山的时候,小汽车还在边疆的公路上疾驰。突然,前面的山上浓烟滚滚,有火光闪亮,他还以为是森林失火了呢!但随行人员告诉他:这不是什么森林失火而是“火烧山”,即开荒种地时就烧掉大片森林,它们的灰烬就可以用来做肥料了!周保中过去也曾听说过边疆落后地区存在着刀耕火种的落后生产方法,如今却是亲眼看到了。车子越走越近,万条火舌正向天空窜去,森林燃烧的火光照红了夜幕,也照亮了公路,浓烟扑进了车窗呛得人们直咳嗽。司机加大油门闯过了烟与火的障碍后,周保中便示意司机停车。他走下车来,双手叉腰,默默地注视着眼前这片燃烧着的森林。这时,东面的山上也闪起了“火烧山”的火光。他久久地默然站立着、凝视着,便油然忆起了他临来云南时朱老总对他的嘱咐,他觉得那山火似乎在烧着他的心,使他感到阵阵的心痛……
    回到昆明后,周保中便和省林业厅的同志在一起,经过反复研讨后,决定由云南军管会和省人民政府联合发布“农字第一号布告”,提出保护和发展云南林业的有关规定和措施,从此严格禁止烧山,要大力保护森林。同时,周保中也深深感到,虽然发布了命令,也颁布了办法、措施,但这还远远不够,领导者必须带头身体力行,作出榜样,形成风气。于是,在他的倡导下,每到造林季节,他就背上一个军用水壶,头戴草帽,带领省、市机关和学校的人员,在昆明周围的荒山秃岭上,进行一个星期的植树造林活动。
                          知识分子的贴心人
    周保中在回云南前夕,刘少奇曾找他谈话,反复对他叮嘱:到云南去后一定要团结好知识分子,一定要做好知识分子的工作;知识分子是我们建设祖国需要倚重的人才,他们是我们团结的对象而非打击的对象。他来到云南后,一直把少奇同态的吩咐牢记在心中并身体力行。
    周保中既是副省长,又兼任省民委主任、省委统战部长,还兼任云南大学校长、云南民族学院院长。1952年,全国开展了“三反”、“五反”运动。3月初,周保中在省政府党组扩大会议上宣布要开展“三反”、“五反”运动时,心脏病又突然发作,便一头栽倒在会议桌上。与会的人急忙去请医生,待医生赶到他已苏醒。大家都劝他休息或住院治疗,他说:“要是在战争年代,遇到这种事情,能停止战斗吗?不要再说了,继续开会。”就这样,好像刚才的事从没发生过一样,他又继续作报告了。
    1951年,有人给周保中写信反映情况,把云南大学校务委员会的问题说得很严重。这一情况校务委员们(大都是教授)也都有耳闻,但不知周保中对此持何态度?所以思想压力很大。周保中考虑:若通知他们到学校去开会,事情传开,对这些同志的压力就更大了,不如把他们当作贵客请到家里来,像一家人谈家务事那样地谈谈,就会显得很亲切,也解除了他们的顾虑,并把这一设想和夫人王一知讲了,要她做好接待贵客的准备工作。但这些校务委员接到邀请函后都忐忑不安,但当他们看到周保中亲自出门来把他们迎进客厅,又亲手给他们一一敬茶后,心才稍安,但又全都很拘谨。为了打破沉闷的气氛,周保中亲切地对大家说:“我这个校长没有尽到责任,今天请大家来,是想请大家谈谈,怎样才能搞好团结?搞好教学?”这样几句话就使大家提心吊胆的情绪都烟消云散了。接着,他特意对秦瓒、张永立等教授一一亲切打了招呼,气氛开始活跃;又讲起他来云南时,刘少奇如何对他详细指示,要他团结好知识分子。又说:“你们看,我们没有在大学派军代表,只派了个联络员,可你们一定要叫他军代表。”这句话就把十多个校务委员都说笑了,大家都对周保中产生了亲切感,气氛更活跃了。于是每个人都敞开心扉,畅所欲言。会开到中午,大家谈得兴起,周保中说:“请大家都留下吃饭,吃完饭再谈。”周保中给每人都盛了饭并双手一一端到他们面前。结果,这个座谈会一直开到夜里十点半,凡参加了这个座谈会的人,心里都感到非常温暖,留下了终生难忘的印象。
    当时,在省民委担任秘书长的马曜先生(云南省著名学者,后来曾任云南民族学院院长),因工作需要,受周保中的委托,常出面设宴招待民族地区的土司、头人、山官、宗教界人士。“三反”中,许多人就把他当作“重点对象”,纷纷要他到大会上去“交待问题”。周保中知道了这种情况后,便陪马曜先生一起去开会,并平静地和马曜坐在一起,他的这一举动令大会主持者非常意外,问他:“有什么指示?”他只淡淡回答:“我来听听。”对马曜的各种莫须有的揭发和猜疑,他始终耐心地听到底,始终一言不发。他越听也就越清楚:所揭发的许多事都是他要马曜去办的,手续都很清楚,根本不存在什么“贪污”问题。事后,他才深有感触地表态说:“搞‘三反’、‘五反’是必要的,但一定要坚持实事求是的原则。”由于他的关怀和保护,使马曜的事很快得到了澄清,有效地保护了马曜先生,避免了历次政治运动中不断出现的冤案或当事人不断自杀的不幸事件的发生。
    1952年9月的一个星期天,周保中因公事去保山,路过当时座落在滇缅公路旁的下关中学(当时大理市就这么一所初级中学,校舍破破烂烂,笔者当时正在这所学校上学),便让司机停车。他进学校后因为星期天老师都不在学校,便到学生宿舍去看望学生,对学生问寒问暖,问学校伙食办得怎样?个人的学习成绩怎样?老师教得怎样?……半个多小时后才登车直奔保山。一个副省长,居然在公差途中还利用近便的机会来了解基层学校的情况,此事第二天在全校传开便成为美谈。那天见过周保中的学生便绘声绘色大谈周保中如何亲切没有一点大官的架子、如何像个慈善的长者;宿舍里那天外出没见过周保中的学生则都为错失良机而后悔不迭;其余学生都听得津津有味,听了这个当时在场的学生讲后又去听另一个在场的学生讲,真是百听不厌……
    1952月11月,周保中上调到重庆西南军政委员会任政法委主任兼民政部长。他在故乡云南虽然工作还不满三年,但这位白族将军却给云南人民留下了亲切难忘的、标准的“人民公仆”的光辉形象。
                                                                                                                                    (作者系云南省南涧县第一中学教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