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家、革命家的“革命熔炉”
[作者:党史研究室管理员发布时间:2015-03-02 15:31来源:昆明市委党史研究室]

军事家、革命家的“革命熔炉”

  

 

    昆明是一座具有光荣革命传统的城市;昆明各族人民在人民解放和民族复兴中进行了长期艰苦卓绝的革命斗争,在全市各地留下了大量弥足珍贵的革命历史文物、遗址。其中在近代云南的历史上,有一所以“武”著称名校——云南陆军讲武堂。她培养了一大批杰出的军事家、革命家。
    一、云南陆军讲武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的历史沿革
    云南陆军讲武堂是中国近代史上一所著名的军事院校,原系清朝为编练新式陆军,加强边防而设的一所军事学校。建立时与天津讲武堂和奉天讲武堂并称三大讲武堂,后与黄埔军校、保定陆军军官学校齐名。
    云南陆军讲武堂始建于1907年,1909年正式开学,至1928年为止。共招收学生4000多人。李根源任监督(教育长),讲武堂的教职员工基本上由留日学生中的同盟会员担任,学校各兵科科长、执事官、各班班长基本上是同盟会会员。同盟会在讲武堂建立了秘密组织,在师生中传播革命思想,开展革命活动,扩大同盟会组织。在辛亥革命云南起义中,云南陆军讲武堂是培养革命力量的重要据点,是团结云南革命力量的核心。1911年10月10日,辛亥革命胜利的消息传到云南,革命党人蔡锷、李根源等几次举行秘密会议,决定10月30日晚在昆明发动起义,并推举蔡锷为起义军总司令,李根源为副司令。当晚,以讲武堂学生为骨干的起义军向总督署等要地发动攻击,经过10多个小时的激烈战斗,起义军占领昆明,即通电全省、全国成立中华军都督府。辛亥革命云南起义的成功。推翻了清朝在云南的统治,有效支援了武昌起义,推动了辛亥革命在全国范围的胜利。
    在护国运动中,由云南陆军讲武堂的进步师生组织和当时云南将军唐继饶及从北京秘密来昆明的蔡锷等人于1915年12月25日通电全国,宣布云南独立,武装讨袁,编组护国军,出师川、桂、湘。讲武堂为适应扩军需要增设了班次,为前线作战培养了大批中下级军官,在全国人民的声援下,云南首义的护国战争取得了最后的胜利。
    抗日战争爆发后,1938年,讲武堂按黄埔军校系列,改名为“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第五分校”。由蒋介石兼校长,具体实行主任负责制,昆明分校由龙云兼主任。依照黄埔军校系列定为黄埔第十一、十四、十六、十七、十八、十九、二十期,培训各类学员近8000人。抗日战争结束后,1945年9月,第五分校奉令停办。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改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昆明步兵学校。
    二、云南陆军讲武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情况
    云南陆军讲武堂是目前国内保留最完整、历史最悠久的著名军事院校。拥有中国共产党和中国社会历史发展的“红色资源”,既具有历史性、社会性,又体现了强烈的地方特色,兼具文物保护、文物收藏、历史展示、历史研究、爱国主义教育等多重功效。把云南陆军讲武堂建成昆明市党员干部教育培训现场教学基地,使之真正成为对党员干部广泛开展理想信念教育、党性教育、爱国主义和革命传统教育的“实践课堂”,对于全市广大党员干部了解历史、增长知识、开阔视野、增强党性,教育引导党员干部牢固树立正确的世界观、权力观、事业观,坚定政治立场,明辨大是大非,对于进一步提高干部教育培训工作的质量水平,都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
    云南陆军讲武堂培养一大批杰出的军事家、革命家。曾经是云南陆军讲武堂的学员,后来成为共和国元帅的朱德,称云南陆军讲武堂是“革命熔炉”。
    云南陆军讲武堂遗址,位于昆明城中心、著名风景区翠湖西岸承华圃这块土地上,1988公布为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1. 云南陆军讲武堂——军事家、革命家的“革命熔炉”
    云南陆军讲武堂师生,在辛亥革命、护国战争,北伐战争,抗日战争以及推翻蒋家王朝的解放战争中,发挥了作用。
从云南讲武堂走出了两位元帅,二十几位上将;有三个国家军队的总司令和一个国家的国防部长出自这里。培养了数百名将军,中将以上的高级将领有数十人,他们都是在中国近代革命史中熔炼和锻造出来的。其中有教官和官佐:
    李根源(上将,陕西省省长,粤滇军总司令)
    顾品珍(上将,滇军总司令,云南督军,云南省省长)
   唐继尧(上将,云南督军兼省长,靖国军总司令,建国联军总司令)
   李烈钧(上将,江西都督,护法军政府总参谋长)
   张开儒(上将,滇军总司令,广州大元帅府参谋总长)
   罗佩金(上将,护理四川督军,靖国军第一军总司令)
   王柏龄(上将黄埔军校教育长,校军参谋长)刘存厚(上将,四川督军,四川陆军检阅使)
   赵又新(上将,川滇黔靖国军第二军总司令)
   杨杰(上将,陆军大学校长,代理参谋总长)毕业生:
   朱德(元帅,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司令,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
   叶剑英(元帅,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部长,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
   崔庸健(次帅,朝鲜人民军总司令,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常委会委员长)
   朱培德(一级上将,参谋总长,代训练总监)
   金汉鼎(上将,代理滇军总司令,国民革命军第九军军长)
   范石生(上将,滇军第二军军长,国民革命军第十六军军长)
   胡瑛(上将,云南戒严司令部司令)
   盛世才(上将,新疆临时边防督办,第八战区副司令长官)
   赖心辉(上将,四川边防军总指挥,四川省省长,第二十二军军长)
   龙云(二级上将,陆军副总司令,军事参议院院长;国防委员会副主席)
   卢汉(上将,第一方面军总司令,云南省主席)
   另外,它的学员中,李范奭担任了韩国首任总理兼国防部长;武海秋担任过越南临时政府主席。所以,朱德称之为“中国革命的熔炉”。
    2. 云南陆军讲武堂的革命英雄们
    在云南陆军讲武堂任教育长的李根源是较早加入同盟会的会员,他以隐密的革命党人身份主办讲武堂后,大量聘用具有士官毕业生资格的同盟会员及具有革命思想的人士到校任教。全校教官41人,同盟会员有17人,反清革命派有11人,倾向革命的教师有8人。 
    1910年4月李根源任总办后,委任湖南籍土官生沈汪度任监督,加上原任提调的张开儒,他们3人都是同盟会员。可以说讲武堂实际的行政领导权已经掌握在革命党人手中了。讲武堂的革命党教官在课堂中,在野外演练的阵地上都应用各种方式:用举例、暗示、隐喻等方法,宣传反清思想,“以革命大义激励学生”。例如:方声涛教官对资产阶级民主的理论很有研究,秘密宣讲孙中山的主张,对学生有很深影响。唐继尧讲岳飞精忠报国的故事。李根源让学生看滇越铁路通车,以法国殖民者耀武扬威的现实素材,激发学生反帝爱国情绪。与口头宣传、现实教育相配合,革命的书刊也在师生中广泛而秘密的流行。《民报》、《云南》、《警世钟》、《猛回头》等都是进步学生争相传阅的刊物。
    3. 云南陆军讲武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传承革命精神
   1983年云南陆军讲武堂被列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88年被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云南陆军讲武堂是目前国内保留最完整、历史最悠久的著名军事院校。既具有历史性、社会性,又体现了强烈的地方特色,兼具文物保护、文物收藏、历史展示、历史研究、爱国主义教育等多重功效。云南陆军讲武堂年均接待机关团体、部队、大中小学校和社会各界人士以及日本、韩国等国家的观众国内外观众60余万人次。为革命历史教育和传承革命精神发挥着重要作用。
    三、云南陆军讲武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启示
    云南陆军讲武堂深刻影响了中国近代百年历史,影响了黄埔军校,甚至影响了世界。从辛亥革命到护国讨袁,从北伐出师到抗日战争,从这里走出了两万多名学员,其中华侨学生500多人,朝鲜籍学生30多人,越南籍学生60多人,缅甸籍学生20多人。
    云南陆军讲武堂是中国近代史上唯一一所从校长、教官到学生都参与打倒封建统治的军校。讲武堂的领导权就完全被同盟会所掌握,讲武堂成了同盟会在彩云之南播撒革命种子的天地。
    云南陆军讲武堂成为“云南革命的主要据点”,成为“团结西南革命力量的核心”,成为一座革命思想烈焰熊熊燃烧的大熔炉。所以蔡锷选择云南作为护国讨袁的首义地。
    云南陆军讲武堂成为军事家、革命家的摇篮,中国的三军总司令朱德元帅;越南三军总司令武元甲大将;朝鲜的次帅三军总司令崔庸健大将;原缅甸最高军事委员会主席吴奈温将军都毕业于这所军校。
(作者系昆明市委党校基础理论教研部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