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的语言魅力与幽默
[作者:党史研究室管理员发布时间:2015-03-19 20:52来源:昆明市委党史研究室]
邓小平的语言魅力与幽默
陈丽娟
 
    纵览邓小平的一生,他提出的“一国两制”的构想;发展才是硬道理;分“三步走”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改革也是解放生产力;“三个有利于”是判断改革得失成败的标准;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等等,等等,无不泛溢着这个政治家、革命家的博大非凡。但他的非凡不仅体现在政治理论方面,还体现在语言魅力和幽默上。从他精练、鲜明、新颖、别致的语言和幽默中,传达着耐人寻味的深邃思想。著名作家刘白羽在《再道貌岸然一声小平您好》中写道:“在一个大规模的会议上,我发现小平同志与旁人的不同之处,在整个过程中,他只讲了两次话,而且话讲得精炼、简短,会也就开的短,但他的每句话就像一颗子弹,那样有力,直中目标。”在邓小平诞辰110周年之际,让我们重温他那式刀、式枪、式炮弹的话语,来缅怀邓小平的丰功伟绩,学习他的伟人风范。
    一、邓小平的外交幽默
    邓小平,作为政治家,他既是一个威严的人,又是一个幽默的人。在重大原则问题上,他从来没有、也决不会作出半点让步。1979年1月2日下午,邓小平作为第一位正式访美的党和国家领导人,抵达华盛顿受到美国第39任总统卡特及美国人民的隆重欢迎和礼遇。当天的第一项活动,是应邀去兹比格涅夫·布热津斯基博士寓所参加家宴。兹比格涅夫·布热津斯基时任美国国家安全顾问。
    1978年5月,兹比格涅夫·布热津斯基访华时,邓小平曾在北京的北海仿膳厅宴请过布氏,并在会晤中对布氏留下较深印象。邓小平抵达华盛顿后即去参加布氏家宴,这是早在北海仿膳厅就有约在先的。在兹比格涅夫·布热津斯基家里的闲聊中,兹比格涅夫·布热津斯基问邓小平:“因为中美关系实现正常化,我们的总统在国会中遇到了亲蒋集团的阻碍。您在中国国内也遇到这样的麻烦吗?” 邓小平应声回答:“有!”这一声“有”,当即引来在座双方高级官员的关注。人们似乎都在等待他把“有”的第一手内幕新闻说出来。邓小平稍作停顿,幽默地说了一句:“台湾有人反对我这样做。”此言一出,惹致满座笑声。既然兹比格涅夫·布热津斯基提问“您在中国国内也遇到这样的麻烦吗?”邓小平就很巧妙地有针对性地在“国内”两字上做文章。台湾不是在我们国内吗?对此,在座的美国高级官员无一异议。岂不都在承认台湾属于中国这个铁的事实吗?
    在华盛顿,邓小平与卡特总统共进行了三次会谈,连同一起出席白宫的欢迎仪式和美国国宴,彼此会晤的时间不算特别长。即便这样,邓小平的言行举止都给卡特留下了难忘的印象。在卡特看来,邓小平是一位令人愉快的谈判对手,觉得在这位身材矮小却十分健朗的中国领导人身上,体现出了和谐完善地机智、豪爽、魄力、风度、自信和友善。第一次的会谈是在白宫的椭圆形办公室举行的。会谈前,照例是寒暄几句。卡特微笑着说:“1949年4月,我作为一名年轻的潜艇军官曾经在青岛呆过。”邓小平闪动一下明亮的眼眸,泰然回应说:“我们的部队当时已经包围了那个城市。兹比格涅夫·布热津斯基听后感觉很有趣,便插话说:“那你们早就见过面啰。”邓小平笑道:“是的。”就在这次1小时20分钟的会谈结束后,邓小平在美国国务院的休息室里撞上了一大群记者。记者们蜂拥而上,纷纷询问他同卡特谈论了些什么问题。邓小平惬意地吸几口烟,以他那独特的东方式的诙谐语气笑着回答说:“我们无所不谈,上至天文,下至地理。”记者们的提问虽然被这句话挡得严严实实,但他们却领略了邓小平的幽默和智慧。
    在卡特总统为邓小平所设的国宴上,邓小平也同样是谈笑风生,应对自如。当美国女演员雪莉·麦克莱恩对邓小平曲折离奇的人生经历表示感兴趣而问个不停时,邓小平诙谐地对她说:“如果对政治上东山再起的人设置奥林匹克奖的话,我很有资格获得该奖的金牌。”逗得在场的人哈哈大笑。另一位美国人费正清,同邓小平谈得也很热烈。邓小平问他“贵庚”,费正清回答:“72岁”。邓小平说:“我长你两岁。”费正清感慨道:“你头发乌黑,我已经谢顶了。”邓小平风趣地说:“这说明你肯动脑子,聪明绝顶嘛!”邓小平这一句话,逗得费正清开怀大笑。
   访美期间,一位美国记者曾经向邓小平提问:“中美两国间继续这种愉快的蜜月时期会有什么主要危险呢?”邓小平反应快捷,表现得非常自信。他诙谐作答:“我看不到危险。蜜月将继续存在。”对于邓小平这种开朗坦率的性格,卡特非常喜欢。他赞扬邓小平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而且说了就算数,不用担心彼此间产生误会。邓小平的这种战略家的风度和政治魅力,坦诚幽默的风格,确实给美国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二、邓小平的生活幽默
    邓小平沉稳内向,平时言谈不多,但却富于幽默感。无论是在枪林弹雨的战争年代,还是在和平建设时期,一辈子生活朴素的邓小平始终对家乡四川的圆口布鞋情有独钟。他的妹夫张仲仁多年来一直坚持为他买买鞋送京。后来布鞋市场断挡,张仲仁好不容易找当地一位做布鞋的老师傅余腾清,并请老人连夜赶制了五双精美的布鞋。邓小平收到这五双鞋后非常高兴,经试穿感觉稍微紧了一点,他老人家幽默风趣地开玩笑说:这是家乡人给我穿的‘小鞋’呦!老人家的一句玩笑话使余腾清几天食寝难安。余腾清又按40码规格做了3双送去,邓小平非常满意。有了家乡柔软的圆口布鞋朝夕相伴,邓小平的足迹遍布祖国的大江南北,长城内外。
    晚年邓小平常常这样对友人说:游泳和打桥牌是我的两大业余爱好,“我能游泳,特别喜欢大海中游泳,证明我身体还行;打桥牌,证明我的脑筋还清楚。”
    早在1981年,世界桥牌记者协会就给邓小平颁发了桥牌荣誉奖,称他为世界上对桥牌贡献最大的人。“桥牌女皇”、美籍华人杨小燕说,邓小平的牌技不仅仅是业余水平,可够得上专业水平了。战争年代,邓小平统帅精兵决胜疆场的雄姿,只有在枪林弹雨中共同战斗过的老将军们有幸亲睹;不过,邓小平在桥牌桌前展示的运筹帷幄的风采,使许多在和平年代长大的年青一代不难想象他当年的凛凛威风。谁说将军无闲情?邓小平曾操着富有音乐感的四川话说:“打牌要和高手打嘛,输了也有味道。”游泳和打桥牌能使邓小平在体力和智力上得到交替松弛与反复磨练,也寄事着一个伟人的闲情雅趣。
    三、邓小平的语言魅力
    邓小平从不喜欢滔滔不绝的高谈阔论。话不在多,管用就行。他的语言简洁精辟,善于抓住问题核心,一语中的,绝少用形容词。简洁明确的语言,传达着耐人寻味的深邃思想。
    他的女儿毛毛着手写《我的父亲邓小平》时曾问父亲:“长征的时候你都干了些什么工作?”邓小平回答三个字——“跟着走”。当孩子们问起他在太行山时期都做了些什么事时,邓小平只回答了两个字——“吃苦”。在评价刘邓大军的辉煌战史的时候,他也只用了两个字——“合格”。1973年2月,邓小平从江西下放地回到北京,毛泽东第一次召见他时,开口问:“你在江西这么多年做什么?”邓小平只用两个字回答——“等待”。加拿大总理特鲁多问他三起三落,终能重返政坛的秘诀是什么?他的回答还是两个字——“忍耐”。1992年在南方,邓小平依然用短促而掷地有声的话语来评价自己的作用——“我的作用就是不动摇。”邓小平还给汉字的海洋里增添了许多鲜活的词汇。“两手抓”、“三步走”、“硬道理”、“翻两番”、“一国两制”、“三个面向”……。邓小平的自我介绍也十分简洁幽默,他曾几次对外国客人说:“我是一个军人,我真正的专业是打仗。”
    20世纪70年代以后,美军吸取了教训,注重加强轻型步兵师的建设,把徒步步兵的人数扩大到了40%以上,而与此同时,用于单兵携带物资的单兵携行具研究也随之展开。美军把这一战略转变誉为“军事思想上的一次静悄悄的革命”。国际战争形态的这些变化引起了我军的重视。对照我军落后的携行方式,部队感到这个问题不能再拖下去了。时任中央军委副主席的邓小平下达了一个重要指令,那就是一定要让士兵“背得动,走得动”。
    1977年11月,复出后的邓小平把广东作为视察全国的第一站。当时有不少人偷渡香港,深圳边防部队无力防守,就把偷渡事件作为恶性政治事件上报给邓小平。邓小平沉默了好一会儿,用十分肯定的语气说了两句话-“这是我们的政策有问题”,“此事不是部队能够管得了的”。这两句话成了后来建设深圳特区最早的福音。深圳自从建立特区后,不仅没人再偷渡香港,相反,偷渡到香港的人首先带着他们的积蓄,参与了深圳特区的投资与建设。邓小平的自我介绍也十分简洁幽他曾几次对外国客人说:“我是一个军人,我真正的专业是打仗。”邓小平晚年时曾风趣地说:“能游泳说明我的身体还行,能打牌说明我的脑子还有用。”
    邓小平常在文章中讲一些警句,《邓小平文选》许多标题就是警句:如:《一心一意搞建设》、《路子走对了,政策不会变》、《革命和建设都要走自己的路》、《改革是中国的第二次革命》、《拿事实说话》、《社会主义必须摆脱贫穷》、《一切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实际出发》、《中央要有权威》、《压倒一切的是稳定》等等。还有很多经典名言:“走自己的道路,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只有社会主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只有社会主义才能发展中国。”“计划多一点还是市场多一点,不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本质区别。”“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坚持改革开放,坚持四项基本原则)。“贫穷不是社会主义。”“发展才是硬道理。”“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改革是中国的第二次革命。”“没有民主就没有社会主义,就没有社会主义现代化。”“两手抓,两手都要硬。”“中国的问题,压倒一切的是需要稳定。”“和平与发展是世界的两大主题”。“解放思想,就是使思想和实际相结合,使主观和客观相符合,就是实事求是。”“冷静观察”、“稳住阵脚”、“沉着应付”“一个国家两种制度。”“建立一支现代化正规化的革命军队。”“要聚精会神地抓党的建设。”“基本路线要管一百年,动摇不得。”“摸着石头过河。”……他的许多警句名言,已经汇入千百万人的生活,影响着我们时代风貌,并成为广大群众经常使用的话语了。这些警句名言饱含深刻内涵,凝聚了历史的教训,闪耀着时代的光彩。
    从以上一些风趣的对话和富有绝妙想象的语言魅力中,不难看出邓小平是一位非同寻常的历史伟人。他虽然离我们而去了,但他的外交幽默,精彩话语仍然历历在目;他的语言魅力具有长久的震撼。我们怀念他的情操、品格和精神、人格,似久存佳酿的美酒,常饮常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