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群众路线对法治现代化的司法价值
[作者:党史研究室管理员发布时间:2015-03-19 22:07来源:昆明市委党史研究室]
论群众路线对法治现代化的司法价值
朱   峥

 

    群众路线是我们党的生命线和基本工作路线,也是我们党的优良作风和取得各项工作胜利的保证。“坚持以人为本、执政为民,始终保持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是十八大对新形势下坚持走群众路线的根本要求。司法工作中的“群众路线”,其实质就在于充分尊重人民群众的法律权利,最大限度地满足人民群众的司法需求。在司法的现代化进程中,“群众路线”一词很容易让我们联想到延安时期的“马锡五式的审判方式”,应当承认人民群众路线和群众工作在当时的历史时期是相当的成功,广大的法院干警以朴素的群众情感和作风,弥补了法律规则和法律技能上的不足,妥善化解了人民内部矛盾,赢得了人民群众的信任和拥护。当前中国庞大的司法队伍中,不乏一些深受当事人和普遍群众的信任和好评的法官,他们以令人钦佩的工作业绩,无声地印证了群众路线这一传统司法价值观和司法方法论的力量,也体现了群众路线的司法化。
    一、群众路线蕴含着丰富的法治思想
    国家通过什么样的法律来实现对权力和权利的合理配置,无不体现着其具有的法治思想。司法群众路线蕴含着丰富的社会主义法治思想,对于人们法院提升司法公信,拓展社会治理职能具有重要意义。
  (一)群众路线符合法的价值位阶排序理念
    当前我国正处在社会转型时期,各种矛盾突发,人民群众的司法诉求日趋多元化,面对多样化和复杂化的价值冲突,如何重构我国法的价值位阶,探寻一条符合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法的价值位阶排序对当前社会转型时期具有重要的作用。
    法的价值位阶排序是指法律上的正当权益在发生冲突时的利益选择与平衡机制。法治是一个包含有民主、自由、平等、人权、正义、秩序、效率等诸多社会价值的综合概念。我国宪法明确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一切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必须“努力为人民服务”。执法为民是“一切权力属于人民”的宪法原则的具体体现;是社会主义法治的本质要求。具体到每一项活动中,就是要求执法者常怀爱民、为民之心,长存便民、利民之意,常除坑民、害民之祸,靠人民执法,尊重和保护权,维护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一切为了群众、一切依靠群众,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的群众路线是我们司法活动的出发点和落脚点。这意味着国家把实现和维护好最广人民的根本利益作为根本宗旨。在人民利益至上的价值理念的指导下,群众利益成为现行法律体系下法的价值最高位阶。在依法治国的时代背景下,党所坚持的群众利益至上的理念,自然而然地转变成为法律意义上的法的价值位阶排序理念。司法的群众路线符合法治理念,也符合司法规律。
  (二)群众路线蕴含公平正义的终极价值
    从法理学的角度来看,法的基本价值种类包括:正义、自由、秩序、效率。其中正义被视为法的终极价值。首先,法是人创造的,是人性发展的产物。只有以正义与人性的普遍合理的要求为基础的制度,才是可行的制度。其次,法的正义价值是制约其他价值的法律标准,其他价值是法的正义价值的展开和具体化服务。公平正义是人类社会的共同理想和不懈追求。在任何一个法治社会中,公平正义始终是法治建设的价值追求,也是衡量法治实现程度的重要尺度。而法律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最终手段。具体而言,法律的公平正义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其一,法律对于利益的公平分配,这主要体现为实体法对权力义务的配置;其二,法律设置处理利益矛盾及利益纠纷的解决机制,这主要体现为诉讼程序法等法律纠纷解决机制的构建。司法机关的职责就在于通过司法裁判活动实现法律的公平正义,保护人民群众的法律权利。
    社会主义为实现人类历史上真正的最大程度的公平正义提供了制度基础,公平正义是社会主义制度的最高价值追求。群众路线是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群众路线要求我们必须把人民放在最高位置,为人民谋利益;必须维护、保障和尊重人民群众的主体地位,支持人民当家作主;必须广泛吸纳群众的智慧,不断完善各项路线方针政策,使之最大限度地反映和符合人民群众的利益。这其中当然包含建立一种理性的法治社会秩序,并通过司法裁判活动实现法律的公平正义。
 (三)群众路线体现了权力制约的法治理念
    权力制约是法治国家的基本特征,其关键在于依法制权,规范约束公权力,防止其滥用和扩张,保障人民利益。权力制约要求用权受监督。我国宪法第27条明确规定,一切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都受到监督。人民群众对公共权力的监督是整个权力监督体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以人民群众的利益为一切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的工作方针,就体现了人民的权利对国家权力的制约。
    司法群众路线要求司法机关权力运行依法公开、公正,时刻牢记手中的权力是人民群众赋予的,并自觉地接受人民群众的监督,保障人民依法充分行使选举、罢免、建议、检举、揭发、控告、申诉等各项监督权利。司法机关在司法活动中牢固树立“尊重和保障人权”意识,才能自然地将人民群众的利益内化于心,外化于行,才能更好地司法为民。
  (四)群众路线体现着普世价值观
    随着,时代的变迁,我们在法律规则和法律技能方面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曾经几时,具有中国特色的群众路线和办案方式日显“陈旧”,逐渐被大量的西方法律思想、司法制度和司法方法取代。过分强调“消极”、“中立”的司法逻辑,使得一些年轻法官成了不问百姓冷暖、不懂人情世故的法律裁判者,结果是司法与人民群众的距离越来越远,一些法官机械运用法律,人民群众不理解、不认同,最终导致案结事不了。追究其主要原因是有的法官不善于做群众工作、不善于化解矛盾纠纷,不能以人民群众感同身受的方式及价值观念,体会群众的困难及问题所在。
    普世价值观体现的是以人为本的哲学观。这种价值观的根本在于对人性的思考。通俗的讲普世价值就是把“保障所有人的基本人权”作为社会底线。而我们在践行司法群众路线,始终贯穿尊重和保障人权这条主线,最大限度地维护和实现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与目前全球化的中强调的普世价值观的司法要求正好吻合。
    二、群众路线对法治现代化的反思
    坚持走群众路线,是法院司法工作赢得人民群众信任,争取人民群众拥戴的不二,同时也是新时期做好人民法院工作的宝贵财富。群众路线的司法价值,就在于防止人民法院审判工作脱离群众、脱离国情;人民法院坚持司法群众路线,应以树立群众观念为契机,把握民意、汲取民智,不断激发司法为民的动力。随着社会的转型,社会文化结构、意识形态日趋多元化,人民群众的利益纠纷与司法诉求日欲多样化、多元化,如何有效的化解矛盾纠纷,平衡人民群众的利益诉求,如何寻求一条适合中国特色的法治化道路,对目前的司法机关及每一位法律工作者都是一个严峻的考验。司法的群众路线的对法治的现代化、司法专业化,对于人民法院在司法现代化的道路上拓展司法职能,实现法律的公平正义具有重要的启示和意义。
  (一)对法治现代化的反思
    对现代法之的推崇,似乎蕴含着对古代法治的批判和否定。之前已经没落的封建法制,几乎被认为一无是处。然而,事实未必如此。延续了近两千多年的封建司法制度,也曾经在一定的时期内起到了稳定社会和保持社会大体公正的作用。这一现象可以揭示:考量法制的先进性不能仅仅根据某种观念,而应从社会实际出发。封建法制在较长的时期与当时的社会发展与民众思想保持这相当的契合的。1840年中国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后,中国尽管处于一个外国法植入的时期,但传统的法律文化的千年惯性因前期法制现代化的不彻底并为得到有效缓冲。在中国法治现代化的过程中,上个世纪的70年代可以说是现阶段法律制度核心价值和内容的大量法律移植时期。伴随着各项法律制度从无到有的进程,民众千年传承的法律制度也不断的遭受挑战。人民群众对司法的不理解和对立情绪不断加剧。直到近几年,司法实务界才强调将人民的司法满意度作为衡量司法工作的目标之一。运用辩证唯物主义否定之否定的规律,在现代法制的背景下,将马克思主义的群众观点与中国的法律制度结合,才能寻求一条尊重传统、符合国情的法制道路。这可以看作是群众观点对法治现代化的反思。
  (二)对司法专业化负面影响的反思
    司法的专业化是司法现代化的本质要求,专业化的趋势伴随着现代化进程的深入不断加强。司法作为一种职业必然会更加专业化。但我们在充分享受司法专业化带来的种种好处的同时,也应理性的分析司法专业化存在的负面影响。一是专业化对法律运行的一个重大影响是法律判决日益形式化。这里的形式化是指法官在判决时所明确表述的理由通常不是真实理由,而是法律上的最好理由。二是法律专业化注重的多是法律的普遍指导意义,而相对忽视具体问题的是非。法律专业化对中国老百姓习惯用感情、伦理和道德处理和协调人际关系、社会关系的传统观念有时冲突,最终成为化解纠纷的障碍。
群众路线与司法专业化并不是对立关系。群众路线对司法专业化的实现起到沟通的桥梁的作用。有些问题是不应当归罪于专业化的负面影响,因为它们是无法避免的。比如法言法语不被群众理解就是这样的问题。法官在这些问题中应当起到调节作用。就像群众不理解机器的运作原理,既不能说是机器的问题,也不能简单的归罪于群众,工程师应当把机器的运作原理解释给群众听。法制也是这样,国家的法律尽管已经尽量做到言语朴实了,但没有接受过法律教育的群众还是不能够完全理解法律的精神。司法群众路线的作用之一就是在司法专业化与民众之间架设桥梁,通过法官的言行让民众理解法律,群众只有理解了才可能自觉接受现代法制的调整。坚持司法群众路线,就是要充分尊重人民群众的传统文化,尊重地方性知识,坚持情、理、法相结合,耐心同群众沟通感情。
    司法依靠群众、群众参与司法;司法尊重群众,群众认同司法。这是一条在新的历史时期把群众观点,群众路线与人民司法事业紧密结合的新路。我们只有始终将群众观念内化于心、外化于行,才能不断迸发司法为民的激情与动力,才能更好地实现司法为民的价值功能。
(单位: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三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