叔侄圆梦
[作者:党史研究室管理员发布时间:2015-03-19 22:42来源:昆明市委党史研究室]

叔侄圆梦

徐宏基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的一天,邮递员给我家送来一个包裹,贴包裹的纸单上有英文,还有汉字,上写有我家的地址和父亲的名字。
    父亲打开包裹一看,内装英国奶粉和马来亚咖啡各两听,当中还夹有一张字条和几张照片。看字条和照片,父亲激动地告诉我是侨居在马来亚的叔叔寄来的。叔叔的字条字里行间表达了对父亲深深的思恋,盼望有朝一日,父亲能到马来亚与之见面,看到此,父亲苦涩地喃喃自语:我也想啊,但这可能吗?的确,在当时的情况下,要想去马来亚,简直是天方夜谭、痴人说梦,遥不可及。
    字条上的每一行字仿佛幻化成叔叔期盼的眼神,父亲的眼睛红了,湿润了,其手足之情溢于言表。
    闲暇之余,父亲总是拿出叔叔一家的照片,陷入沉思……
    父亲徐新准生于1913年,自小父母亡故,他从广东陆丰老家下南洋,后在马来亚租车行以修车开车为生。1939年,抗日烽火燃遍中国大地,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26岁的父亲响应爱国华侨领袖陈嘉庚先生的号召,从马来亚柔佛士乃随第二批南洋华侨机工回国服务团一行15人回国支援抗战。临行前,年龄尚幼的叔叔抓住父亲的手,泪流满面舍不得放开,父亲眼眶红润地劝慰叔叔听亲人的话,并说他一定早日重返马来亚。可是,这一别却成了永诀。
    此后,父亲一行在香港接受宋庆龄女士、廖承志先生交给其的任务,把一批海外华侨支援祖国抗战的物资,由越南出发经由广西、贵州、四川后,进入陕西,直至延安。在延安,父亲曾为毛泽东、周恩来、董必武等中央领导人开过车,后在组织安排下,在八路军重庆办事处开车。皖南事变后,八路军重庆办事处人员进行疏散,父亲等一批工作人员到贵阳转入地下工作,此间经历了若干次生死的考验。解放前夕,原八路军重庆办事处处长钱之光派人通知父亲一行随其到南京待命,但当时我母亲病重,姐姐尚小,父亲只有请假,未随其前往。新中国成立后,父亲随西南联营社到了昆明,后在昆明市公共汽车公司开车到退休,直至1977年病逝,终未能实现重返马来亚与其弟团聚的心愿。
    叔叔徐新创一直侨居在马来亚柔佛州古来,成年后与婶婶结婚,生育抚养了十个子女。多年来,叔叔一直盼望我父亲回马来亚,可一直未等到这一天。
    随着中国改革开放步伐的加快,经济建设与社会发展取得了前所未有、翻天覆地的变化。上世纪九十年代的一天,叔叔婶婶随马来西亚旅行团一行来到昆明,并找到了我们家,当叔叔得知父亲已于1977年去世的消息时,老泪纵横,泣不成声。
    在与叔叔婶婶的交谈中,我们得知,他们十个子女成人后都有不俗的表现和良好的前程,他们中大多数留学于美国、英国、澳大利亚、新加坡,分别获博士、硕士等学位,并留在这些国家工作。
    叔叔婶婶的此番中国行对他们来说意义非凡,一扫他们头脑中中国贫穷、落后的旧观念和印象。他们看到旅游景区国内外游客人来人往,熙熙攘攘,购物商场品种繁多,货架满满,再看看我们全家,没有想象中的艰难,二老看着我们一家,由担心到放心。叔叔临离开昆明前,拉着我的手说,多年以来,我盼望着你父亲能回马来亚看看,你父亲生前肯定也有这样的愿望,这个梦,只有等你来代他圆了,如果我命大也等着在马来亚共圆这个梦。
    2011年,正值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应马来西亚槟城孙中山协会的邀请,我代表云南省侨联南侨机工暨眷属联谊会赴马来西亚参加纪念活动。活动之余,马来西亚吉隆坡暨雪兰莪中华大会堂、马来亚二战历史研究会秘书长陈松青先生驾车送我到柔佛州古来。
    踏上古来的土地,一种亲切感油然而生,父亲仿佛回到我的身边。七十多年前,父亲就是从这里奔向祖国,支援抗战。“再会吧,南洋,你椰子肥,豆蔻香,享受着大自然丰富的供养”……。聂耳作曲,田汉作词的那首脍炙人口的《告别南洋》优美旋律,又萦绕在我的耳旁。
    柔佛古来河婆同乡会会长黄福庭先生带着一群人走了过来,我一眼看到了白发苍苍,步履蹒跚的叔叔在堂弟的搀扶下,朝我这边走来,我急忙上前与悲感交集的叔叔相拥而泣。
    晚上,叔侄俩一席长谈,无限感慨。
    叔叔说,前年,他在吉隆坡做了心脏手术,本想可能见不到我了,真是苍天有眼,让他活了下来,才有今天叔侄相见的机会。不过,这些年来,他一直在关注中国的变化,当今的中国,可谓一日千里,日新月异,特别是神州卫星上天,北京成功举办奥运会,他们这些血管里仍然流着炎黄子孙、华夏儿女热血的人,异常兴奋,异常激动,他们在马来西亚也感到扬眉吐气,宛如有了强大的靠山,他们希望中华民族强大,希望中国越来越富强。突然,叔叔话题一转说道:这也是你在九泉之下的父亲所想看到的。当年,他为什么义无反顾坚决回国支援抗战,不也就是希望中国能够不受外侮,独立、民主、自由、富强吗?
    看着叔叔激动的神情,我给他老人家介绍了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取得的许多成就,讲了现在国内民众家庭生活幸福的情况,国内多数民众家庭现在不但有房,有汽车,而且还能自由申请出国出境,这次我能到马来西亚参加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活动,并与您老人家相见,这就是最好的证明,不也就是应您的愿,我代父亲圆重返马来亚的梦吗?这是中国改革开放的成就,这也是中国富强,人民幸福的象征。听我说后,叔叔连连点头。
    望着叔叔苍老的面庞,忽然我若有所悟,父亲的梦想,叔叔的梦想,我的梦想,不就是我们共同期待的中国梦吗?                 (昆明市侨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