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束月光里的“中国梦”
[作者:党史研究室管理员发布时间:2015-03-19 22:45来源:昆明市委党史研究室]

那一束月光里的“中国梦”

王 双

 

    夜幕降临,明镜般的圆月早已悬挂在天空中。银白色的光辉映照着小河,大地,房屋,村庄,田野……像婴儿般温顺地躺在无比宽大的“摇篮”中。夜晚里的光亮诉说着一段历史,记录了乡村由破旧到新生,由贫穷到小康的蝶变史,更是老百姓在月光编织的历史画卷上书写的一个又一个“中国梦”。
    爷爷的那一束光:一盏煤油灯
    爷爷见证了新旧两个中国的历史,在解放初期没有通电的农村地区,暗淡微弱的煤油灯光,照亮了无数人勤劳的身影。
煤油灯是用空小瓶子改做的,在瓶盖上方放一片圆铁片,再打个眼儿,穿个灯芯,瓶里灌上煤油就可以照明了。那时我们常去村里的供销社灌煤油,每公斤一角九分钱,0.5公斤煤油两三盏灯可以点好几个月。煤油灯的烟尘很大,天黑了以后,就看见奶奶透过微软的灯光做针线活,爷爷说透过微弱的灯光看奶奶的背影看上去特别温暖。
    煤油灯除了照明外还有一个用途,那就是捉蚊子。手持灯在床内悄悄观察寻找蚊子的踪影,当看到蚊子趴在蚊帐上时,就慢慢凑过去,在差不多近的时候,眼明手快地用灯罩一掳,蚊子就被装到了灯罩里。在蚊子掉进灯罩的同时,还能听到一声“呲”响,那是蚊子被烧掉了翅膀。夏天的晚上,用这种方法捉蚊子好比跟蚊子打仗,每次听到那一声“呲”响,就好像打了胜仗一般。
    爷爷说:虽然煤油灯点燃后容易冒出熏眼的黑烟,但它却彻底结束了“老鼠上灯台”的历史。那忽明忽暗跳跃的灯火,不仅点亮了十几代人的生活,也点亮了一段沧桑的岁月。
    爸爸的那一束光:一支手电筒
    爸爸出生在新中国初期,那个时候给小孩子起名字都喜欢叫“建国”、“建军”……当然,爸爸也不例外。
    村庄一到夜晚,要是天上连一点星星也没有的话,连对门家都看不清。爸爸说他小时候害怕夜晚,一到夜里他就蜷卧在那张雕花的木床上,身体和心思都蜷卧在那,他不敢迈出门槛,这时,奶奶拿给爸爸一个手电筒,那是家里唯一的一支手电筒,一般总是由奶奶掌管着,这东西比煤油灯好使多了,手电筒一打开,一道锥形的光就刺亮了这个乡村世界,每个角落都在它的横扫下纷纷倒下,爸爸以为自己成了这个世界的主宰者,手电筒一打开,一切都袒露在你的面前,一关,自己就隐藏起来。在那个特殊的年代里,手电筒对一个成长中的乡村少年有着别样的意义。
    直到今天,爸爸手里依然握着一把已旧了的手电筒,仔细地抚摸着它的钝白色的筒身,奶奶已经不在了,爸爸成了他的主人,偶尔仔细端详,偶尔站在那发愣,仿佛被什么撞击了,许多久远的事一下子就被拉了出来,跌在了时光的沙堆上。
我的那一束光:一展太阳能路灯
    我是改革开放后出生的第一代独生子,是与改革开放一同成长起来的。我们在从封闭到开放的社会变革过程中完成了自己的成长。与前人相比,我们身上更多地体现出兼容并蓄的开放情怀。
    离开家乡,外出打拼,早已习惯了城市里的霓虹,偶尔回到家乡,看见村子里昏暗的灯光,仿佛这里是与世隔绝般。         2008年,昆明市科技局在全市大力实施“绿色光亮工程”,在新农村建设中推广应用太阳能技术,重点进行太阳能光伏系统的示范应用。我的家乡刚好成为首批示范村之一。夜幕降临后,30盏太阳能无极路灯发出明亮的光芒,远远望去如一条银色的巨龙。现在路灯亮起来,群众的生活也活跃起来,晚上农闲时,大家都聚集到村头的小广场上拉家常,唱歌跳舞,晚上干农活也更方便了。
    绿色光亮,照亮了宁静的村庄,点亮了千家万户农民的心。
    爷爷、爸爸和我的“那一束光”,记录了从旧社会到新中国,从贫穷落后到繁荣昌盛的历史巨变。那细微的梦想之光,照亮了我们的希望,汇聚成了中华民族傲然崛起、国运昌盛的雄雄火焰。
    那一束光,是光芒,祖国就是光芒……
                   (作者单位:昆明市科技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