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烙印”“责任”“担忧”的思考
[作者:党史研究室管理员发布时间:2015-03-19 23:04来源:昆明市委党史研究室]
“烙印”“责任”“担忧”的思考
王仁显
 
                     一个词是“烙印”。
    烙印是一个时代刻画在一代人身上的印迹,反映在这一代人的思维习惯、行为准则上,表现在这一代人的待人接物、处事做人上。
    一是时代的烙印。我们70年初出生的人,经历了文化大革命的时代背景、拨乱反正的政治气候、下海经商出国热的经济大潮、姓社姓资的思想大讨论、改革开放的思想大冲击,目睹了一个由乱到稳、由废到兴、由贫到富、由内到外的起伏、开放的过程,由于体会到国家的巨大变化,爱国之情深深地烙印在我们这一代人的心上。
    二是经历的烙印。经过近十七年的部队培养、教育,也在我身上烙下了军人的印迹,在部队的日子,不是准备打仗就是谈论打仗,但说真的,其实作为军人,真的是不求乱世、只求知平。后来,我学习法律,做了六七年的律师,身上有一种法制的精神,不尚权力、而尚制度。
    这些也反映在我写的东西中。
                   第二个词是“责任”。
    一是作为自然人的责任。鲁迅说过:人不是光靠吃饭活着。也就是说,人,总是要有一点精神。我也经常思考,人为什么活着?所谓“尸位素餐、行尸走肉”就是没意思。作家藏克家写过: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我们要做什么样的人,值得每一个人去思考、去反问、去实践。
    二是作为社会人的责任。我们生活在一个单位、一个行业、一个国家、一个社会上,总要有一点责任感。我们都知道: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其实古人讲的前面还有: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格物就是控制贪念、致知就是努力学习、诚意就是以诚待人、正心就是分清是非。我想,爱国,不是一句空话,是要怀有一份责任的,这就是社会人的责任。
                   第三个词是“担忧”。
    一是对青年一代的担忧。“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这是谭嗣同33岁就义是写下的,现在的青年人怕没这气概了,我觉得现在的问题是缺少点“愤青”,特别是在官场、公务员队伍中,很多人都是为了或明或暗的利益,放弃了自己的想法。人家“愤青”起码还忧国忧民,还有自己的想法吧,只是要引导好。
    我在浙江舟山浏览的时候,上午游佛教圣地普陀山,门票260元,每个小景点也还要门票,那个盛况,人山人海;那个虔诚,顶礼膜拜。下午我去舟山定海区的鸦片战争遗址公园——竹山公园,是国家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不要门票,有一个“百将题碑”的碑林,镌刻有张震、迟浩田等将军的亲笔题词,有定远古炮台、电影纪念馆,可鸟瞰定海城全景。我在里边转了两个小时,没见到一个游人,孤零零的。这一对比,不用我说什么,咱们的爱国主义教育搞的如何,值得共产党好好思考。
    以后掌握国家机器的肯定是现在的年轻一代,80后、90后。他们成长的环境是物质优越、信仰缺失、生活安逸、不思进取、追求多样、思想混乱。他们听到的、看到的、谈论的,好多都是负面的,甚至是相互矛盾的。由于现在年青人的这种思想的不坚定性和摇摆性,如果他们中的某一个人在某一届上了台,会不会出现一个像戈尔巴乔夫似的人呢?作为自己党的总书记,竟然不相信共产主义,自己就宣布变色、放弃共产,改旗易帜。因此,对青年一代的政治教育、信仰培育尤为重要。
    二是对国家的担忧。陆游讲:位卑未敢忘国忧,我们位卑,但还是想说说。现在我们国家大政既定、决心很坚、制度林立、一片繁荣,看起来很好,其实问题还是很多的,比如:严重腐败、百姓对政府的不信任、失职失察、严重污染、地区差别、严重道德滑坡、社会仇视、看病难、上学难、养老难、死了也难、还有税负过重、城乡差别、信仰缺失、还有什么官二代、富二代、艺二代、红二代后遗症,等等。解决好这些问题,不光靠中央的政策,我们国家太大了。要靠每一个官员、每一个老百姓,每一个制定法律、执行法律、遵守法律的人。包括我们自己。
    潮平两岸阔、风正一帆悬,我,还是信心满满的。
 
        (作者单位:昆明市财政局法制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