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德加入中国共产党纪实
[发布时间:2018-07-18 13:15   来源:昆明市委党史研究室]

 

朱德加入中国共产党纪实

 

倪良端

 

朱德加入中国共产党,历经艰辛和曲折。在朱德诞辰130周年的时候,追忆他入党成为马克思主义者的历程,有助于我们学习、继承、弘扬朱德坚韧、顽强、执著追求真理的品质与精神!鼓舞和激励我们不忘初心,坚定信仰,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名将地位奠川南

1886121日,朱德出生在偏僻贫困的四川仪陇县城东36千米的马鞍场----“中国标本式的农民”家里。祖祖辈辈没有一个读书人,饱受没有文化苦头的全家人横下一条心,节俭又节俭把朱德送进私塾。在断断续续的11年里朱德奠定了中华文化知识基础,受到塾师席聘三爱国主义思想启蒙教育,引发了朴素的爱国忧民思想。

 

1906年通过县试、府试的朱德考入四川省城高等学堂附设体育学堂。1908你初朱德经同学和老师推荐,任仪陇县立高等小学堂体育老师。决心推行和实践教育改革的朱德受到保守势力反对、打压、诽谤、中伤。从教一年备受旧势力的排斥、压迫的朱德,看清了中国封建社会的劣根性和腐败性,萌生了投笔从戎思想。在自我和社会的合力作用下朱德果断决定辞去教职,经过慎重决策决定投考云南陆军讲武堂。

 

1909年初春,朱德告别亲人从仪陇马鞍场步行至成都,顺岷江而下到达川南宜宾,沿五尺道在滇跋涉70余天抵达昆明城。经过努力和经历曲折,考入云南陆军讲武堂。

 

跨入讲武堂的朱德吸收新知识、新思想,加入了孙中山领导的同盟会。1911年朱德从讲武堂毕业,分配在蔡锷所部任副目(副班长),不久升任少尉排长。当年重阳节朱德参加由蔡锷领导的与武昌起义遥相呼应的云南起义,被蔡锷指派任连长,率队攻打云南总督衙门。云南革命党人组织部队援川,朱德奉命往四川参加援川、护国、护法战役。1916年至1920年朱德率部驻防川南,在这块热土上他驰骋纵横,为保卫辛亥革命成果而浴血奋战。由此博得“英勇善战、忠贞不渝”的美誉,成为闻名遐迩的一代爱国将领。

 

抉择留学寻真理

朱德率部驻川南泸州期间尽管军务繁忙,他仍挤出时间读书、学习、研究新思想。今泸州市图书馆藏盖有“德字玉阶”印章的图书1596册,就是当年朱德购书、读书的见证。1917年朱德与南溪(今四川宜宾市南溪区)姑娘陈玉珍结婚后,家中布置起典雅的书房,书籍盈架。他常孜孜捧读,在知识的海洋中徜徉。

 

朱德驻防泸州期间时局动荡,风雨飘摇,他的思想和行动处于不稳定和矛盾状态中。他感到抑郁、烦恼。正如他在《辛亥革命回忆文中说:此时孙中山先生和一切仍然忠于中国革命事业的人,包括我自己在内都陷入了一种怀疑和苦闷的状态,在黑暗中摸索而找不到真正的出路。”正当朱德徘徊苦闷之时,影响朱德深远的良师益友一孙炳文,来到他身边。

 

孙炳文,1885年生于四川南溪县。自幼在私塾攻读后考入京师大学堂(北京大学前身) 因思想进步被校方开除后插班保定学堂就读。以同盟会京津分会文牒部长身份兼《民国日报》总编辑,积极参加反清活动。因预谋刺杀原摄政王事泄露,遭袁世凯通缉被迫潜回老家南溪,暂以教书为业掩护其真实身份。

 

1917年春,经朋友介绍朱德与孙炳文相识。他们一见如故,促膝倾心交谈。孙炳文剖析时政、抨击军阀混战,介绍新思想、新文化…..颇富见地的一席谈,似雾中灯塔照亮了朱德苦闷已久的心怀。彼此深感相见恨晚,握别时朱德挽留孙炳文共事,孙炳文表示定会再相聚。

 

数月后,孙炳文再访升任少将旅长的朱德,表示愿弃笔从戎,助朱德干一番事业。朱德既聘孙炳文为旅部谘议。自此。他们结为挚友。

 

朱德在孙炳文的指导下读陈独秀、李大钊等编辑的书刊和撰写的文章,也读蔡元培、高语罕、达尔文、卢梭等中外名人的著作。这些书刊文章,对朱德革命思想的进步影响很大。

 

五四运动唤醒了朱德拯救民族、国家的良知。这时,川南第一个学习进步思想的小组在他家里建立。朱德、孙炳文、戴与龄(朱德的老同学、旅部军需参议),陈玉珍(朱德妻子、孙炳文姐姐的女儿)为主要成员。在学习讨论中朱德赞赏俄国实行“不劳动者不得食”制度。可是如何实现这样的社会呢?他们没有找到满意的答案。他们从俄国十月革命胜利中得到启迪:马列主义理论指引俄国工人阶级能够由弱到强打败沙皇军队,打退妄图扼杀十月革命于摇篮中的帝国主义列强,建立起布尔什维克政权。而中国革命却一败再败,必定有基本错误。朱德认识到用旧的军事斗争方法不能达到革命的目的,不能继续走旧军队的老路了,有必要学习俄国的新式革命理论和方法来从头进行革命。讨论决定在走上新的道路之前,应该去国外亲自考察那里的思想、政治和社会制度。

 

19204月,川滇军再次爆发战争,朱德被卷入军阀混战的漩涡。深感依靠军阀振兴国道不切实际的孙炳文,辞去军职就任四川造币厂厂长。

 

数月后,孙炳文弃职回乡与忙罢战争返南溪的朱德相遇。他们聚在一起谈别后的见闻、讨论五四运动、议论时政、交流读书心得体会、展望未来……讨论和商定出国考察学习寻求真理。

 

孙炳文坦诚地告诉朱德:我决定不再回部队了,一是北京《民报》聘我任主笔,二是去北京接触一下李大钊和陈独秀等人,他们是近来活跃在思想文化界的翘楚啊!朱德说:“我也决定回云南打倒新军阀唐继尧后离开军队,不再作军阀了。“离开军队以后有何打算?”朱德回答孙炳文:“我真想与你一起去北京。北京是全国政治、文化和各种政治风潮的中心,对于寻找新的政治力量,探寻中国未来道路是有帮助的。”

 

孙炳文提出出国考察的设想,他说:“现在很多新的理论都是从那边传播过来的,为寻找中国革命未来的道路,就应该到先进理论发源地去看看,认真考察和学习。”朱德十分赞成:“离开队伍后就去那里看看他们是如何维护自己的独立,考察他们到底有何先进的社会制度。反过来求证我们的革命为何不能成功,以寻找中国未来的光明大道。”

 

“好!一言为定,结伴而行。”俩人异口同声地说着,两双大手紧紧地握在一起。

 

与封建军阀决裂

朱德在四川南溪县城与孙炳文分手后,回滇参加倒唐继尧之战,倒唐有功的朱德192135日就任云南陆军宪兵司令,翌年1月调任云南省警务处处长兼昆明市警察厅厅长而离开滇军。19223月唐继尧趁滇军主力离开昆明准备北伐之机,纠集驻广西滇军旧部进攻昆明,击败对手重掌云南军政大权。327日,唐继尧下令通缉朱德等。闻讯,朱德和代理滇军总司令金汉鼎等19位军官,率两个骑兵连突破昆明西门,直奔楚雄,临抵楚雄城时打听得楚雄城驻军司令是刚宣布拥护唐继尧的,朱德意识到继续向楚维城前进很可能被那个司令抓来送给唐继尧。同行的罗佩金将军不以为然带几个卫兵直奔楚雄城,结果被抓,后被唐继尧斩杀于昆明街头。朱德绕开楚雄城策马晓行夜宿,穿越滇北穷山恶水,奔波多日来到金沙江边。朱德和6名朋友找到一只小船,刚渡过江敌人骑兵追尾而至,未过得江的同行者被俘杀。朱德等几人已站在西康省(1950 年代撤销建制,大部辖区划入四川省)地面,追敌无可奈何。

 

过了金沙江,朱德还是遭遇土匪武装。彝人装束的土匪团团围住朱德,从口音辨认出朱德是四川人,即带去见他们的头人禄国藩。问讯中禄国藩得知朱德是在泸州棉花坡打败北洋军的朱将军,优礼有加,杀猪宰羊款待。禄国藩与朱德结为朋友并挽留相助,朱德向其说明留学国外的决心,理解和支持朱德的禄国藩决定将朱德放行。1922 5月中旬,朱德回到了南溪的家中。

 

在与妻儿团聚中朱德考虑到今后长期在外无以照料家人,在南溪城内购置房产一处,城郊购买水田一片,为家人奠定了未来生活保障。

 

朱德,从川南宜宾这块热土上,踏上中国无产阶级革命道路,投身到中国共产党的伟大事业中!

几天后朱德来到重庆、受到时任川军第二军军长杨森的热情款待。深为佩服朱德作战指挥能力的杨森竭力挽留朱德,以师长之职相许,朱德婉言坚决谢绝。1922 6月抵沪的朱德住进圣公医院,彻底戒掉了鸦片烟瘾。他写信告诉孙炳文:已订了两张法国轮船公司开往马赛的船票,不日将抵京.一同赴欧洲考察。

 

19227月初,朱德在北京宣武门外一所宅院里,见到阔别两年的挚友孙炳文,异常欢心。

 

孙炳文19213月回到北京,受聘北京大学任教,兼《民报》主笔。他常参加北大进步教师举办的各种学习、讨论、演讲活动。他主动与李大钊来往讨论问题,从中了解到许多共产主义的观点和学说思想。他知道19217月一些中国的先进知识分子新成立了一个叫共产党的团体,奉行马克思主义,与苏俄关系密切、是共产国际在中国的一个支部。知道《新青年》主编陈独秀是共产党的总书记,李大钊是共产党的创始人之一…...

 

朱德从孙炳文了解的情况中,认识到这个共产党就是一直在寻找的那个新的政治力量,他提出当前要认真观察和努力了解这个政党。既然这个党的负责人是北京大学教授陈独秀,我们应该去拜会和向他请教,孙炳文表示同意。

 

第二天,朱德和孙炳文来到北大校园,学校放假人去楼空。经寻访,得知陈独秀已去了上海。

 

朱德和孙炳文准备赴沪时,孙炳文收到京师大学堂同学、连襟、时任鸡鸣山煤矿矿长兼总工程师黄志煊的来信,邀请朱德同往参观考察。朱德决定接受邀请,同孙炳文前往张家口鸡鸣山煤矿实地调查中国煤矿工人的生产生活状况。

 

婉谢孙中山派任

19228月,考察鸡鸣山煤矿后赶到上海的朱德和孙炳文决定先去拜见民主革命先驱孙中山。在法租界一普通寓所里,朱德和孙炳文以及同行者金汉鼎受到孙中山的亲切接见。此时正积极筹划夺回广州重建共和的孙中山,见有名望的滇军名将朱德等来访极为高兴。孙中山充满期待地说:“朱将军,你是很有能力、很有威望的滇军名将,我热切期待你能重回滇军。对现在驻扎在广西的滇军重新整编,把它改造成崭新的革命军队。然后随我们打进广州重建革命政府,待革命基地巩固后挥师北伐完成全国统一大业,再造真正的共和。”

 

朱德考虑良久表示:“总理先生, 对不起,近期我不可能再去滇军任事了。”“为什么呢?现在中国革命还远没有胜利,北洋军阀、南方军阀割据称雄践踏宪法,胡作非为。作为革命军人应该挺身而出,为再造民主共和建功立业呀!”孙中山慷慨激昂地对朱德说。“总理先生, 我在旧军队中已经打了10多年仗,说实在的也浪费了10多年宝贵时光。我深深感到当今中国军阀割据战乱不休,短时间很难结束这种局面。同时,国民党动辄与这个或那个军阀搞联盟,结果都失败了,我对此没有多大信心。现在我急切想到外国去留学,希望通过对外国的考察学习,为中国找到新的革命道路。”朱德回答。

 

听了朱德他如实陈述,孙中山沉默良久不语。

 

同朱德从云南逃出来的金汉鼎突然发话:“我愿意追随总理重建滇军,完成中国的民主革命。“好呀,金汉鼎将军,我先给你10万元,即去广西整军,重造一支勇敢善战的军队。”“好的, 我会遵照总理的指派重整革命武装,保证永远服从总理指挥。”金汉鼎信誓旦旦地向孙中山保证。

 

孙中山对金汉鼎满意地点点头后若有所思地对朱德说:“朱将军,你刚才说的很对,目前我们只注意联络和依靠各种军阀,没有自己的武装和军队,奉行这种政策的结果我们总是失败,我们今后一定要建立真正属于自己的革命军队。” 停了停,望着孙炳文用征询的口吻说: “孙炳文同志,你是同盟会的老同志,你的选择呢?”孙炳文回答:“我选择走出国门,去欧洲、去俄国,实地考察学习,以俄国人为师,学习和借鉴他们革命成功的经验。”

 

嗯,你的想法很好,应该好好学习和借鉴先进的革命理论和方法。”孙中山赞许地点点头,随后说:“你们何不去美国看看呢?”朱德回答:“美国是一个发达的民主国家,他的发展历史与中国的历史背景相差太大,可供借鉴的东西不会很多。而欧洲的社会主义运动不仅兴起迅速、而且发展也很强大,也许对我们更好,更有用。”孙炳文补充说:“听说俄国革命能成功,是因为他们采用了我们从未听说过的一些先进的理论和方法。我们决定外国留学,在重新回到中国的政治生活之前,我们会重新了解共产党人,研究共产主义。省港大罢工的胜利和工人运动在中国的兴起,向我们证明共产党人知道一些我们应该知道的事情。”

 

“你们说得很对,我已注意到了俄国的革命之迅速成功,我还注意到了他们对中国革命的同情和支持。我们在党内已经开始进行研究,将制定相应的政策以对俄国革命做出的积极回应和支持。”孙中山明确提出中国革命联俄的设想。

 

拜会会谈,进行了整整一个上午。

 

陈独秀拒绝朱德

过了几天,朱德、孙炳文根据打听到的地址,循着街道门牌轻轻敲响陈独秀的家门,开门迎客者正是时任共产党总书记陈独秀本人。

 

陈独秀认出了孙炳文,非常高兴。让客人进屋后他递上热茶,坐下后问:“找我有事? 朱德说:“我们出国探寻革命真理前,特来请教陈先生.....陈独秀表示支持地说:“走出国门了解世界, 对于当下的中国青年很有必要,这也是进一步认识世界和了解世界的一个重要过程。”孙炳文接着说“有个问题一直在困感着我们, 为什么俄国革命能够打败那样强大敌人乃至西方的军队,而中国的革命却变成了现在的军阀割据,四分五裂?这明显是失败的革命!

 

对朱德、孙炳文的困感,陈独秀以马克思主义的观点作了阐释。他说:是呀。说明我们中国革命一定在某个根本性的问题上出了毛病。我认为这根本性问题就是现在所进行的革命。还没有一个着真正的无产阶级政党来领导。俄国十月革命是共产主义运动在人类历史上首次获得的胜利。因为这是由马克思列宁主义思想武装起来的政党——布尔什维克的坚强有力领导。相信十月革命必将成为人类历史的新纪元,将在世界上获得更加广泛的认同和影响。陈独秀喝了几口茶,继续说:十月革命是是20世纪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序幕,它将触发各国社会主义运动在全球范围的扩张,许多殖民地、半殖民地的解放运动,包括我们中国也因此得到更多支持。陈独秀换了个坐姿,又说:我相随着十月革命对中国影响的扩大,我们中国无产阶级的先锋队----中国共产党,必将在未来的革命中肩负起更多的历史重任,成为中国革命的实际领导者.....在这个新兴的彻底革命政党的领导下,中国革命必将走进崭新的历史阶段。

 

陈独秀的话让朱德和孙炳文热血沸腾,感到这个新生的中国共产党就是自己一直在寻找的新的政治力量。相信中国共产党一定能够带领中国走上自强自救之路,有了她的正确领导中国革命一定能够取得最后胜利。于是,他们立即向陈独秀提出:希望加入中国共产党组织。

 

陈独秀非常高兴,中国共产党成立刚1年就有人主动上门申请人党,这是一件好事呀!他望着朱德:“能不能谈谈你们各自的经历?

 

听了朱德对自己经历的陈述后,陈独秀的表情由高兴变得严肃,他起身缓缓踱到窗前认真思考着。一会儿,转身对朱德和孙炳文说:“从中国和世界的历史来看,从前有产阶级(资产阶级----笔者)”和封建制度争斗时,是掌握了政权才真正打倒封建制度,才实现争斗之目的的。现在无产阶级和有产阶级斗争,必然要掌握和利用政权来达到他们争斗之完全目的……”

 

朱德和孙炳文没想到陈独秀竟转移话题,有意回避他们提出的要求和希望,大失所望。

 

沉不住气的朱德再次明确提出:陈先生,“我们要求加入中国共产党。”面对两个充满革命理想与激情的中年人,陈独秀深深地为他们的热情所感动。三十而立、地位,金钱均已入怀,还有多少人有如此少年血性?如此忧国忧民之胸怀?是难能可贵的!何况朱德是赫赫有名的将军!但是陈独秀感到有些为难,在他看来共产党是无产阶级先锋队,在党的纲领和组织发展计划中没有明确规定可以接受和发展军阀,这关系到党的性质呀!于是,陈独秀很委婉地把话题岔开,对朱德说:“你是中国民党党员了。共产党与国民党是有区别的,你知道区别在哪里吗?”

 

朱德略略思考,沉着地说:“辛亥革命的成果被那些反革命分子窃取了,孙中山领导的国民党在某些方面脱离了中国实际和劳苦大众,根本无法解决国际独立与劳苦大众的生存。所以我不能再与任何军阀发生关系了,参加那种毫无意义的混战。我要求参加共产党,为劳苦大众服务。”

 

陈独秀提醒朱德“共产党是无产阶级政党。参加共产党后是没有什么荣华富贵享受的,那是要准备吃大苦、受大难的,随时准备为革命理想献出自己的一切的,你有准备吗?

 

朱德十分诚恳地回答陈独秀:“仲甫先生,个人的荣华富贵、功名利禄、衣锦还乡,绝非我追求之目的。因此我决定脱离军阀,加入为劳苦大众的利益、为国家民族的未来而奋斗的中国共产党。希望先生能够相信我、接受我,我一定忠贞于共产党的事业,随时准备着为革命献出自己的一切。流血断头,决不叛党。”

 

朱德充满激情的陈述,句句发自肺腑,字字吐自内心,铿锵有力,掷地有声,陈独秀不能不为之感动。但是吸收朱德这样的旧军人入党还没有先例,在他看来有碍党的纯洁。沉思良久,说:“共产党不是国民党,她是无产阶级政党,入党要经过严格考验的,这样的考验不是一个短的时间。”说着,他走到书架前抽出几本书交到朱德手里:“这是马克思主义著作,先拿回去学习学习,一定要学好、学懂。同时我支持你们勇敢地走出国门,相信你们不但能学到知识,而且可以找到一条拯救国家和民族的道路。”

 

周恩来介绍入党

朱德申请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无产阶级先锋队中一员的愿望虽然被陈独秀拒绝了,但是他对中国革命仍充满希望和信心。他要继续革命,继续寻求拯救中国之道路与方法,19229月初,朱德和孙炳文登上法国“安吉尔斯”号轮船,带着强国富民理想和追求进步的良好愿景远赴欧洲,开始了出国留学寻求真理的旅程。

 

10月,朱德和孙炳文抵达法国马赛,随人流走下轮船。上岸后,同行的四川老乡邀约来到一家四川饭店就餐。在吃饭闲谈中有人提及与中国共产党相关的话题,饭店老板前来插话:“听在此就餐的中国留学生们说,原在这里的张申府、周恩来等因生活所迫,已去了物价较低的德国了.....“张申府我认识,他也来了法国?”感到惊奇的孙炳文打断老板的话,问。“他前年来法国, 受聘任里昂大学哲学教授。”老板回答了孙炳文的问话继续说:“听说中国留学学生新成立了一个叫‘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旅欧支部’的组织,它的负责人是周恩来和赵世尖...听得认真、仔细的朱德问老板:“你知道周恩来、张申府的住址吗?”老板尷尬地红着脸说: “应该在德国柏林.....”。

 

吃罢饭,朱德告别同船而至的朋友和饭店老板,同孙炳文急急前往火车站,乘车去巴黎。

 

在巴黎他们登上凯旋门顶部大平台,一览巴黎壮美景色,欣赏了香榭丽舍大道繁华景象,艾菲尔铁塔的英姿,圣母院的古迹风情…..

 

一路尽兴后回到下榻的旅馆,朱德意外遇到一位中国留学生。交谈中得知周恩来确实去了德国柏林,与张申府同住柏林城内。

 

获得信息,朱德、孙炳文很兴奋,急去买了火车票。第二天两人急不可待地赶去柏林。

 

19221022.朱德和孙炳文抵达柏林。经一周时间的打听,终于探明周恩来的住处。

 

这天,朱德和孙炳文曲曲折折地循街逐巷找到皇家林荫路45A号。在房东的热情带领下,怀着忐忑的心情轻轻敲响周恩来宿舍房门。门开了,是一位身材修长, 双眼闪耀着炯炯光辉、脸庞清秀的俊美青年人-- --时年 24岁的周恩来。

 

两位中年男子风尘仆仆而来,略有惊讶的周恩来镇定自若,彬彬有礼地让他们进屋、就座。

 

朱德喝了周恩来递上来的咖啡,站起来说:“我叫朱德,他是我的朋友,名叫孙炳文,”礼貌地将手伸向周恩来。周恩来握着朱德的手问:“是护国战争时在四川打败北洋军的朱将军?” “那是老黄历了!朱德微笑着谦虚地回答。

 

孙炳文走近前握住周恩来的手,望着周恩来说:“对,就是他。我们是在护国战争时相识的。”朱德指着孙炳文向周恩来介绍:“他是老同盟会员,早年毕业于京师大学堂,在北京主办过报纸,当年天津《民国报》主编。”

 

“听口音,你们是南方人吧?”周恩来试探地问。“我是四川仪陇人,他是川南宜宾人。”朱德回答。 “哦,我有个朋友名秦青川,是宜宾古宋人呢!聂荣臻、赵世炎、傅钟、邓希贤(邓小平)等,都是四川人嘛。”介绍了在勤工俭学中的四川人,周恩来将话题转向勤工俭学。” 周恩来对勤工俭学的意义、作用的深刻认识和精辟分析,令朱德和孙炳文叹服,内心深处对眼前的年轻人肃然起敬。

 

周恩来见朱德、孙炳文接受了勤工俭学的观点,试探性地问:“你们是为勤工俭学而来? 朱德脱口而出:“是, 也不是。”思考后解释说:“我和炳文在国内一直从事革命斗争, 反清反袁,反北洋军阀、反唐继尧。10 多年过去了,直到今天看到的是军阀割据、四分五裂、内战连年、民不聊生....面对残酷的现实,我一直在思考自己该怎样继续革命,中国革命的路该怎样走?这是困扰在我们心中一直挥之不去的疑问。这次来欧洲一方面想了解和学习这方面先进的文明,我对军事科学很感兴趣,炳文情钟哲学和革命理论。另一方面更想在这里探根寻源,以解开心中困扰,寻找到解決中国问题的答案。”

 

听了朱德的解释,周恩来深思良久徐徐地说:“中国经过了几千年的封建政治,到了19世纪后半期关闭自大的中国终于受到西方新兴资本主义的强势侵略。虽几次旧式反抗均遭失败,但人们渐渐觉悟非改良政治组织不足以抵抗外力。于是戊戍变法、君主立宪、辛亥革命渐次发生,这是人民对于政治上感觉力与组织力渐次发展的明证。”周恩来喝了口咖啡,又说:“辛亥革命虽然推翻了皇权,然而真正民主政体的建立至今尚未成功。现在名为共和国家,实际仍旧是由军阀执掌政权。执政的军阀们每每与帝国主义互相勾结,代表帝国主义继续奴役中国人民,疯狂内战。因此必须打倒军阀,建立真正的民主政权,中国人民面前的敌人,是封建主义、帝国主义和国内一切反动派。中国人民只有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彻底打倒反动派,走俄国革命的道路,搞社会主义,才是拯救中国的光明大道。”听了周恩来这一席话,朱德、孙炳文为之一震,心里豁然开朗。

 

“说得好!我们中国就应该走俄国革命的道路。”情不自禁的朱德大声说。心情激动的孙炳文努力控制内心情感,谦恭地说:“恩来兄弟,你能不能給我们说说中国共产党的主张、中国共产党对当前国情的判断、建党原则和党的组织纪律?”经过认真思考后周恩来说:“有关我们党的建党原则和组织纪律,由于你们不是党员,我不便谈更多。我们党当前的政治主张,我可以谈谈。”

 

周恩来分析当前中国的形形势、各阶级之间的矛盾、党的最终目标、俄国革命性质及成功经验等后说:“中国共产党是无产阶级的先锋军,为无产阶级解放事业而奋斗,在无产阶级未能获得政权以前,依中国经济、政治现状,党目前最重要的工作是联络各民族派共同革封建军阀的命,以达到军阀覆灭而建设民主政治。当前要联合国民党等革命的民主派及革命社会主义各团体、共同建立一个民主主义的联合战线,向封建军阀继续进行斗争,这种联合战争,是打倒列强和军阀解放中国人民的战争,是中国人民当前必须进行的不可避免的战争。”

 

听了周恩来的讲解,朱德和孙炳文终于在这里找到了中国共产党的组织,困扰多年的疑问在今天终于找到了答案。中国共产党就是他们一直在寻找的那个崭新的政治力量,一个能够将中国带向光明、独立、富强的无产阶级政党。

 

于是,朱德真诚地向周恩来提出:愿意加入中国共产党。朱德和孙炳文主动述说了各自的人生经历,讲述了来欧洲寻路的全过程。

 

对于资深的革命者的真诚要求,周恩来沉默了片刻,略加思忖,说:“我们吃了饭再说吧。”

 

吃过饭,三人来到郊外一公园。朱德向周恩来报告所了解的国内各种情况,将在北京和上海寻找中国共产党的经过和盘托出。周恩来仔细倾听者,想到两位老资格的革命者在国内遭到陈独秀婉拒后没有灰心泄气,又不远万里来到马克思故乡寻求真理,探索救国救民道路,多么的不容易啊!他们离开娇妻爱子,抛弃已得到的名誉、地位与金钱。他们是指挥过千军万马的军人,历经刀光剑影、殊死搏斗的讨袁护法战争、辛亥革命……这两位有资格加入中国共产党组织,入党后可以成为党未来的中坚力量。想到这里周恩来认真负责的说:“二位决心加入中国共产党,我们表示欢迎。”听了你们的情况介绍,我认为你们确实不容易,立场与态度决定、坚决,动机纯洁,我愿意介绍二位加入我们的组织。但是,中国共产党是有严密组织的政党没,你们入党的手续和程序我还要请示组织内部的同志。这样,你们还有什么意见,可以提出。”

 

听到周恩来正式表态愿意作入党介绍人,朱德和孙炳文非常高兴。齐声说:“没有意见,我们愿意接受组织的考察和考验。”

 

过了几天,作为周恩来的入党介绍人和中共柏林支部实际负责人的张申府回来了,得知非常了解的老朋友孙炳文要求加入中国共产党,十分高兴,明确表示同意。张申府和周恩来即向国内党组织呈报介绍朱德、孙炳文入党的请示。因朱德曾为旧军阀,依党章规定须经中央执行委员会审查、通过。陈独秀接到张申府报告后经过深思,认为朱德经受住了党的考验,有张申府、周恩来作介绍人,代表党中央批准朱德加入中国共产党组织,其中国共产党党籍对外保密。

 

陈独秀批准朱德加入中国共产党的材料传来柏林,张申府即与朱德和孙炳文进行入党前的谈话。要求朱德作为中国共产党秘密党员,对外仍然保留中国国民党员政治身份。

 

192211月,周恩来再次来到柏林,约朱德与孙炳文来到莱茵河畔 一树林里举行入党宣誓。朱德和孙炳文面对鲜红的党旗,高举右手,庄重、严肃地对党进行了庄严宣誓,至此,朱德正式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马克思主义者。

 

朱德加入中国共产党后,信仰坚定,不忘初心继续前进,在革命实践中成长为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军事家,人民军队主要缔造者之一。他为中国人民的解放和社会主义事业做出了杰出贡献,建立了不朽功勋。

                                                  (作者:中共宜宾县委党史研究室退休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