滇北人民的革命业绩永载史册
[发布时间:2018-07-23 14:50   来源:昆明市委党史研究室]

 

滇北人民的革命业绩永载史册

 

《滇北曙光》——读后感

 

罗永林

 

由云南民族出版社20175月出版发行的《滇北曙光》一书.是楚雄州委党史研究室编著的一本记述滇北地区各族人民群众在党的领下开展革命斗争的地方党史新著。该书记述了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滇北地区党组织在斗争形势极端复杂的情况下,团结各族人民群众开展武装斗争、反抗国民党反动统治、为滇北地区和云南解放做出重要贡献的一段光辉历史;记述了新中国建立初期中共滇北地委、中共武定地委开展建党建政、建立和巩固新生的人民政权的一段光辉历史。 我因为后来在武定县委有过一段工作经历, 读了此书,有一种特别亲切的感受,更有一种对革命前辈特别尊敬的心情.由此,记下其中的几点认识和体会。

 

 

滇北地区是一块红色的土地

滇北地区、历史上是相是明以北地区的寻甸、嵩明、禄劝、富民、武定、元谋、安宁、禄丰、罗次、广通、盐兴等地。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滇北地区是云南地下党组织最早组织开展革命活动的地区之一。1926117日,中共云南特支成立,1927年初,就派出中共党员马登云(回族)、甘汝松、黄丽生等到嵩明、安宁等地开展革命工作,先后建立中共嵩明县支部,中共安宁支部,19275月,建立中共武定支部。1927年秋,成立中共嵩明县委,这是中共党组织在云南境内成立较早的县委。年底,共产党员黄洛峰又到安宁、禄丰、易门等地开展革命工作,1928年, 经中共云南省临委批准成立中共安禄易特别区委、组织开展工农运动。

 

 

五四运动后,受社会主义思潮的影响,在昆明读书的元谋学子姚宗贤与杨青田、柯维翰(柯仲平)等青年学生,发起组织成立了云南近代史上第一个社会主义研究团体“大同社”,宣传新文化新思想,启发青年学生的思想觉悟。1922年秋,姚崇贤考人北京国立艺术专科学校学习,1924 年冬参加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随后加入中国共产党,任北京艺术专科学校学生会主席、中共北京艺术专科学校支部书记。1926318日,他率领本校学生向卖国政府请愿,遭到反动派的残酷镇压,姚宗贤不幸中弹牺牲。他是震惊中外“三一八惨案”英勇殉难的7名共产党人中的其中一人。1925 年,张经辰,云南盐兴人(现禄丰),就读北京大学时受到中国共产主义运动的先驱、中国共产党的主要创始人之一李大钊的教诲和培养,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担任北京大学党支部书记。1929年春从苏联学习回国后回到云南工作。任中共云南省委委员,省委宣传部长、代理省委书记等职,19301231日,在昆明被反动派杀害。这些革命先驱为了中华民族的独立和人民群众的翻身解放,最早点燃了滇北地区的革命烈火,他们用生命和鲜血唤醒了仁人志士,教育和感染了无数群众走上革命道路。

 

 

 

滇北地区是中国工农红军在云南征战的重要地区,禄劝的皎平渡是中央红军长征实现战略转移的重要渡口

 19351月,长征途中,中共中央在贵州遵义召开遵义会议,确立了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共中央的正确领导。在毛泽东的组织指挥下,中国工农红军四渡赤水、南渡乌江,佯攻贵阳,威逼昆明,调出滇军、红军乘敌兵力空虚,果断决策,抢渡金沙江。

 

 

429日凌晨、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在寻甸县鲁口哨发出 “十万火急”的《关于我军迅速渡众沙江在川西建立苏区的指示》。要求红军应利用目前有利时机、争取迅速渡过金沙江,转入川西,消灭敌人,建立起苏区根据地。根据军委的部署,红一军团连克禄劝、武定、元谋等3座县城,尔后在龙街佯作积极的渡江姿态。此刻,手忙脚乱的蒋介石一面亲赴昆明督战,一面急调中央车和滇军向元谋追击。在此之际,红军主力在昆明附近突然分兵两路,直赴防御空虚的金沙江边禄劝县皎平渡口。52日深夜,先遣司令刘伯承同中央干部团团长陈赓、政委宋任穷率前卫连秘密抵达皎平渡,俘虏了守卫渡口的几十个团兵,夺取敌人两只木船。随后,连长肖应棠带第一、二排抢渡过金沙江,迅即消灭了北岸川军守敌一个排,完全控制了渡口。最后又找到了4只船。红军在渡口附近的村子里找来了张朝寿等36名船工帮助划船,船工们不分昼夜摆渡红军过江。3万多红军凭着6只小船,在禄劝皎平渡经过77夜抢渡,于59日全部渡过金沙江。至此,中央红军终于跳出了数十万敌军围追堵截,粉碎了敌人妄图将红军“聚歼”于金沙江南岸的阴谋,取得了战略转移中具有决定意义的胜利。由此,在毛泽东的《七律.长征》诗中留下了“金沙水拍云崖暖”的不朽诗句。滇北地区的老船工为中央红军顺利渡过金沙江,为红军北上抗日做出了贡献。

 

 

红二、六军团在贺龙等率领下,自19363月进入云南、到5月从中甸进入四川,先后在云南活动60多天,沿途经过28个县区、摆脱了10余万敌人的围追堵截,取得战略转移的决定性胜利。其中,途经滇北地区的寻甸、嵩明、富民、禄劝、武定、罗次、禄丰、盐兴、广通等9个县,打击了国民党反动派势力。

 

 

 

红军长征经过滇北各地、一批优秀子女涌跃参加红军投身革命。其中、在寻甸县柯渡村有毕发斗等13名回族青年参加了中央红军、红军将这13人编成一个班、 嵩明县有刘有顺等10多人、富民县有50多人:武定有张致中、周大才等7人;元谋县有王有流等14人、禄丰县有杨芸生、杨有才等47人参加红军。红二、六军团长征经元永井、中心井、阿陋井等盐矿时、有几百名矿工、灶工和贫苦农民参加红军。红军将沿途参加红军的矿工和农民1000余人、在黑井编为新兵补充团、壮大了红军队伍。途中零散参加红军的也有不少。红军长征过滇北、为滇北播下了革命火种、为滇北人民带来了希望。

 

 

 

滇北地区为卢汉起义之后昆明保卫战的胜利作出了特殊贡献

地处省会昆明北大门的滇北地区各地党组织的建立和卓有成效的工作,对加快云南解放的步伐起到了积极作用,对卢汉起义后昆明保卫战的胜利更是作出了特殊贡献。

 

 

19496月,中共云南省工委决定成立中共滇北工作团。根据省工委的决定,滇北工作团成立了禄(劝)武(定)工作队,负责禄劝、武定两县的地方工作和武装斗争,7月,中共滇桂黔边区党委决定成立中共滇北地委,9月,中共滇北工作团在禄劝中屏召开会议,宣布正式成立中共滇北地方委员会。新成立的中共滇北地委坚决贯彻落实上级的指示,结合革命形势发展的实际情况,决定迅速组建所辖地区党的组织,开展武装斗争。滇北地区几个游击新区的开辟,从北面对昆明形成了半包围圈,使滇西、滇中、滇东北三个地委领导的游击根据地连在一起,从陆地切断了云南国民党军队与四川、西康两省的联系,为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大西南,分片包围和歼灭国民党在大陆的残余部队起到了积极作用。

 

 

916日,中共武定县委成立,紧接着就开始了与国民党旧县长李永珍的接管谈判。卢汉昆明起义后,武定县长李永珍在共产党人的感召下,表示愿意执行卢汉起义通告,向接管人员负责地移交了县政府的档案盒160多支枪械等,使武定县委和中共滇北地委首脑机关,在昆明保卫战正在进行的关键时刻顺利进驻武定县城。同时通过滇北地委艰苦细致的工作,接管了所辖11个县的地方政权,稳定了滇北形势,为昆明保卫战解除了来自滇北方向的后顾之忧。期间,1210日,中共禄劝县委率领边纵三支队二十五团和县游击被运回禄丰。19491210.国民党富民县长响应卢汉起义,实现政权平稳交接。安宁、寻甸、嵩明等滇北地区各县地下党组织在起义前和昆明保卫战期间积极开展工作,动摇和削弱了反动势力的统治,消除了来自滇北地区的各县常备队和土匪武装的隐患,为昆明保卫战的胜利作出了特殊的贡献,试想如果滇北地区各县配属的常备队从不同方向涌向昆明,这不仅会增加昆明保卫战的压力。还会动摇一些起义部队的军心,如果昆明的北大门出现意外缺口,那给卢汉起义和云南解放带来的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为迎接野战大军入滇,19501 月,边纵八支队37团在奉命进驻永仁县金沙江沿岸渡口、阻击国民党贺国光部从西康南窜,破获了潜伏在永仁县仁和渡口的贺国光部特工人员和残匪200余人一案,缴获轻重机枪10余挺,各种枪支200余支和大量弹药。与此同时,滇北边纵独立二团的两个营奉命进驻元谋、武定境内金沙江沿岸龙街、白马口一带的渡口,在江边构筑工事,封锁渡口。3月,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兵团第15军进军西康,为保证部队安全过江,追歼胡宗南、贺国光部,中共武定县工委指示所属乡镇,发动群众日夜打捞和抢修渡船21艘,选调船工63名,并组织民兵配合抢渡,日夜三班抢运人员和武器弹药,连续奋战五个昼夜,将过江部队全部安全运送过江,为消灭西南地区的国民党残敌做出了重要贡献。试想,如果没有滇北地委发动和组织动员人民群众配合地方武装封锁渡口,国民党残部从四川逃往云南,又将会给云南的解放事业造成多大的损失。历史不能假设,但是,为了阻止不可预侧的事件发生,必须预设应对方案。滇北地委为了防止意外事件的发生尽到了最大努力,这种贡献是无法用数字计算和量化的。

 

 

滇北地委为滇北地区建党建政做出了积极努力

19497月成立镇北地委到19503月成立中共武定地委,滇北地委履行工作职能半年多时间,这半年多的时间里,是云南各地区斗争最为复杂的一段时间。 滇北地委认真执行党的各项决定,组织地下党员深入各地农村,开展武装斗争,在寻甸、禄劝新区建立了四支游击大队嵩()、寻(甸)游击大队、果马游击大队、寻甸游击大队和寻(甸)禄(劝)会(泽)巧()山区独立游击大队。这几支游击大队后来编入边纵三支队,充实了边纵部队的力量。19499月初在禄丰、罗茨建立了禄罗游击大队,游击队员达500多人。9月中旬在安宁、禄丰、罗茨三县区域建立安禄罗游击队。在开展武装斗争的同时,滇北地委结合当时斗争的实际,分别建立了从乡到县一级的工委、特委和县委等党的组织和地方人民政权,动摇和瓦解了国民党反动派的地方统治。

 

 

卢汉昆明起义之后,中共滇北地委认真分析形势发展态势,制定相应措施、既要积极努力接管旧政权,又要灵活掌握和运用政策,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对象和力量,适时开展各种形式的对敌斗争,打击反动势力的嚣张气焰,保持地区稳定和社会秩序的安定:既要与旧政权的头面人物做好谈判工作,又要高度警惕防止意外情况的发生。在此期间,先后组建成立滇北地委所辖11个县级党政领导机关。这些在战火中组建和成立的党政机关临危受命,不惧艰难困苦,不怕流血牺牲,在危险的环境中与各种势力展开面对面、枪对枪、刀对刀的斗争,维护了党和人民的利益,鼓舞了人民群众的信心和斗志。

 

 

武定地委组织领导原滇北所辖各县开展了有声有色的工作

19503月,中共云南省委决定撤销滇北地委,成立中共武定地委,同时成立武定专员公署。在滇北地委名称改动的同时,行政区划也有所改动和调整。根据云南省委指示和新的区划调整,原滇北地区的寻甸、嵩明两县划归曲靖地区,禄丰、广通、盐兴三县划归楚雄地区。8月,昆明县划归昆明市管辖,武定地区辖武定、禄劝、富民、安宁、罗次、元谋6个县。

 

 

新成立的中共武定地委,根据云南省委“团结第一、工作第二”的方针,在做好接管旧政权,巩固新生的人民政权的同时,组织开展征粮工作,开展清匪反霸斗争,组织动员群众开展大规模的镇压反革命运动,响应国家号召开展抗美援朝运动,团结民主上层人士,做好民族团结,打击反动势力,努力恢复生产和建设,保障人民群众正常的生产生活秩序,促进了地区经济社会的发展。

 

 

更为可贵的是武定地委在人民政权刚刚建立的情况下,就结合实际创造性地开展民族工作,探索和实践了党的促进民族团结进步的方针政策。滇北地区世代生活着彝、回、苗、傣、白、傈僳等少数民族,各民族的发展不平衡。有的少数民族还处在封建土司的统治下,阶级矛盾、民族矛盾、民族内部的矛盾、民族与宗教的矛盾交织在一起,错综复杂。针对这些现实问题,武定地委认真贯彻落实党的民族政策。把做好民族工作作为重要任务抓紧抓实。36.武定地委成立,313日,武定地委就召开少数民族座谈会,宜传党的民族进步政策,组织动员各族群众团结一致, 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齐心协力做好各项工作,彻底推翻旧制度,建立人民当家作主的新社会。地委派出干部深入少数民族聚居区和信教群众较多的地区,宣传党的民族政策和宗教,团结和争取民族宗教上层人士,揭露反动土司、外国传教士的罪行,消除民族之间的矛盾隔阂,消除教派隔阂。在土地改革运动中,武定地委针对少数民族地区的土改工作提出:“各少数民族聚居地区进行土地改革,必须采取慎重态度,要选派能坚决执行党的民族政策的干部去,没有适当的干部派出,宁可慢一点”的要求。由于工作扎实认真,民族地区的土地改革工作进展顺利。通过土地改革,真正确立了人民群众当家作主的主人翁地位,推动了当地社会经济事业的全面发展。

 

 

19534月,根据中央精减机构的精神和省委决定,中共武定地委与楚雄地委合并,组成新的楚雄地委。楚雄地区辖楚雄、南华(镇南)、大姚、盐丰(后并人大姚)、永仁、姚安、双柏、牟定、禄丰、广通(后并入禄丰)、盐兴(后并入禄丰)、罗次(后并人禄丰)、武定、安宁(今属昆明)、富民(今属昆明)、禄劝(今属昆明)、元谋等17个县市,至此,滇北地区的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事业翻开了新的一页,随着行政区划的调整,滇北地区的行政机构经历了几次撤并和调整,但是,滇北人民为云南解放事业做出的贡献是不可磨灭的,滇北人民的革命业绩将永载史册。

 

                                    (作者单位:云南省党委研究室)